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決戰之——病毒戰爭和軍中毒王曹務春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坐看雲起時

編輯 水星 上傳 銀河

chinamil.com.cn

隨著爆料革命的深入,世界各地對中共病毒起源問題的關註日漸加濃,其中包括捷克紅衣主教杜卡,德國漢堡科學家羅蘭,當然也包括閆麗夢博士的兩篇論文。

但是當我們把CCP書籍《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中介紹的內容和CCP的壹些學者研究內容對比來看,我們馬上會有更加毛骨悚然的發現。

本文主要是介紹《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的壹個細節內容,以及軍中毒王曹務春主攻業務。

《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該書由軍隊出版社公開出書,作者徐德忠。目前某寶上還有銷售。

從該書的名字以及目錄可以看出,這是中共軍方出版的壹本通俗讀物。

曹務春曾在英國劍橋(Cambridge)大學、瑞典卡羅琳斯卡(Karolinska)研究院、泰國馬希敦(Mahidol)大學進行客座研究。

現為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長,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科學院遙感應用研究所兼職研究員、博士研究生導師,山東大學博士研究生導師。

曾任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長助理、流行病研究室主任,兼全軍疾病檢測中心主任。
中華預防醫學會常務理事。少將軍銜。

專長的技術領域:傳染病流行病學與控制,空間信息技術在公共衛生領域的應用及分子流行病學研究。傳染病特別是自然疫源性疾病的流行病學及綜合防治對策研究,疫苗聯合免疫效果評價,重要生物戰劑分子流行病學調查,生物戰防護流行病學偵察,生物危害評估。

(信息來自互聯網)

其中《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第93頁,跨宿主傳播。


如果我們把原文內容簡單歸結壹下,就是把那些人和動物相互之間可以傳染的病毒經過基因改造,以達到對人類的危害。

我們再看曹務春研究的內容:

曹務春本人對蜱蟲非常感興趣,對其研究非常深入,網上有多篇文章。

蜱蟲是壹種典型的人畜共患病載體,簡單壹點來說就是蜱蟲是非常好的病毒宿主,是壹種非常常見且非常好改造為基因武器的生物。

蜱蟲常攜帶的危險病毒有:
1)漢坦病毒
2)森林腦炎病毒
3)貝氏立克次體病原體

其中的漢坦病毒是壹種非常危險非常烈性的病毒,郭文貴先生曾經提到過壹次,中共有這種病毒。也就是說中共可能已經具備這種技術,把蜱蟲身上本來就攜帶的漢坦病毒,模擬自然進化悄悄地改造壹下,然後可以做到人傳人,動物傳人,人傳動物,動物傳動物。將其投放在目標國家。那是什麽後果?目前中共的冠狀病毒還只是在人群中感染(人傳動物案例極少,或者說還不明顯),就已造成世界上上億人的感染,如果動物參與感染,那結果會怎樣?那麽這種病毒就永遠無法消滅……

除了漢坦病毒外,還有腦膜炎病毒,這個病毒不用太多介紹,大家看名字就知道了。

中共這個末世惡靈,他們做好事基本上沒有什麽創造力,但是幹起壞事絕對是無底線,外加壹幫無良科學家,那真是世界末日!中共與這個世界只能是滅與被滅,沒有其他選擇,人類準備好了嗎?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