【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2.20晚:德國最大報紙圖片報關於病毒來源讓中共必須回答五個問題

文字整理:茅屎坑 青桐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2/20/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德國最大報紙圖片報關於病毒來源讓中共必須回答五個問題;中共外交部立馬表明嚴正立場回應; 

 

視頻



文字

 

路德:諸位觀眾大家好,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博艾冠談,今天是2021年2月20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晚上8:30。這個德國啊今天有這個歐洲最大的報紙,歐洲最大的也是德國最大報紙圖片報,就BILD啊,今天在頭版可以說最重要的位置,讓中共國中共必須回答關於冠狀病毒的來源的5個問題,非常激烈啊。然後外交部馬上駐德使館,外交部馬上立馬回應啊,說嚴正回應,我們待會看看到底、這裏頭很多信號在裏頭啊,德國的漢堡大學的這位科學家,絕對是德國的最有良心良知的並且是非常有影響力啊,在軍方說不定都有影響力,站出來。今天又這個德國的最大的媒體啊,最大的報紙就像美國的紐約時報,突然這樣發問,這裏頭信號量很大,我們待會深入啊,來看看這背後暗藏著什麽信息。首先博博士給大家分享其他的相關資訊。

博博士:大家好,今天先給大家分享兩條臺灣的消息啊,首先是今天這個共軍的軍機又大舉的這個入侵這個臺灣防空識別區,它除了這個運八反潛機壹直是跑壹個角路路線以外,其他還有殲10啊,殲16、轟六,殲轟七,它都是在這個防空識別區的角落裏面啊,進去了以後立刻就出去像這樣的壹個線路。就是說在臺灣本島和東沙島之間的這個區域啊,所以說從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中共在臺灣的這個區域還是在大量的試探性的這個活動,這是壹。然後今天還有壹個臺灣的消息,就是說臺灣軍情局有4名退役的這個軍官,臺灣的軍情局啊,被控為中國從事間諜活動遭到起訴,所以可見臺灣的這個國內也是在進行這個大面積的對於共諜的這樣的甄別和清除,所以說這對於臺灣自身的安危也是壹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然後給大家播壹條消息,就是說中共國從2020年以來啊,這個芯片實際自給率只有5.9%,然後他說因為在芯片自產率是15.9%,但是其中自產中有10%是像三星和臺積電這樣的公司在中國的廠生產的啊,所以那應該不算。就是中共國的自己的這個所屬的這個工廠和這個企業生產給自己使用芯片,只占中共整個消耗芯片的5.9%,但是當年這個中國制造2025的這個計劃吹出來的時候,要在2020年實現中共的芯片自給率達到40%,所以可見這裏面的差距有多大,這個裏面就可以看出來,因為中共它的這個壹直用這種假騙偷的這種方式去侵害西方的這個技術產權、技術的這個層面,所以導致了美國和歐洲對中國的禁運,像這樣的情況下的話,因為像今天這種產業的全球化非常非常的這個完善,所以說中共它完全靠自己自給的話,這是幾乎是完成不可能的任務。而且尤其是這種全國大煉芯片的這種狀態投了無數的錢啊,但是幾乎沒有達到任何的效果,所以說這種騙取國家補貼的這個模式如果不改變的話,只會浪費更多的錢在裏面。然後壹個剛剛出來的消息,今天從丹佛飛往那個夏威夷的這個聯航的航班777飛機剛起飛以後,壹架引擎、右引擎起火出事,然後呢零件掉了,然後所幸的是飛機返回的這個丹弗機場安全的迫降沒有問題,所以這個事故的原因正在調查中啊。好的,艾麗女士請您分享壹下謝謝。

艾麗:好,我們看美國的伊利號登陸火星,18號成功登陸以後呢,太空總署NASA在19號開始公布了壹些彩色照片,然後接下來我們要知道伊利號有25個鏡頭和兩個收音機啊,會有收音的麥克,會收到很多的音像和圖片的照片在火星表面,然後都會陸續的發布。那麽在這個同時呢,不要忘了,中共國的火星探測也很快就要著陸啊,那麽這個時候呢我們看看中宣部發布什麽樣的照片,是不是能夠跟美國的類似啊?這是壹點啊,這個另外呢,我們也看到最近在中共媒體上在微信朋友圈裏邊大量的播放致敬系列,所謂的像這些在中印邊境西藏高山上5千米以上,很多這樣的視頻開始大面積的散播啊,很多人在朋友圈裏都是發兩個字致敬,所謂無論怎樣寸土必爭啊,大家要反問壹個問題,問中共就是為什麽在蘇聯的幾百萬平方公裏卻拱手讓給外國,想問壹下中共到底是什麽樣的目的?在這壹輪的新的洗腦中,是不是讓更多的人去當兵呢?讓更多的年輕的孩子去送命呢?這個我們要反問它啊,就分享這兩條,冠博士。

冠博士:大家好,今天第1條說的是,那麽德國警方今天說有壹名95歲的前納粹集中營看守,遭到美國驅逐之後呢已經於當天抵達德國,那麽這個人呢,實際上他有德國國籍,他是從1959年壹直生活在美國的田納西州,那但是呢,現在美國就說發現他之前在當年作為納粹的時候關押過大量的俄羅斯,荷蘭和波蘭的平民,那麽在殘酷的冬季的條件下,要求囚犯在戶外工作,直到精疲力盡和死亡為止,這是美國壹家法院去年3月下令驅逐他,那麽今天呢就是徹底完成了驅逐,所以這就可以看到這是美國對納粹的這種追繳呢直到今天還在壹直進行,如果說中共以後也是在總加速師的這種帶領下走到那壹步的話,那麽所有中共體制內的人他壹輩子可能真的就是壹樣的結局,所以說中共體制內的人如果想自救只有滅共壹條路。第2個要說的是川普總統和共和黨眾議院黨鞭在海湖山山莊見面,這是這個共和黨黨鞭斯卡利斯她在正式的這周和川普總統見面,所以這就是川普總統自這個和麥卡錫之前已經見過面之後呢,現在這是共和黨的這個眾議院1號人物,那麽現在和黨鞭共和黨眾議院2號人物也進行會面了,所以說接下來這個看起來是和共和黨眾議院這邊已經有比較好的商談結果。那參議院那邊呢,我們繼續觀察這個麥康納會不會辭職。那麽第3條也是關於川普總統的,他說川普總統將出席這個本月下旬也就是2月25日開始的舉行的保守黨政治行動會議,並且發表演講,這個是相當於川普總統卸任之後的首次公開露面,那麽川普總統的演講定於2月28日下午,也就是會議的最後壹天,那麽這個會議實際上是有很多之前川普政府的官員,包括蓬佩奧先生也會去演講的。那麽參加會議的還有壹些國會議員,包括這個霍利議員啊和這個眾議員巴德等等這壹系列的這個比較重要的共和黨人物,所以這是壹個比較重要的會議,川普總統在卸任之後第1次公開露面,那麽我們外界也在期待他到底會說壹些什麽。

路德:好的,我們看這個德國的啊最大的報紙,歐洲最大報紙,叫BILD這個報紙啊,大家看看,這個在它的BILD叫圖片報,在這個板塊、這個板塊,這可是這個頭版啊,頭版的最重要的顯著位置,寫了12345啊,5個專門用中文寫的,說您同意新冠病毒是從實驗室傳到世界上這種說法嗎?它讓中共國必須得回答這個5個問題,必須回答啊,然後還說您為什麽沒有早壹點警告這個世界?問中共國,為什麽中共國要試驗?直接說實驗新冠病毒,它說中共國妳覺得應該什麽時候讓外界專家進住武漢?第5個中國應該怎麽補償這個世界?對了,這個啊,它這個您啊不是說中國,是問它所有的這個觀眾啊,所有的這個讀者,您同意新冠病毒是實驗室傳的這種說法嗎?啊不是,您,這個您應該指的是中共國。因為為什麽說沒有早壹點警告這個世界啊,所以說,它說中國為什麽沒有早壹點警告這個世界。大家可以看這個鏈接啊,這個推特裏頭,妳看中國現在必須回答這5個問題,剛才我解讀錯了啊,中國必須回答這5個問題啊,尋求真理的人在發現真理的時候壹定不會受到恐嚇啊。然後來自漢堡納米科學家維森丹格於周四發表他們在中國的爆炸性研究,這個問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出現了,從他的角度上可以肯定是病毒並非像往常壹樣起源於武漢野生動物市場,相反,該病毒來自病毒學研究所附近的這個p4實驗室,600名這個推薦人表示嚴重的啊是來自實驗室,所以啊提出了5個問題。所以它這個是這個漢堡科學家發表這個論文以後,研究報告以後,這個有底氣了,有底氣了。因為他也知道這個漢堡科學家他不是自己,他不是搞病毒的,但是他知道這樣的科學家在整個德國的影響力,什麽地位?就相當於啊雖然到不了這愛因斯坦這個影響力,但是至少也是準諾貝爾級別的,就這種人他不會隨隨便便亂發話的,是不是?所以這個報紙,妳看,德國最大的報紙,很多人說為什麽它是德國最大報紙?我上網搜了壹下,中共自己知乎說能見到德國主要媒體嗎?有的人說我來介紹德國的報紙,第壹就是圖片報BILD啊,這個發行量是整個最大的,妳看占整個45%啊,第二才是什麽、第三什麽明鏡周刊等等,所以這個圖片報是德國發行量最大的,也是歐洲發行量最大的報紙。我們上網查了壹天啊,它至少是500萬、500萬份啊,影響力非常大,待會我們再說。中共馬上啊,這個中國致德大使館啊嚴正立場表明,我們待會說這個,先說說這個德國的圖片報啊,這個既德國漢堡大學科學家,這個著名的科學家之後,這意味著什麽啊?博博士妳怎麽看這個事情?

博博士:首先,那天這個德國漢堡大學的這個官方的這個新聞發布的時候,在講到這個他們哈佛大學這個教授在講到了這個中共新冠病毒的來源的時候,他就說了,這個問題的提出主要是為了讓全世界的人都參與到這個新冠病毒溯源這樣的壹個討論中間來啊,這應該是壹個非常廣泛非常深入的這樣的壹個討論,到底是怎麽回事?我們要搞清楚啊。所以說這個時候妳看立刻這個圖片報這個大報紙就開始來把這個問題引入主流了。首先就說要求中國回答的幾個問題,而且這幾個問題我們來看啊,都是壹個非常非常,怎麽說呢?實際的問題,就是關於病毒的來源,病毒溯源,這真的是非常非常實際的問題,這個時候可以看出來德國的它的這個整個的動作,它其實並不是壹個單壹的這樣的壹個事件啊,所以說我覺得這是在歐洲、德國也是歐洲的這個領導國家啊,整個的這個歐盟是繞著德國轉起來的像這樣的壹個國家,整個的歐洲現在已經開始了,開始對這個中共進行這個病毒溯源以及病毒追責的這樣的壹個動作,畢竟歐洲被這個病毒傷害的非常之深。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可以看到,妳看,為什麽中共應該怎麽補償這個世界啊,還有中共為什麽要實驗新冠病毒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可以看到有很多很多的這個信息都指向整個的歐洲已經開始覺醒,要在中共這個病毒來源上面要對中共進行聲討。而且大家可以知道這個報紙出來了以後這絕對只是第1槍,就是大報的第1槍,壹旦這個出來了以後,很多很多其他的報紙以及很多其他的媒體啊都會跟進,今天就是說在歐洲的這個自媒體和這個社交媒體裏面,這個已經開始傳播得非常廣泛了,所以看出來真的這個聲音是壓制不了的,在這個美國大選的這個大消息過去了以後啊,這個病毒溯源和病毒追責將會是下面壹個最大的消息啊,所以說可見這個中共又壹次把川普總統這個大的新聞熱點給搞下去了以後,然後把自己搞到了這個世界的關註這個焦點上,所以說可見又是壹次加速行動。

路德:大家知道德國啊是壹個非常獨特的壹個地方,第壹之前有過納粹是吧,慘無人道啊,這個種族滅絕。第二,後來又有東德,東德經歷的大家知道啊,他們最了解,經歷東德他們了解蘇聯、前蘇聯共產主義國家有多邪惡,是吧?經歷了納粹他知道啊這個獨裁有多邪惡。因為中共宣傳獨裁加什麽?加共產是不是?所以他們知道人類有多邪惡。像美國很多科學家都不相信,妳像班農先生都不相信,1月23號去年開法制基金會的時候,我跟他說他都不相信,因為,他們說實話見得邪惡的東西經歷的太少,他們日子過得太好了,這幾百年啊,只是永遠是在電影裏頭見到,覺得啊這個世界都已經差不多了,不會再有這麽那個了。但是德國這些人他們心裏很清楚,他們時刻時刻這個弦擰得很緊,他們知道這種共產加獨裁的這種社會、這種體制有多邪惡,這個艾麗女士妳怎麽看?

艾麗:大家要知道納粹以及宣揚納粹,在公開場合宣揚納粹主義以及這樣的講話,妳都在德國是違法的啊,是徹底被列為違法。就是說德國人深受這樣的納粹主義的這個侵害,真的是可以講過去的將近100年啊,就從三幾年從納粹主義開始流行,到後來的這個東德、東西德分開也是因為共產主義思潮占領了這個東德,然後打開柏林墻,大家想壹想打開柏林墻,這是多麽具有歷史意義的這樣的壹個動作。而這個其實就是和現在對中共的治下的整個中國的壹個反應,那麽大家看到第1個站出來的國家報紙,站出來這樣來質問,這個就是意義非同凡響,可以看到就是德國人對納粹的痛恨以及納粹主義,共產主義對人民的這種戕害殺戮無情,殘忍,所有的這些東西是可以想象痛苦的源泉,德國人都體驗過,所以今天德國站起來。當然我們也看到這是繼前天星期四這個德國的科學家、漢堡科學家的提問而繼續發出的這樣的聲音,我相信這應該是壹系列的動作,壹旦他開始質問這個問題的時候,這個事情就已經填不住了。大家不要忘了,他問的這個問的5個問題都是至關重要的,妳為什麽?妳是不是中共治下的中國政府妳來回答,妳們為什麽要在實驗室研究這個病毒?然後就是妳為什麽要去做這種所謂的這個病毒啊,要試驗這個病毒?要把它增強,妳為什麽?這就是涉及到人類的倫理,然後,當然妳已經給世界做成了這麽大的戕害,這對世界造成這麽多人員的死亡,那麽好了,妳什麽時候外國專家真正能夠進入武漢實驗室開始調查?馬上就是追責的問題。當然前面還有壹個問題,就是為什麽妳不警告世界?為什麽妳要隱瞞疫情?大家看到這5個問題真是刀刀見血,最後妳怎麽補償?那就是追責,100年都說不完的這個事。只要有中共這些人相關的人,在世界各地的存儲的人員以及他的錢財,這個事兒都沒完,大家知道規則是什麽,就是妳怎麽補償這個世界?妳想壹想,妳要不然用命,要不然用錢,就這麽簡單的事情。妳拿什麽來割讓?妳中共的什麽資產來割讓?所以我覺得這些問題問的都是非常非常尖銳的,非常簡單但是非常尖銳,所以我覺得這才是壹個重要的動作。那麽德國壹旦開始了,大家知道歐洲經濟的中心也位於歐洲的中心,也位於歐洲,西歐和東歐的中心,那麽也是在社會主義、整個東歐面向這個還殘留著這個社會主義的這樣的壹個前沿,所以我們看接下來的討論和這個輿論上的討論,當他按不住的時候,那麽這真的是中共就壹定會慌,所以他壹定會跳起腳來,這個各種的胡罵,中共壹定會是這樣的。所以我們看到正戳到它的肺管子。

路德:那個德國物理學家物妳看他得出結論,他說我99.9%確信,新冠病毒來自實驗室,雖然被人說他的研究來源多為網絡文章缺乏科學性,大家知道,這個漢堡科學家他就是以科學家的這個角度,嚴謹的角度,但是他不是病毒學家的角度來看這個,就是意思說,妳只要稍微有基本的科學的壹個這種訓練,妳看完這所有的證據以後,就閆博士證據99.9%確認,就這個意思,明白了嘛是這個意思。就是我都看出來是99%。我用我的名譽擔保99.9%,那意思就是說,這些政客什麽東西能看不出來嗎?非得要這個病毒學家才看得出來嗎?明白不?就這意思。所以他沒說他是搞研究,他就是得出這個結論的前提條件,就是妳看這所有、我把這所有的東西,所有的這閆博士的這個報告,然後牽涉到所有的文章,我全看完以後,99.9%確信,這就是壹個表態,非常重要的啊。這個報紙,這個圖片報站出來,要知道這個背後暗藏著什麽信息,重要的信號啊,這個冠博士妳怎麽看啊,這個背後怎麽說?

冠博士:是的,首先如果我們看這個圖片報的話,它實際上說這個中共冠狀病毒的這個事情不是第1次了,最早壹次是在2020年的3月的時候,就說這個中共隱瞞疫情的事情,那麽就大概說了幾個事實,就說中共隱瞞疫情,然後說李文亮被迫害,那說數據造假,那麽第4個就是中共說冠狀病毒來自國外。那這是3月份,4月份的時候呢它實際上又發了壹篇,然後這壹篇呢是針對習近平的,就是說這個習近平在國家監視每個公民,那麽說妳這個國家因為妳的這種殘酷統治沒有創造力,那麽說妳早就知道冠狀病毒人傳人,妳卻隱瞞。第4個說妳的這個武漢病毒的研究所研究了冠狀病毒,沒有達到安全標準。那當時呢這個圖片報的主編在去年4月接受采訪的時候,他說的很明確,意思是現在沒有這個證據說明,是去年的時候中共故意釋放了病毒,那時候他們說中共只有隱瞞疫情的問題,但是現在的這幾個問題就是直指這個問題的核心,就是中共妳這個是實驗室裏造的這個冠狀病毒,故意傳到實驗室,實際上他這幾個問題都是用問題的方式來把這個事情的本質點出來,或者說妳中共敢不敢回答這個問題?如果妳要不敢回答的話那就是心裏有問題。所以如果這幾個連在壹起看的話,這就是說明這個爆料革命的推動,閆博士的爆料到閆博士上福克斯新聞的事情,在這壹點上,這個邏輯鏈上已經完全的把這個事情說清楚了。這個就像漢堡大學的這位教授說的壹樣,就是說妳從本身的這種邏輯上、基本的科學邏輯就可以把這個事情看出來。那麽這幾件事情連續起來看的話,這背後肯定是有壹股政治勢力在推動的,首先這位漢堡的科學家,之前我們已經給大家分析過了,背後也不是壹個人,那他背後也是代表著壹個圈子,就是真正的就是各種各樣科學家的圈子,包括壹些懂並病毒懂生物的科學家,那麽最後這種對於真相的憤怒的這種表達的意願由他來代表表達出來,那麽馬上在他出來之後,這個圖片報就進行跟進去報到,很明顯這是壹連串的行為。因為歐洲這種政治,雖然說妳中共可以控制默克爾,中共可以控制這個德國的經濟啊或者壹些方面等等,但是呢,這種民主政治、民主國家它有壹個好處,就是說當妳這個有壹定的民意起來之後,但是政府卻試圖掩蓋的時候,那總有政治力量,即使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也要去把這壹塊的真相去抓住,然後去拿住來去把事情說出來,因為這就是民主政治決定的這樣的壹個事情。另外壹方面呢,這個德國包括歐洲它內部、病毒給它內部帶來的壓力,那麽壹方面是民眾這麽多人的覺醒,另壹方面又是這種經濟的這種全面的下滑,這個壓力必須有壹個地方來去給釋放,所以現在就是德國內部或者是歐洲的壹些政治勢力,看到這個必須釋放的壓力,為了這個國家利益,同時呢也看到這個民意帶來的給自己的這種政黨、政治利益的這樣的壹種機會,現在在全面的去運作這件事情的真相。而這件事情的真相,我們不說被哪個國家政府正式接受或者怎麽樣,只要有這種政治力量在拉扯這種掩蓋病毒真相的力量,像中共這種WHO和壹些西方國家領導人這種不敢提病毒,只要有現在這股真相的力量去拉扯他們的話,這個事情就永遠不可能按照中共的所謂的自然說去把這事兒了了,他壹定是最後就像這問題5說的,中共最後妳到底怎麽補償這個世界。

路德:是的,這裏頭我們看中共怎麽回應啊,今天啊妳看21號,馬上立馬回應,環球時報說德媒用炒作所謂武漢實驗室泄露的陰謀論,中方表明嚴正立場。動不動就貼上陰謀論?傻叉啊天啊,然後怎麽說的啊?他說二十日德國圖片報再次發表消息和評論,散布和炒作所謂的武漢實驗室泄露的陰謀論,中國責任論啊,賠償論,對此,駐德使館表示強烈不滿和憤慨。之前那個捷克大主教他們也是強烈不滿啊,也強烈不滿和憤慨,並表明以下嚴正立場。圖片報引用的所謂報告並非嚴謹科學的研究報告,引用的閆博士的報告不是嚴謹科學的研究報告,妳們回擊啊,很簡單,怎麽不嚴謹了?是不是?它壹發布即受到科學界、媒體和民眾廣泛質疑和批評,哪裏質疑了啊?這麽多人肯定妳沒看到,是不是?至少別人讓討論,妳討論都不讓討論,妳有本事趕緊回答這5個問題啊,是不是?然後在這裏說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有嚴格的防護設施和措施,在2019年12月30日接收新冠肺患者的手續壹樣,檢測樣品前完全沒有接觸過、研究過或保留過相關病毒啊,聲明有啥用?所有的殺人犯,逢人都是說自己絕對是無辜的,是不是?應該是妳讓別人去查是不是?很簡單,就是就這麽簡單,所有的病毒樣本妳為什麽早期要毀掉?妳為什麽要把這個要隱瞞?隱瞞這個疫情這麽長時間,為什麽要不承認是人傳人,是不是啊?然後為什麽啊,這所有的科學家去查的時候,妳不讓他們進駐然後查所有的樣本?所有的日誌?這是最基本的,妳騙誰呀?騙三歲小孩,三歲小孩都知道了,現在可以說妳隨便就問幾個人,問病毒哪來的?小孩壹定說,這個美國的小朋友說來自實驗室,妳去問啊。他說世衛組織派出國際專家於2021年什麽什麽啊這個調查,這個專家什麽調查,什麽說認為新冠病毒比較可能經中間宿主引入人,也可能直接極不可能,什麽時候得出這個啊這個結論了?是不是啊?在已經被世界上幾乎所有頂級科學家和疾控專家公開否認的情況下,幾乎所有頂級科學家什麽否認?疾控專家啊?說什麽散布,說什麽實在令人不齒啊等等咱不扯,最後他說中方始終認為,新冠病毒溯源是個復雜的科學問題,應該由科學家嚴謹的開展國際研究、科學研究合作,中國將繼續同國際社會共同推進抗疫合作,共同為早日徹底戰勝壹些等等啊,說什麽謊言重復1000遍就成為真理,這是他說他自己啊,這句話妳看,殷鑒不遠,我們剛說完果真殷鑒不遠。這句話其實意思就是說妳們德國之前有這個叫什麽,那個納粹是謊言重復1000遍就成為真理,他的意思說,妳們德國沒資格說這個事,因為妳們以前啊是納粹,用謊言重復1000遍就成真理,殷鑒不遠,這句話啥意思?這不明顯就是說妳們德國以前啊這樣殺人,現在不要再說我們殺人了啊,妳們之前殺人我沒找妳,妳現在不要說我怎麽怎麽,就這個意思,看到沒有?中方奉勸什麽有關媒體不要壹錯再錯,妳看現在啊,他不提妳美國說的他就要查美國,說是病毒來源於美國,現在德國說了,德國又是大左派大本營啊,絕對反川普的啊,因為德國基本是反川普的媒體,然後也是反這個反這個右翼啊,班農這些的,居然、這個圖片報壹定是左派的報紙啊,為什麽?因為大家知道右派的報紙基本在德國也無法活下去啊,現在他們傻眼了啊,這個對這個回復,博博士,妳怎麽看啊?妳怎麽回擊?

博博士:那,大家要看到這個殷鑒不遠這4個字是不是聽著特別耳熟啊,當時我們華大媽說啥911殷鑒不遠。(路德:對)所以可見他這個中共的這些媒體有多麽的囂張,中共的這個官從官方到這個媒體都是極度的囂張啊,為什麽?就是說他們覺得,噢,這這個科學家都是啊我們都買通了,皮特達紮克我們都已經搞定了是吧,所以說這些東西只要是我們掌握了話語權我們就無所謂,對吧?愛怎麽樣就怎麽樣,反正謊言重復1000遍就成為真理啊,是不是?所以在這個裏面啊,中共他真的是這次是,我覺得這次真的是玩兒玩兒脫了啊。因為這玩意兒從從去年119開始,就壹直看見中共在到處的把各種各樣的這個這個原因往這個病毒上扯,對吧,我們甚至做過壹期節目,我在裏面說什麽?真相只有壹個嘛,我們從壹開始堅持就是那壹個真相,而中共到現在已經換了多少個了,對吧?最近又有新東西出來,所以在這個裏面明顯就是說只要是個明眼人就能看到,到底是誰在掩蓋真相,到底是誰在揭露真相是吧,所以說從這個時候開始,很多的這個西方媒體,很多這個主流的這個西方媒體啊都開始質問中共,妳到底這是怎麽回事,妳到底要怎麽樣補償這個世界啊?然後這個時候中共就開始放出戰狼到處咬啊,說啊,怎麽怎麽樣啊,我們,反正講了講了壹大堆的這些東西都是這種強詞奪理啊,這就是強詞奪理,用很強硬的這個語言來試圖把這個這個這個啊這個歪理也說成正的啊,這就是中共正在做的這次事情,強詞奪理這4個字啊,然後呢,還很威脅人家,是吧,殷鑒不遠是什麽意思?就明顯的就是赤裸裸的這種威脅,就是說妳如果妳再不這樣的話,我就要使用言語暴力,我就要使用別的方面的暴力手段了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可以看到中共,他的這個回應是有多麽的囂張啊,所以說可見在這個時候,如果這樣繼續走下去的話,世界孤立中共國是壹個是壹個鐵板釘釘的事情,已經形成這樣的壹個壹個局面啊,所以說從這個裏面真正的吃虧的真正的擔負這個啊這個啊這個買單的啊是廣大的這個墻內的中國人民啊,所以大家壹定要看清楚這壹點,大家壹定要看清楚,看清楚這壹點,不能再讓讓由著這種中共像這樣繼續下去了,因為這是壹條不歸路,因為像這樣每天扯出去的謊,每天所造出去的謠,以及每天派出去的戰狼咬出去的東西都要壹步壹步走回來,都要壹個壹個去道歉的啊,所以說從這個時候可以看到中共他現在就是說要裹挾著14 億韭菜繼續在這條路上絕路狂奔,所以我們壹定要深刻的揭露他們所做的這件事情,而且我們已經欣喜的看到很多很多的這個西方的媒體和西方的民眾都已經覺醒過來了,大家妳看,圖片報這樣壹出的話,整個德國的這個民意立刻就會有非常大的轉變啊,因為這個裏面最好的壹個方法就是提問題,就是說,因為為什麽?問題可以讓讀者產生想法、問題可以讓讀者自己去探究真相,而且最近妳像德國的這個新聞裏面出了多少關於這個病毒來源和和這個追責的事情呢,所以說從這裏面可以看出來,真正的讓民眾產生這種思考,真正的就是激發民眾的思考去探究真相,我覺得這才是最重要的壹個壹個壹個方法啊,路德。

路德:好,妳看,華春瑩啊怎麽回應的?他說我們看到疫情發生以來,西方社交媒體上充斥著大量的疫情陰謀論,有些官員,議員、媒體機構在拿不出任何證據的情況下,炮制和散布了大量對中國的虛假信息,無視基本事實,對中國進行“有罪推定”式的抹黑和攻擊,壹個簡單的例子,在已經被世界上幾乎所有頂級專家和疾控專家公開否定的情況下,任頻頻散布所謂的武漢病毒所泄露病毒的謠言謊言,對此大家看的都非常清楚。然後她就說之所以出現這樣的炒作,根本原因在於,在溯源問題上,西方壹些人不願意聽到中方客觀真實的聲音,害怕更多人了解事實真相,以至於他們不能再肆無忌憚地散布虛假信息,為所欲為的誤導和壟斷國際輿論,艾麗女士,妳怎麽看啊?

艾麗:我先說剛才的那壹段啊,剛才那壹段裏邊其實她,我我可以講,我我是感覺到壹種危機,就是當她又說殷鑒不遠的時候,他說的是什麽?他說的是謊言說1000次就是真理,這是戈培爾說的,她在把德國現在做的事情和納粹又要去劃等號,(路德:劃在壹起)又要去接德國人(路德:對)的傷疤,不要忘了這句話是戈培爾說的,然後他說妳現在德國做的事情就是替所謂的溯源的這件事情的是壹個納粹的行為,妳等於把所有的德國人變成了敵人,這就像上次說911這個(路德:對)美國的傷疤壹樣,是壹樣的啊,那中國這個中共威脅太厲害了,所以只有我們中國人都站出來說這只有中共說的,否則將來的仇恨可真的不只是打到中共頭上,妳所有為中共說話的,所有沈默的人都是全球人追責的這樣目的,因為中共會壹個壹個國家的去搞妳的殷鑒不遠,就把妳的這個這個東西揭出來,這是第1點;這是另外呢,就是華春瑩說的話,華春瑩這是最擅長,這話估計都是華春瑩說的,她說的這些話妳看完全是就是就是完全是在這種胡攪蠻纏啊,我們要說這真的是不能代表中國人這樣的外交發言人員,什麽是事實?事實就是WHO去了武漢病毒所,妳沒交出原始數據,這就是事實,妳所有的原始病毒怎麽可能不留呢,作為壹個實驗室基本的常識,妳都必須要留下原始數據,NI 為什麽不交出來?為什麽不交出來?這就是壹直在問的,哪裏有這個對中國這個什麽壟斷過,誰壟斷過國際輿論了,大家是公開的討論,所以這個華春瑩,就像昨天華春瑩說,為什麽我們中國人不能夠上推特,我們也可以上推特,華春瑩也可以上推特,這個所有的外交部發言人都可以上推特來跟妳們辯論嗎?這不是放狗屁嗎?全中國人都不可以上,就妳們那幾個人上,(路德:對)那妳說什麽是什麽?妳想代表中國人可以嗎?當然不可以,這是同樣的流氓邏輯啊,他就是在這樣的這樣的胡說,說別人是陰謀,那妳拿出數據來證明妳自己沒有陰謀,為什麽第壹開始爆發是在武漢?妳拿出原因來說呀,妳可以說呀,沒有。所以就是說在科學問題上完全是用政治言論和批鬥式的語言去說1000次,真正她才是那個說1000次謊言要把它變成真正的這個來源,而且她說,剛才這個文章裏邊的邪惡之處就說病毒是天災,多缺德呀,這是天災。當然這是人禍,這是根本的中共的禍,中共病毒的禍,所以她就要把所有的壹上來的邏輯的預判,就是我們討論問題的基點都放在是天災,看到了她這個所有的回復上所有的壹切的邏輯都是要把這個推的壹幹二凈,壹推62··625,讓他最終的結果不了了之。就像那本書,非典非自然起源的這本書裏寫的壹切的這種病毒最好的結果就是不了了之,讓他找不到源頭,這就是中共壹直在推行,好的,路德。

路德:這個,妳看這個,她說被世界上幾乎所有的頂級科學家和疾控專家公開否定,這麽大的事啊,就靠妳這幾個頂級科學家就可以把這個東西確定啊,就可以了嗎?是不是,別的科學家都不管用,咱閆博士這些這個報告都不管用啊,妳的意思就是當年這個愛因斯坦25歲發布發表的這這所有的論文都沒用,因為他不是頂級科學家,他只是壹個技術員,是不是,壹個專利局的技術員,那妳這個居裏夫人發···做實驗得出的都不管用,因為他就連進實驗室的資格都沒有,因為她是女的,是不是?妳這個站的這個腳,妳看妳這個中共啊,就是妳去,妳看他們邏輯有多麽的脆弱啊,是不是?意思說現在科學界啊就只能靠頂級科學家說了算,說是,他們說來自然就是自然,哪有這麽簡單,妳覺得這個世界就這麽容易被妳哄騙嗎?是不是?所以說啊,這個他們自己的那本書那本這本啊這個教材寫的很清楚,如何狡辯啊,如何抵賴、如何,這個都有辦法說做成偽裝成自然,用動物傳代的方式,人工制造但是動物傳代變成讓人看出來自然,然後再在西方給他抵賴怎麽狡辯,最終啊,然後甚至有些什麽民主人士或者人權人士,正義人士站出來,可能傻乎乎的還幫他們說話,這就是中共現在在做的這些事情,但是妳要知道啊,這個裏面,他說有罪聽··,有罪推論,對中國····,就中共進行有罪推論,妳中共現在的所有的司法都是有罪推論,我告訴妳,這是第壹;第二,北約30個國家並不是所有的國家都是海洋法系,我告訴妳啊,中共自己記住啊,是不是,有的國家壹樣是有罪推論的啊,明白嗎?有罪推論在妳中國是合法的,別的國家就不能有罪推論,是不是?就不能讓妳自證,妳在中國就是有罪推論,大陸法系和海洋法系巨大區別就是這壹點。但是這30個國家裏頭大家知道捷克以前是屬於前蘇聯的,它的法律體系是怎麽樣?中共自己心裏清楚,還有壹些東歐的壹些國家,說白了,接下來,妳看德國、捷克還有這幾個以前東歐的這些國家,他們都是用可以用這個方式來對中共來定罪的啊,北約只要有壹個國家定罪了,那中共,就北約壹起上,妳現在雖然妳中共可以買通美國,讓美國,因為美國是無罪推論,所以很難證明妳的這個罪,因為妳所有見到妳行兇的人都死了,是不是?就是見到妳所謂的證據吧,他要的是這個證據,是不是?但是從科學角度包括很多情報,他壹樣也會抵賴啊,包括告訴妳,就算哪怕有個攝像頭拍著,然後正在做,他也說這個試管裏頭就是水,根本不是,他也會這樣,因為這玩意太難那個了。但是30個國家裏頭有的國家它不是無罪推定,記住啊,這就是滅中共的壹定是和中共壹個體系的國家,以前共產黨共產主義的國家,前這些國家他們對中共的邪惡太了解了,滅他們就靠這些國家的法律壹樣的搞定。北約的條款壹配上,就結束了啊,所以中共什麽有罪推論,根本都不用扯,根本就胡扯,我們想說的就是捷克大主教和德國的啊這個漢堡啊這些站出來,這背後妳就知道東歐啊這壹系列的這壹塊,他們要活動了,之所以他們活動就是背後有力量的,有力量推動的,這個冠博士妳怎麽看?

冠博士:是,我們看這個中共的他的這種所謂的反駁啊,他現在這個反駁實際上主要是說這麽幾條,第1條就說妳圖片報引用的這個報告並非科學嚴謹報告;那第2個就說WHO組成的專家組呢,得出這個結論,說這個新冠病毒比較可能怎麽樣這個中間宿主也可能是冷鏈,呃··,但是問題是呢,他並沒有說為什麽他就覺得WHO的報告就壹定是科學嚴謹的報告?這個科學嚴謹誰來判定的?實際上中共他是站在上帝的角度上說,只要我判定的是科學嚴謹的就是嚴謹的,那下面他也是同樣的邏輯,就是說世界頂級科學家都這個什麽幾乎所有的公開否定情況下,是有壹些他所謂的世界頂級科學家,但是問題是冠狀病毒的頂級科學家不敢出來公開否定,這馬利克都已經躲起來了,他也沒有公開否定,所以他說這話呢實在是,這個也是問題很大的,那麽他這裏面的第2個核心邏輯呢就是科學家說了算,那科學家就我控制的科學家說了算,所以我有這個呃··他有這個話語權,那第3個邏輯呢,就是什麽殷鑒不遠,他這個就是更無恥的壹個邏輯,就是說他把壹個國家另外壹個國家當文明程度發展低的時候或者被壹個和中共類似政權綁架的時候,那個政權做的事情,把變成這個妳的整個國家人民的壹個事情,就好像他說美國的時候,說,欸,妳美國妳以前那些人也殺印第安人,說這個德國(路德:對,印第安人)就妳以前納粹,日本就妳以前納粹那等等,如果有的國家他實在找不出來,就說妳以前就沒變成人的時候,猴子時候也互相殺對方部落的猴子,他中共他壹定會這麽說。這就是中共的這種歷來都是把政權和這個人民綁在壹起這種邏輯,那麽中共他自己也是這樣幹的,實際上他這壹篇就差到最後說,這個如果妳這個再這樣陰謀論就是和14億中國人民作對,所以這個就是中共他的這種壹貫的無恥的這種的嘴臉,那麽現在的這個歐洲的這些情況,我們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了,那麽對抗這種極權政權都是從這個之前受害過的國家開始的,像是德國,捷克這些國家絕對對共產黨的本質是有壹個(路德:對)非常清醒的認識的,特別是這些,呃,畢竟嘛,這個德國啊這些東歐國家他從這個當年這八九年左右這個很多的共產政權壹起解體的時候,現在也就過去30多年了,現在很多人是經歷過那個時代的,所以他們對那個時代是有切身的感受的,那麽當中共他做的這些事情,在這些東歐國家包括德國這些國家開始發酵的時候,這個就會在西方世界形成壹股壓力,因為拜登現在妳不是說要和盟友壹起來商討應付中共的辦法嗎?但,那妳現在的盟友內部的人越來越多的這種聲音站出來了,說這個東西是來自實驗室,是,所以這個也是給中共呃···也是給拜登政權和美國政權還有壹些其他的西方國家政權的壹股這樣的巨大的壓力,那麽特別是在這些國家內部,當妳的這種民意越來越多的時候,當妳這種政治力量和民意越來越河流變成真正的這種有實力的力量的時候,那最後這個病毒來自實驗室是中共100%捂不住的,也是全世界最後要拿這個把··拿中共開刀讓中共賠償的壹件最重要的事情,所以說另外壹個方面呢,我們可以看到中共他現在的這樣的壹種這種無恥狂妄的嘴臉,實際上,他到最後也就是壹招把14億中國人和中共綁在壹起,所以真的是,如果說中國人不想被中共作為這個綁架的目標的話,就也是真的是只有滅共壹條活路,好的,路德。

路德:墨博士··哦··噢,博博士來說壹下啊,妳怎麽看這個背後的背後的故事,背後,妳怎麽看?

博博士:是,這個裏面而且也可以看到各自這個,在這個時候可以說是統壹的時間來美國的媒體,那美國媒體,我們今天早上剛剛聽說的,就是說開始大大舉的這個匯就是報導這個新疆的集中營裏面的慘狀,雖然是以前的采訪,但他現在全面的報道出來,這也是對於中共的這個圍剿的這個情況之壹啊,然後德國的現在也開始大量的報道這個這個病毒來源的這個追責,可以看到啊,這個整個的這個覺醒就是在這個去年整整壹年的這個時間的發酵以後,現在終於開始對把這個整個的這個媒體的這個風向啊轉到這個上面來了,我覺得其實這壹點來說其實才是最重要的壹點,就是說,在很多的情況下如果有這個其他的這種大,就重磅的這個消息搶占了這個主流了以後,主流這個媒體的這個啊這個啊,就是關註點了以後,就是說導致這個病毒追責被,沒有被很多人現在非常嚴重的這個註意,但是現在這個時候已經是把這個全球的媒體已經把這個病毒的來源以及病毒的追責已經轉到轉到壹個非常顯著的壹個關註的焦點上來了啊,這件事情我覺得從這個開始就是WHO的這個皮特達紮克所帶領的團隊在這個武漢所進行的表演啊,所以先在裏面關了14天,對吧,先好好吃好喝的,然後呢東東看看西看看,看看什麽抗疫成果展啊,然後又發表了壹個不痛不癢的這個挺共的這樣的壹個壹個壹個講話,然後出來了以後回來了以後出了中共國國境以後,立刻把所有的這些這個承諾都給翻都給翻篇兒,都給這個翻過去啊,所以說這樣的表演,拙劣的表演,就讓人覺得這個整個這個事情非常需要需要壹些這個真相的這個出現啊,所以說從這裏面可以看出來,為什麽?媒體它都是非常清楚,非常清楚,因為媒體它最大的壹個壹個壹個啊指標就是發行量,就是看的人越多,就是說關註的人越多,他們的這個收益就越好,這裏面大家壹定要知道,為什麽他現在開始把這個風向轉到這個中共的這個病毒來源是來自什麽?就說很多很多的這個人的這個民眾的這個註意力已經到這個上面來了,因為畢竟妳看德國,在這個病毒裏面也被這個害的很慘啊,英國也壹樣啊,就是在在這個裏面很多人死掉,很多人家裏人這個都有這個染病的或去世的這樣的人,然後各種各樣的這個社會上的這種這個經濟活動都受到嚴重影響,而且各種各樣的這個呃··社會有的地方都處於崩潰邊緣的,所以說這壹切都是人民是需要有,民眾是需要有壹個有壹個解答的,而且需要壹個令人信服的解答,而不是像WHO所做的和中共合演雙簧那種拙劣的表演啊,因為這個東西玩玩能騙小孩子嗎?連小孩子都騙不了,是不是,這些表演只能讓只能讓這個媒體和民眾的這個這個意見啊更大更想找到到底是什麽樣的這個啊因素導致現在這種情況啊,所以我覺得現在這只是壹個開始,我是覺得這只是對於中共的這個病毒追責這樣的整個的這個媒體轉向的壹個開始,這幾大報紙的這個轉向已經開始了這個啊壹個不可逆的這樣的壹個過程啊。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整個的世界的媒體將會在後面壹段時間內全部跟進,路德。

路德:妳看這裏啊,有人挖出來高福2011年啊中國科學院的標書招標文件啊,重要病毒跨種間感染與傳播致命的分子機制研究,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首席科學家高福2011年至2015年8月。內容很嚇人啊,他說第壹研究內容在全國各地大量采集蝙蝠嚙齒類動物就是老鼠啊,食蟲目動物的血清,咽拭子和肛拭子樣品;采集不同地區,不同動物,包括野生動物啊,動物園動物和特種養殖經濟動物以及包括雞、豬、犬等家禽,這個棉拭子、組織和血液樣品。進行流感病毒新型冠狀病毒。看到沒有啊?2011年,乙腦病毒等的分離和病毒流行病學調查研究,研究病毒的宿主特征,對分離鑒定的病毒進行全基因組測定與分析;觀察新型病毒的生物學特征,重點是對動物的致病性和傳播性流感病毒而在不同宿主中的復制及跨種屬傳播機制;第三,利用原核或真核細胞表達乙型腦炎病毒,登革病毒、流行病毒等等啊,第4,冠狀病毒在不同宿主中的復制及跨種屬傳播機制,登革病毒在不同宿主中傳播機制;妳看,第五,以成熟的病毒蛋白等等啊。後面還有很多。預期目標采集蝙蝠樣本500份,家禽樣本500份。獲得流感病毒、新型冠狀病毒、乙腦病毒等的分離毒株和序列。獲得這些序列啊,很恐怖啊這個。妳看,檢測這個研究內容第2年基本上都是,就是,就是那本書裏說的,大家看到沒有?這就是那本書裏說的,這就是我們之前閆博士通過咱們節目就告訴大家,妳看花這麽大大價錢,美國不玩這玩意兒,不去那個。他們要找這個新型的各種,裏頭說的很清楚,就要找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政府的錢天天幹這事去了,他不是研究疫苗啊這些所謂的。為什麽要找新型冠狀病毒?為什麽要找流感病毒?為什麽要找乙腦病毒?乙腦病毒幹嘛?就是專門控制影響腦神經的,因為這些病毒很容易做成,那本書裏所說的人制人病原,新型的基因當代基因武器,很容易他把··,找到了,妳找到壹個新的給妳多少錢,基因測序出來給妳多少錢,是不是?然後妳再把這個研究壹下,這就是王長軍當時為什麽舟山蝙蝠病毒?這就是在這個標底下很多人去,都在找,找完以後,找到壹個新病毒,馬上到國家就可以申請錢,然後這個病毒的致病機理,妳看他寫的很清楚,致病機理、基因測序。王長軍那篇就寫了致病機理,他說這個舟山蝙蝠病毒啊和SARS很多什麽什麽很接近,可以通過什麽方式變成人傳播。嚙齒類就包括雪貂,對,大家看到沒有,2011年這些東西妳看中共壹直在做這玩意,壹直在幹這玩意,這裏頭,妳想想,幹這玩意幹嘛?他搞著玩有飯吃嗎?沒有。就是幹超限生物武器,所以高福就是幹這玩意的,那個皮特達紮克跟他熟,妳想想,馬力克跟高福熟,馬利克能不懂這些嗎?能不知道這所有東西嗎?馬利克所做的東西都是閆博士的啊丈夫在那裏全面參與,妳說閆博士能不知道嗎?為什麽閆博士咵·······壹下就可以在當天119就可以告訴大家壹定會大爆發,妳以為她知道。這裏頭就是來,就是舟山蝙蝠,因為馬利克親自告訴她老公的,她老公然後馬上告訴閆博士,這裏頭,這就叫情報,是不是?妳非得啊,要把這個照片非得這個所有的拍下來,妳所參與的人重要的人中共全給妳滅口了,我告訴妳啊,除非逃到美國來,是不是?看完這個,艾麗女士妳怎麽看?妳看看這多恐怖啊,這招標,原來國家的錢都幹這玩意去了啊。

艾麗:對啊,這個就是2011年啊,大家知道,那個時候是多早啊,那比這壹篇報紙這個還要,呃··比這篇這篇教科書還要早四五年啊,所以大家看到這,而且這是花國家的力量,剛才路德講到的,讀的這個這個高福的這篇文章裏高福裝什麽呀?CDC,對吧?(路德:對)他這壹篇就是研究的致病性還有致死率,還有怎麽把妳搞的···(路德:人傳人)妳看研究的這些全部都是致病性,傳播性,對吧,人傳人,要壹定要預期目標,要10篇論文,要采集多少?500份這個蝙蝠的樣本,家畜的樣本有500份,然後呢研究的全部都是怎麽樣進行更高的致病性和傳播性、傳染,把這些能有傳染性的這個病毒要分離出來,把這些毒株要分離出來。妳想,幹的都是什麽?把它分離出來,所以大家看看怎麽可能沒有樣本,他早早的都有樣本,所有的這些東西都是符合了這本教科書裏邊講到的,存了這麽多樣本,然後把它變成壹個從壹個人造的變成壹個類似於可以找到壹個宿主的自然傳代的這樣的壹個病毒,讓妳能夠引,他壹上來就已經做了兩步的預算,就是讓它看上去非常像自然傳播,大家想壹想,這都是中國疾病中心,這些全是靠中國納稅人的這個錢養的,我現在就在想,我們中國人真的是被愚弄的太太厲害了,妳生活在這片土地上太不容易了,他搶了這個政權不說,逼每個人交稅啊,把妳分化之,分而制之,讓妳們不能聚群,讓妳們不能考慮,讓妳們每個人都享受著各自的痛苦,然後把稅收收上來,搞維穩、搞建高墻是吧,建這些防火墻,然後建每年維穩費用,所謂的抓人的費用養這些網絡警察和各種的軍警特憲,都是上萬億,然後做這些科學研究也是全是國家的錢呀,這些國家的錢哪來的,不都是老百姓給的嗎?最後搞出來的東西就是殺死老百姓,真的不僅僅是搞弱我們中國人搞傻中國人真是要搞死中國人,中國人用自己的稅收養活了這樣壹幫畜生和流氓和魔鬼,然後來殺死中國人還不夠,還要殺死全世界人,所以看到這些中國的疾病中心,他才不是研究疾病來防禦保護中國人民,否則妳現在住醫院就不會這麽這麽難,死不起,病不起的樣子,他真的就是用這些東西來為了維護他政權的穩定,只有搞死妳們、搞弱妳們、搞殘妳們,他的政權才越來越穩定,路德。

路德:大家看啊,妳看他這個研究內容和預期目標,研究檢測新型冠狀病毒、新型漢坦病毒、新型副粘病毒新型流感病毒在動物中的感染情況,對病毒檢測為陽性樣品進行病毒培養分離;檢測啊,新檢測的病毒序列與已知人類病毒的差異和進化關系。就最後這句話,差異和進化關系,在這裏啊,妳看獲得目的重組病毒,重組啊,看到沒有?建立人冠狀病毒庫,揭示不同突變對病毒RNA翻譯和復制的影響。這句話看到沒有啊?就妳搞完這個病毒把它測完序,然後裏面,唉,這個病毒和別的病毒這已知的能感染人類的病毒的區別,這個區別啊,對人類會造成什麽樣的?更重要的,他要專門這個把什麽放和冠狀病毒放在壹起,壹個流感病毒,更重要,狂犬病毒,除了狂犬病毒,還有乙腦病毒,這些都是視神經新病毒啊,說明他們要找到導致腦部病變的病毒,什麽意思?大家想想,說白了現在純粹呼吸道、消化道感染,不滿足。這個王長軍的文章啊,做了舟山蝙蝠的如鼠腦部感染,確定能夠感染,王長軍的文章專門說這個舟山蝙蝠可以感染老鼠的腦部感染,所以大家,閆博士專門告訴大家千萬不要感染這個。 現在這個病毒到底還有哪些機制沒有激發出來,真不知道,這裏頭妳看這幫人多邪惡,專門啊,是不是第壹目的就是獲取骨架,第二對所有的病毒要找到壹個最適合來做武器的,第三,怎麽找到這些病毒之間的這種序列的這種啊這個變異或者進化之間的這種關系就是序列的,哪個是它的最重要的治病,比如哪個序列,哪個片段?大家想想啥意思,這就是為什麽大力發展p3實驗室,p4實驗室,人海戰術,中共在這方面玩人海戰術大家知道壹點啊,因為妳要知道1點在這個自然界去找病毒是壹個很難很難的事情,但中共有人呢,有人海呀,是不是,重賞之下必有匹夫啊,是不是,然後序列3萬多個序列,怎麽樣找出它這個變化?妳中共有人海啊,人多,所以這就是妳看,這就是為什麽?他們說這個這就是妳看他的這個理論裏頭說的很清楚,招之即招之能戰,戰之能勝,啊招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能勝這個理論,大家看明白沒有?所有的這些我告訴大家,只有在他們這個系統內就知道中共在幹什麽東西,壹直在幹什麽東西,閆博士就是覺得妳高福妳看,跑到港大專門給馬力克拜碼頭,感謝馬力克推薦他進入美國國家科學院做院士,啥關系,是不是,這裏頭妳看他專門首席科學家,負責幹這玩意啊,當然了他所有的這些很多東西我告訴大家在國際上都是禁止,就跟那個核不擴散壹樣,很多東西都是禁止研究的,禁止去找的,那些蝙蝠病毒惹妳招妳了,妳非得把它弄過來,還發飆全世界全中國去找啊,妳不找的話說白了根本,它根本無法直接跳躍到人它無法傳播的,那蝙蝠都活了多少年,幾千萬年吧,因為它是很傳統的這個哺乳動物,是不是,為什麽?都是妳中共把它搞出來的,把這個潘多拉盒子真正釋放出來的,冠博士,妳是科學家,妳是搞病毒的,妳看看,這個妳看完以後,妳美國妳們美國有有這樣玩法嗎?有這種玩法嗎?冠博士。

冠博士:美國這個我是沒見過有人這麽玩啊,因為首先高福呢他自己本身是做這個結構生物學出身的,就是我們在這個呃,比如說閆博士報告看的那個這個病毒的那個圖,或者是我們在這個戰友們在平時看那個圖,有的就像這個彈簧啊,像這個箭頭啊壹樣的這種卡通的東西,這個就是結構生物學,那麽實際上他做的這個什麽重要病毒跨種間感染什麽這個機制研究就滿世界找病毒嘛,這個東西並不是高福的這個他的專業也不是他的特長,所以說他為什麽他作為壹個結構生物學出身的要去做這件事情呢?這個很明顯,就是因為做這個有錢嗎,因為這個中共玩的它是軍民融合,我這個軍方的項目要做這些,然後我做成這個相當於這個標書壹樣那麽發發錢,那麽妳們誰來接,來接就有錢,這個做出來之後那東西軍方拿走,那麽妳可以拿名,妳也可以拿利,那麽通過這種方式呢,慢慢的他就把他這種組織建立起來了,就像是高福啊馬力克這些人都是中共的這個組織,包括這個什麽Peter Daszak我覺得他也差不多了,那麽通過這個組織呢,在往外統戰形成它的這個圈子,所以說他這裏面做的這東西根本就是因為美國這個我是沒見過有人做這個的原因就是說這東西它妳在寫的時候妳說做研究必須得有壹個好的目標,這東西實在是編不出來,妳有什麽好的目標,因為他們在這兒說的是流行病學調查研究,那麽實際上這意思就是說妳看我們在找的是這個潛在可以感染人的病毒,所以他就用這麽壹個借口,實際上是滿世界是這個收集病毒,那妳收集妳還不能說,他說妳看我不收集那東西,萬壹哪天感染人怎麽辦,他就是壹個借口,就找了成千上萬的病毒,這就是中共幹的事情,那麽他拿過來病毒從他這個嗯研究內容研究計劃呢,大概就是說首先第1步就是收集病毒,那收集先檢測到,檢測到以後這個分離病毒,分離病毒完了呢,就是兩方面,壹方面呢就是往這個分子層面走,去研究它的這個分子層面的機制,包括它的這個所謂的什麽受體呀,這個蛋白的相互作用啊和這些這個細胞的相互作用啊等等,那等機制研究出來了之後,妳就可以用這種遺傳學的辦法去進行定向改造,這就像石正麗玩的那東西壹樣,當妳用這種流行病學的基因的方式進行改造的時候,妳就相當於是可以,就像把這個不同物種之間的這種病毒啊這個改來改去,這就像感染蝙蝠後還能感染人,那麽另壹個方向呢,它就是往這個動物層面來做,就是說我把這個病毒用這些各種各樣動物模型去感染,然後去模仿這個病毒感染人的時候的狀況,實際上就是說,模仿妳這些將來做出來的,妳拿它是生物武器也好還是什麽恐怖襲擊也好,妳用動物來模擬人它到底會發生什麽?還有壹個就是說妳通過這種動物實驗的他能去大概研究壹下這個病毒,它這種跨物種傳播是怎麽進行的,因為確實呢,像他們這些生物武器書裏自己寫的,妳這有的病毒就可以通過動物做載體,然後去傳播給敵人,所以這就是這個中共它這壹系列的這樣在做的辦法,所以妳看這個很多人象什麽高福啊,像石正麗啊,他們這做的東西像這壹類的研究都是很像的,還有這個,嗯,還有這個舟山蝙蝠病毒的那篇論文實際上都是壹樣的道理,那麽如果說中共它這個體制再繼續下去的話,它會利用它自己的關系、它會利用它自己建立的這個圈子,把這壹套軍民融合的東西發展到全世界,所以當妳錢足夠多的時候呢,當這個,妳就會看到慢慢的西方世界也會有人開始慢慢的做這些東西,所以壹旦到那個地步的話,那真的是這個世界上這個生物武器病毒都要被中共控制了,所以說這個也可以看到這個中共這個體制,它的這種邪惡是把軍民融合把這種所謂的體制優勢的這種邪惡發揮到了極致。好的,路德。

路德:妳看他們那個兩三年專門說啊,要建立壹個什麽呢?通過轉基因技術獲得流感病毒體內分布實時測監測的動物模型,通過細胞學和動物學實驗初步闡明新型病毒,視嗜神經相關獨立點位的作用機制。什麽叫獨立點位?就是應該啊,我不是很專業,我覺得應該就是這個具體,比如說改哪個點位他就是什麽效果?改哪個點位,就是之前我們說的什麽什麽d164g是吧,就改壹個點位d變成氣g,病毒就跟就跟那個咱們那個這個什麽變形金剛壹樣,按壹個點啪它就變成了殺人機器,再按壹下它就變成了這個這個汽車,這就叫它這個點位,妳看這裏頭專門說逆向啊其實就是什麽?反向遺傳操作系統,就所有的病毒建立壹個庫,就是這個病毒給它搞得清清楚楚、哪個地方可以插入什麽片段,可以做什麽,就是說白了第壹這個哪個片段可以插入,就跟咱們寫程序壹樣,就這個概念,中共壹直在玩這個,是這個病毒啊,這壹塊s蛋白可以變成什麽,它就變成什麽,什麽E蛋白可以變成什麽就變成什麽,然後每個壹插入什麽東西就可以視神經啊變成神經性的,哪個就對妳這個這個呼吸道就有作用,哪個就可以提高致死率,哪個就說白了就建這個庫,別人早就開始幹了,看見沒有?那我們再看啊,新型冠狀病毒就媒體自己說的,2020年說,躲過了新冠肺炎卻躲不過新冠腦霧,這什麽呀,就是有數百名新冠肺炎患者啊,他來到了啊醫院就是醫生那裏,他這個冠狀病毒肺炎得了以後,但是腦部出問題了啊,看見沒有?記憶力下降,難以集中註意力,看見沒有?經常感到頭暈,精神錯亂,嚴重影響工作,妳看他的這個招標,流感、乙腦還有這個叫做什麽狂犬病毒,新型冠狀病毒登革熱病毒這幾個,這幾個特點大家看見沒有啊,要要麽就是專門潛伏14天,妳看狂犬病毒,所以現在很多人都狂犬,他專門搞漢坦病毒,這些所有的作用機制機理就是狂犬病毒最毒的是哪壹個部分?哪個片段?妳得給我搞出來,我反正有錢全世界招標,記住啊,這個招標它不僅僅是對中國的是全世界,這就是美國大量的科學家幫他們來做,因為找蝙蝠沒問題,比如說中國的派壹隊這個石正麗說白了啥都不懂的去找蝙蝠,但是找完以後,這些機制機理還包括發表研究論文這些,他得找老外得老外才有這個技術,老外中間的跳板是誰?就是馬力克,就跟妳要投資香港,妳要投資美國,妳香港就是壹個最大的跳板,這就是馬力克最重要的壹個原因,因為中共可以控制香港,是不是,妳直接比如說石正麗直接跑到美國去找誰誰誰,別人不搭理妳的,因為別人還提防妳這個是不是特務間諜,但是馬力克去找有個中間人,又是牛津畢業的,又是香港的,香港是什麽啊,現在還屬於英國的是吧屬於那個壹國兩制,別人就信得過,港大嗎港大比什麽這個因為中國這個第壹別人不信沒有這個圈子,別人不信任妳,馬力克有這個圈子又是老外,他們講了哎說英文的,怎麽都不可能是特務間諜吧,是不是?這就是馬力克最重要的作用和價值,這裏頭所有東西啊,要研究到他們所要的這個地步,我告訴大家,中共的沒這水平,告訴大家啊,壹定是要港大p3實驗室和他們壹起,大家再仔細去看看,港大有多少文章,妳看每個都要發表文章20篇以上,有多少跟馬力克有關,大家去挖,大家把這個發成變成英文的啊,咱們壹定要傳播到英文世界,讓全世界看看,中共2011年就天天幹這玩意了,所以這個新冠狀病毒,妳看看壹直在幹這玩意,是不是?嗜腦病毒狂犬病毒,泰坦病毒什麽新冠病毒流感病毒,為什麽流感病毒?流感病毒傳播的快呀,速度是不是?為什麽狂犬病要搞到壹起?妳看,選出1~2個以狂犬病病毒相互作用的宿主,限制限制性因子,妳看看,這幫人說白了我告訴大家就是研究核武器病毒核武器,壹直在幹這事兒。只不是只不過是打著壹個所謂什麽CDC的幌子啊,中科院的幌子,什麽微生物所實際上幹的都是妳看都是,就是超限生物武器,咱們說他們說妳這不是證據啊,我們天天這個我們研究這個就為了這個啊,避免那個,我問妳啊,狂犬病毒,這不都有疫苗了嗎?妳還吃多了沒事幹去研究幹啥啊?是不是?然後乙腦病毒不都有疫苗的嗎?妳為什麽還要去那個?啊,這個博博士,看了妳怎麽說?

博博士:所以說我看了這個真是後脊梁發涼啊,真不知道他們的這個手裏還有什麽樣的這個病毒在手裏,什麽樣的病毒準備放出來來,來禍害世界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可以說,今天因為今天我是最近,因為我在這邊關註的美國的新聞比較多啊,看到這個拜登的這個政府出的這個中對於中針對中共的這個政策還是在什麽啊?要團結這個盟友,要跟中共展開極端的競爭,對吧,然後呢,再要有壹些上面要放中共,但是在關鍵的這個科技崗位要跟中共劃清界限,這些東西就就完完全全的顯露出像拜登的這樣的政策對於中共的這個本質完全沒有認識,就是他沒有完完全沒有清醒的認識。妳看從這篇報告裏面出來,從這個研究出來,他們在研究的東西就是要搞死全人類的東西,他們在研究的東西他們在釋放的東西就是要把妳美國全部給弄死的這樣壹個這樣壹個壹個,壹個策略,知道嗎,他要妳的命啊,妳還想著跟他跟他壹起去去去競爭是吧,妳競爭的話妳有這個有這個共識嗎?競爭的話妳肯定要先要有壹個共識,妳才可以競爭啊,踢足球什麽的妳都要有壹定的規則是吧,中共的規則根本就不是這樣,中共就是說病毒放出來,我有我國家的這個我制度優勢,我可以把老百姓關在樓裏面讓他們餓死,都不會把病毒傳給別人,所以我有制度優勢,而這個就是而這個制度優勢,妳們西方國家是沒有的,為什麽呢?就是說妳不可能把妳的老百姓給那個樓給門給焊起來嗎?妳不能限制他們自由吧,他們是有人權的,但在我中共國我們老百姓是沒有人權的,所以這就是我的制度優勢在這種這個超限生物武器的攻擊情況下面,我可以讓這個武器先攻擊我自己,利用我的制度約束熬過去,也要讓這個這個超限生物武器去攻擊妳們國家,妳們那個制度優勢制度優勢是沒有的,所以說這個對於西方的這個戕害傷害要大於對於中共國的傷害,這是壹。第二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對吧,大不了大家都回到這個光腳的這個這個這個階段去,我在這個中共國在光腳的這個階段,我經驗豐富,我光腳光了很多年了,所以我不怕妳穿鞋的,這就是中共現在的搞法,這就是習近平他們現在的搞法,為什麽?就是說他們像這種東西就是說壹定要把這個中共啊把把美國和西方世界從這個發達的這個東西拉回到,拉回到這種這個壹窮二白的時候,然後再用中共豐富的壹窮二白的這個鹽堿地經驗打敗西方啊,這就是超限生物武器要要使用的這個這個原理以及怎樣獲勝的這樣的壹個原理,所以從這點可以看出來,早就在做各種各樣準備了,新冠這個病毒只是我覺得只是他們的這個病毒庫裏的壹種啊,大家也知道這個這個這個啊武毒所啊什麽那個香港實驗室啊,香港誰都有冰箱啊,裏面都有各種各樣的東西啊,妳看像現在這些東西,他都是在講人類怎麽樣做這個人為的改進,對吧?怎麽樣收集各種各樣的病毒,把他們的這些治病原因搞清楚,然後進行基因改造,所以說從這裏面可以看出來,中共它真的是在這個方向,在這個使用超限生物武器方向已經達到了從戰略到戰術上的彎道超車啊,而這個時候美國為首的西方還在那裏想啊,我們要和中共競爭,要和平的競爭啊,我們不跟中共打仗,人家已經要殺妳的人進妳家殺妳人了,妳還在想這件事情,所以說從這個時候,我們壹定要讓西方世界能夠清醒的認識到中共的策略以及中共的野心啊,策略都好說,真正的是野心,就是說它的這個決心,我們壹直跟大家講中共這個這個組織,它是這個在技術上面是很粗糙的,但是它在把美國和西方世界弄死這個決心上面是非常非常堅定的啊,所以說在這裏面大家壹定要知道這些病毒的這些技術很多都是從西方來的,這些病毒的這些這些這個實驗方法,這些這個實驗室的東西,妳看那個武毒所不都是法國法國幫建造的嗎?對吧,就說這些東西都是西方的技術,但是它就用這些技術來制造超限生物武器來把整個世界毀掉,然後它以它豐富的鹽堿地這個經驗來打敗美國,這就是他們的這種狼子野心,所以說壹定要讓全世界的這個領導都領領導人和這個精英階層都知道他們的這種野心,啊,路德。

路德:妳看這裏還有西尼羅病毒新型病毒啊,嗜神經生物學特征,就整個裏頭他特別在乎這個叫嗜神經啊嗜神經,大家知道狂犬病毒,那就是人得了,基本上沒法救得了就沒法可救了,沒沒得救的,就發神經病啊,就是是不是?漢坦病毒是全身出血發高燒和鼠疫細菌壹樣,鼠疫是傳染病中定義最毒最嚴防的,他們現在搞漢坦病毒,妳看,並且把漢坦病毒到底是哪壹塊導致這種機制給搞出來,是不是,哪個片段給拿出來是不是,登革熱病毒也會神經感染,而且有ADE效應,並且蚊子就能傳播啊。流感病原變異極快,高危禽流感死亡率壹半以上死亡,所以說啊,妳看看這種它都是傳播啊,傳播,妳看還有包括西尼羅河啊這些都是他現在搞的這些玩意,妳看搞這,基本上就是說白了就是各個病毒最猛的全部,妳給我研究透了,哪壹塊是它的就比如說這個武器到底哪個片段是致病機理,傳播性怎麽全部建入庫,拿這個東西來搞搞東西啊,搞新型的東西,所以這就妳看這些啊,這些所有的什麽Peter Daszak都在裏面撈錢,大量的錢這是國家973計劃批準的這些工作,973計劃多少錢?幾百億妳算算是不是,有多少美國什麽這些科學家幫他們去搞這玩意,因為中國肯定沒這水平,說白了啊,是不是,妳找個蝙蝠還可以,但是妳讓他把這個機制搞出來,他真沒這水平,妳看這個流感病毒利用分子妳看見沒有,分子篩層析、離子交換等技術分離成純化蛋白病毒啊病毒囊膜蛋白的晶體篩選,建立自嗜途徑,研究細胞模型,這裏面可以說就是壹個就是基本上原理就是發現壹個新病毒,然後這個病毒是屬於冠狀病毒的還是說屬於是新型的狂犬病毒的,還是說屬於是新型的這個叫做漢坦病毒的,妳要以病毒為主啊,妳看那本書裏寫的就是搞病毒不要去細菌,細菌屬於老的傳統的,病毒啊這種東西啊,因為可以動物傳代這裏面寫嗎?做動物模型都要給妳搞出來,動物傳代的這些東西啊模型建立什麽叫動物模型?我們之前跟大家說過,細胞學模型和動物學模型都建立,妳建立好了,我就不叫重新建立了。動物模型就比如找到這個倉鼠,這個倉鼠就適合感染來做傳代做傳代實驗可以打磨,妳看乙腦病毒,就找新的新的所有東西,然後找到好妳找到了,第二妳得把這個病毒所有的序列搞出來,第三然後妳再把這個序列的具體的妳的分析啊,哪幾塊的致病因子全部找到,第四妳還得要在這個裏頭建立這個動模型,模型就是這個這個動物模擬人啊,基本上和人差不多找到啊這個它整個的感染的機制啊在哪裏,然後第五然後再裏面做壹些基因技術看見沒有,基因技術,多麽恐怖,大家想想,多恐怖,所以說妳說就看到這,真的後脊背都發涼,咱們現在還只是新冠病毒,說白了,它壹直在想辦法就是搞這個嗜神經,讓感染的人變傻變蠢,這不就是那個那個叫啥?那個叫做愚民五術嗎?是不是啊,腦子變蠢是不是,反應不過來,根據不同的人來做不同的摻和,就這妳看看多恐怖啊,艾麗女士妳怎麽看,恐不恐怖啊?

艾麗:是啊,妳看這個他他基本上剛才路德講的就是說它不完全是搞,因為肺的傳播是通過肺的傳播快,所以我記得那個時候閆博士講我們為什麽要搞這樣,因為肺的呼吸傳播是最快。妳搞個別的還擁抱壹下或者性傳播,這還太費勁,妳還得等,妳不知道人家什麽時候發情是吧,妳這些所有的問題妳都是不行的,他就通過,只要人多就可以傳播這個,但是傳播到肺絕不是它的中轉站,也不是它的目的,讓妳的肺纖維化死壹部分老人,他是絕對不會滿意的。他要引起各種並發癥,大家看到登革熱,妳看他選的這些病包括講的漢坦病毒,我剛才看了那個漢坦病毒,全都是各種腎的那個並發癥,腎的衰竭的並發癥,這個會引起各種各樣的這種,就是妳等於腎完了那妳這個人就完了,妳的造血妳的血的回收過濾所有的壹切功能就完了,妳這個人就完了,妳有心臟也沒有用了,當然心臟壹下到心臟心臟是不會發生癌癥的,心臟壹旦有病就直接完蛋了,所以他還要讓妳存在這種慢性病上,壹旦到達慢性病,剛才還說眼部疾病,還有神經性疾病,還要像妳看登革熱,登革熱壹直都是不不能有疫苗的,就是現在好像新加坡有研究出來疫苗,登革熱它就是壹旦蚊子傳播有變種,我有個朋友幾次進醫院被蚊子咬了,登革熱壹下血小板就降了,降到20多,血小板正常得得180多以上是吧?它這個血壹下凝血功能就沒有了,那妳很容易人就死了,妳不能壹破壹破它就不能凝住。所有的這些問題妳看他都把這種人類面對疾病的極限或者還在討論,再尋找尋找解決方案的這些病毒,把它拿進來,妳看到了嗎?多邪惡呀,他就把這些病毒的片段或者能夠引起,這樣妳解決不了方案的方法,然後就把這個人搞掉了,然後剛才講到還有就是剛才講腦霧是吧,人就不能夠集中註意力,記不住東西,老是恍惚,這些後遺癥,這只是剛剛發現這些後遺癥,但事實上它植入了什麽樣的病毒,讓妳產生這樣的腦神經的問題,對妳神經系統的什麽問題進行了攻擊,達到讓妳這個就是這種把這種病變成慢性病變成這種器官型的這種氣質這種病變引發這種病的,妳就找不出原因了,妳就以那種病的原因去看病,就不是這個病毒本身的問題,這就是把它搞成不了了之的做法,這也就是說他在妳無意中就把妳這個人種弄壞了,另外妳不要忘了他可是收集各地的基因了,但這些這個這些這些軍人這些網絡軍人偷基因以及他在賣這次世界冠狀病毒的疫苗賣完了以後,它收集了全球多少人的基因,這個真不得而知,然後再來下壹輪針對妳這個人種進行破壞的這些病毒,那太容易了,所以我覺得這真的是可怕之極。他們真的是要殺死多少人他們才能罷休,真的是必須這是我們跟他跟中共的這個時間賽跑,壹定不能停止,這個潘多拉盒子壹旦打開,他們要殺人的計劃就會壹個接壹個的來,所以我覺得這個跟中共的賽跑壹定要這個我們的戰友壹定要傳播真相。啊,路德。

路德:好,妳看這裏頭啊,我們最後再說這個王長軍啊,這個舟山蝙蝠病毒是做了如鼠神經感染實驗,這個閆博士啊,之前就說過,這很恐怖的啊,如鼠神經感染,是不是,他們還研究啊他說這個,馬力克還研究塞卡病毒,塞卡病毒除了蚊子傳播感染腦,更重要的是母親傳給胎兒是不是,母嬰傳播妳想想,這本書裏妳看就專門講的就是生態基因武器,然後就在各種動物實驗裏頭傳代,最終進行世代循環傳,完全讓壹個國家啊經濟崩潰政治說白了政治顛覆,然後最後軍事崩潰,最終最終這個國家就給妳就是戰爭5.0的版本給妳滅了,說白了根本就像前蘇聯壹樣啊,多麽邪惡,這些他們都在幹這事兒,所以說閆博士之前說不能群體免疫啊,這就為什麽新冠病毒為什麽,因為它現在很多致病機理還沒出來,是非常恐怖的。好,最後冠博士啊分享壹下,最後啊。

冠博士:好的,這個今天我們主要說了兩件事情,第1件事情就是德國最大的報紙圖片報的這個,發了壹個新聞說要求中共必須回答這個5個重磅問題。其中包括到底是不是實驗室來了,妳為什麽要隱瞞,那中共應該如何補償這世界世界等等這樣的問題,那麽這個就說明這是自漢堡的這個粒子科學家站出來說這個用壹個報告的形式展示證據的形式,說這就是來自實驗室的這個德國內內部的又壹個推動,所以說這背後可以看到歐洲的這樣的政治力量,特別是這些受過共產和納粹迫害的國家,那麽民意和這種在民意和政治利益,包括最後經濟利益的這種共同的這樣的促進下,現在這個聲音是越來越多要求真相出來的聲音越來越多,這個會限制整個世界所有想和中共親共的這樣的政府和領導人,真正認可所謂的自然學說,所以說這個未來的趨勢就是自然學說是絕對不可能被接受的,那麽盡管說中共的這樣的回應所謂的這種厄戰狼式的喊話非常無恥,那麽也是這個直接抵賴。但是呢,這樣只會加劇世界對於中共邪惡的認識,那特別說今天我們講到第2個這個高福的這種招標書啊,從裏面就可以看到,這裏面實際上都是他們中共要做的,就是全世界找病毒,然後找到病毒的這種分子層面的機制,在這個組織層面的機制,最後動物層面的機制,然後用這些機制去改裝各種病毒,那這裏面特別提到這個是嗜神經性的病毒,那這個也是可能是對人體傷害最大的壹個病毒,也是說是對壹個國家打擊力度最大的壹個病毒,這裏面就可以看到中共它是為了這種超限戰爭5.0,是不惜壹切代價的,那麽,如果說真正這種戰爭打起來,當中共對這個機理的了解超過妳的時候,特別是中共通過機理他有壹定解藥或者是緩解的藥物拿在手上的時候,這個就是對這個對方國家將會達成達成壹個巨大的打擊呢,且不說這個死人的問題呢,即使說妳這裏面死人的情況或者沒那麽嚴重。中共光用它的疫苗經濟解藥經濟就能從世界這個實際上控制妳的這個被中共感染的國家,所以說現在這個世界,對於中共的這種邪惡的認識這病毒是核心,那麽雖然我們就可以看到,現在世界很多聲音都是說這個習近平獨裁要換習近平啊,但是只有真正這種病毒這件事情會讓世界認識到說中共出來個習近平這樣的獨裁者,那麽是中共這種邪惡體制的必然,不管妳把習近平換下去換誰也好,妳不滅這個體制的話,中共的這些所謂的病毒啊,中共這些邪惡的計劃,都會最後在這個地球上都會到每壹個國家,所以說只有說這個滅共,只有讓這個世界認識到這個才能是真正達到滅共,而這病毒就是以毒滅共的核心。好的,路德。

路德:好,這個大家把這壹段可以翻譯成英文啊,然後就把我們的節目啊這個轉發給配上字幕啊,傳播英文的世界裏頭。這個招標大家把網頁壹定要給它存檔啊,然後還有很多這方面的,它因為最終要發表論文20篇以上,大家看看都有哪些人參與就知道啊,壹定有Peter Daszak壹定有馬力克,回頭大家去看,因為它三年啊,總共有50篇論文,好的,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謝謝博博士,謝謝艾麗女士,謝謝冠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