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關於原VOG原鳳凰農場戰友被詐騙後處置方案的聲明

2021年2月20號 文貴直播:文貴對原鳳凰農場和VOG受騙戰友的處理方案!戰友的利益.高於一切!時間點32:18——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2月20號,七哥經過了這一段的深思熟慮。特別感謝戰友們對爆料革命、對七哥的信任、對文貴的信任,信任本身就是一份責任!這份責任對七哥來講是從小到大堅持的。

我們中國人的文化當中,每個人都講信用、都講契約精神,但是都是把契約精神和信用一旦得到以後是拿來出賣的。但是我從小到大我認為信用和契約精神,我覺得比生命重要,就是兌現承諾、說話算話、敢於承擔、敢於承當、敢於付出,我認為是一個男人、一個正常的人、一個善良的人最應該具備的品德。

從爆料革命到現在,無數個戰友是因為跟隨七哥、跟隨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一次一次的驗證,我們是真心滅共、真心愛戰友,我們都是草根,我們出自於草根,我們更加珍惜,比那些中南坑老雜毛天天掛在嘴上的和共產黨比爹娘還親的共產黨的政權,我們更加相信的是信用和契約精神。

只有我們這些草根、這些窮人出身的人才知道,在村裡邊借了面,用奸商、用這個商人“借你一平盆,還你一尖盆“是從小、從我娘身上看到的,從小看到我爹永遠對別人是給予,從來沒見過我爹往家拿過東西,我覺得這是中國人最高貴的品質。

那麼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以來,我們這些人,真正這些草根們,我們相聚在一起、凝聚在一起、一致滅共,七哥得到了你們的信任,我們之間有一個契約精神,這是大家都不願意去談,那就是對七哥的信任。

原VOG九指妖魏麗紅和她兒子,叫什麼?魏修竹,還有陳其生以及後來的PJ潘,還有什麼Johnathan叫啥名?這木蘭沒發給我。這幫人以支持爆料、支持滅共、支持七哥為名,從一個垃圾的人生迅速上位,是因為七哥對他們的背書,這也就是我將契約精神出讓給了協力廠商,後來被他們非法的利用,自己私自註冊了VOG,原來以為是個推特,後來知道這是個公司——Voice of Guo Media。充分的利用七哥對她的信任和我們之間的契約精神,對戰友們進行了長時間的、有準備性的、有預備性的、有組織性、有計劃性的欺詐和詐騙和犯罪。

在這種情況下,七哥還為她背書,七哥做了很多為了一心滅共、團結戰友的事情,卻忽視了契約轉讓以後的這種負面作用,給戰友們帶來了傷害。G-TV不是七哥的,七哥沒有一分股權。魏麗紅、魏修竹等人沒有任何權利,在沒有得到任何一個授權,代表所謂的審查投資者的資格和椅子,她完全未經授權,私自的收受了無數個戰友給她匯的,超過幾千人給她的付款,既違背了美國的監管法律,同時也違背了我們之間的契約,從來沒給她授權。

當時只是讓她把十萬以下、有特殊貢獻的戰友們,有一些人雖然不夠十萬,因為一萬到十萬這個權力不是美國政府監管的,是由GTV和法律部門監管的。那麼GTV的投資委員會和律師完全有權力接受一萬、兩萬、五萬,只要以“萬”以上都可以。

但是由於讓她幫助,因為很多戰友是在“戰友之家”過去爆料革命的一個自然延續的這種作用下,讓她找出一些對爆料革命、滅共有重大貢獻和曾經被傷害的人,篩選一些人包含在美國監管的2000個椅子之內。結果她利用此次機會,未經授權、私自的擴大了超過2000個椅子人數,並且完全用欺騙、欺詐、欺騙的手段。充分的用詐騙的手段利用這個契約精神,甚至有百萬、幾百萬的人將錢匯到她那兒去,這完全是犯罪。甚至有低於幾百塊錢、幾千塊錢匯到她那兒去,這她完全是詐騙。不但如此,她還充分、長期隱瞞對我們的律師和對我們的所有的資訊,直到幾個月以後我們才知道是幾千人。並且未經任何授權,允許戰友們、允許別人將錢匯到她私人的帳號,匯到她私人的帳號這完全在美國是犯罪的,無容置疑。

我們經過現在的確定,她無容置疑,我們已經啟動了對她的刑事的犯罪的指控,已經開始。對她的民事訴訟已經開始,據我們瞭解相關政府部門對她的詐騙和犯罪集團已經調查全面刑事犯罪開始。

我堅信魏麗紅、魏修竹、陳其生(龜頭洋)、PJ潘以及Johnathan是完全有預謀的偽造檔、偽造合約,充分的用虛假傳遞的資訊,將錢匯入到個人帳號,和挪用、和他用、和貪污。我們也堅信,他們利用了有預謀的一切手段,讓戰友們寫遺書的手段為的是在和共產黨的合作,在國內讓很多給她付款的戰友、被欺騙的戰友讓他們被共產黨陷害甚至是殺害、消失,以合法的獲得她們在美國在個人帳號和原所謂的假VOG以及May Wind公司和G-servers公司的財產。

後來經我們發現了以後及時制止減少了戰友們的被傷害,但是很多人後來傳來消息,被喝茶、被抓捕、被消失,甚至有人失去了生命。教訓是慘痛的,七哥願意和聯盟委員會和爆料革命承擔這個責任。我們一定為你們尋找回你們的公平,減少,為了減少現在這個事情的發生,我和聯盟委員會的所有委員昨天晚上進行了商量,聯盟委員會會成立一個專門的公司將所有戰友們匯到VOG的錢和鳳凰農場的參與貸款專案的錢、由她代收的錢全部把債券債務、義務轉給這家公司,由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代表這些戰友去向魏麗紅等人參與刑事訴訟案子,但不管任何情況下,所有戰友匯給VOG的錢、所有戰友匯給鳳凰農場May Wind公司的錢和其他農場經過聯盟委員會指定付給他們的錢,一概由七哥和聯盟委員會承擔一切責任。任何情況下不會讓你們失去一分錢,即使魏麗紅被抓以後資產損失這些錢,七哥和聯盟委員會全部承擔,原來對戰友們所有的利益配套聯盟委員會一分也不能少,請和聯盟委員會聯繫,請和你們所在的農場聯繫。你們所要做的事情就是以下三條:

第一個,必須無條件的,要向你所在的農場,提交你所有給VOG,包括May Wind和魏麗紅個人帳號所有來往的銀行資訊。

第二,需要你簽署的檔,你必須無條件的提供真實的背景和資訊、個人資訊,和無條件的配合。

第三個,在未來的訴訟當中,無條件的配合,你所能在的、在你安全的情況下,你的出證權利,你必須要有。

在這個合約當中,聯盟委員會會起草一個由律師和法務部門合規的條約交給你們、交給你們農場,有農場傳達你本人,請你們認真地負責地和你們的律師和家人,核實後自願地簽署這個檔,授權和轉讓這個債務權利,剩下的事情你們就不要再管了,你們將得到你們所有應該得、以前想得到的東西,都會馬上得到! 剩下的法律糾紛就不要再管了,至於圖桑還有鳳凰基地任何人不要再去那裡了,不要再去開車遠程,七哥受不了!看到你們在那裡要錢受不了!我們是要求體面的生活,不僅要滅共,我們要體面的生活,你們風餐露宿七哥受不了!你們全撤回來,你們的錢、損失一概由七哥負責,你們所有的應該有的公平和對魏麗紅、魏修竹、PJ潘,所有人應該有的所要的對她的懲罰,由美國法律來進行,她絕對會進監獄。

如果她們進不了監獄那一天,記住,你們再也不要相信郭文貴!七哥不會放過一個人,爆料革命四年來已經證明給你們看了,他們一樣,這就是我今天直播的所有內容。

請戰友們和你們所在的農場直接聯繫,所在的各農場主,把原來所有原鳳凰農場和VOG,不管任何情況下承諾的義務,由各農場加入的戰友們這個農場,全部所得!承擔的責任和義務完全由你們所得,聯盟委員會會協調此事,這就是七哥今天向戰友們彙報七哥必須承擔的責任,必須履行契約精神,謝謝。時間到了,再見,兄弟姐妹們,請大家和我一起為七十五億全世界人民、十四億新中國聯邦人、所有的爆料革命戰友和家人們、香港同胞、臺灣同胞、西藏同胞祈福!兄弟姐妹們,今天的直播到此為止,請和個農場聯繫,謝謝!

注:以下為郭先生在正式聲明之前的直播內容——

2021年2月20號 文貴直播:文貴對原鳳凰農場和VOG受騙戰友的處理方案!戰友的利益.高於一切!時間點3:00(注:前三分鐘為直播前的等待畫面)——

嗯。。。哎呦!中不中啊,一會兒我得看看電話啊,要、行不行,有問題打電話啊,兄弟姐妹們。尊敬的戰友們好!2月20號文貴吃播,吃播、吃播,今天是絕對吃播啊,為啥不提前說吃播啊,就是怕大家準備吃的,準備吃的你們就吃胖了,我不希望戰友們都那麼胖,木蘭說為啥不說呀。

(郭先生餐前祈禱,然後展示衣領)G-Fashion、G-Fashion,一撕開胸懷全是G-Fashion。哇,這鮑魚湯太好喝了,沒問題吧現在,畫面、聲音沒問題吧兄弟姐妹們(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文藝、哎呀,邊鋒、邊鋒新聞、香草山線上,這都是美女帥哥呀,我們的艾迪公主、大衛、艾迪公主,哇塞,這眼神啊,這傢伙秒殺一群啊,文藝,戰友來了,中啊,太厲害了。哇哦。。。聲音怎麼樣?兄弟姐妹們,聲音怎麼樣?喂、喂、喂、喂,可以聲音啊,挺好、木蘭說挺好。是你說挺好啊,木蘭啊,喂、視頻效果咋樣啊,視頻效果。喂、聽起來不孬啊,聲音。聽起來聲音很大,又要饞你們了]。

那咋辦呢?今天是百分之百的這是我的真顏色啊,嗯,可以唱歌了,(唱歌)]滄海一聲笑,濤濤滅共潮,四海英雄聚今朝,蒼天笑]。怎麼樣,唱得不爛吧,木蘭你說唱歌就唱了。不是,現在誰能回答我,這一根日本上等的這種刺參多少錢?誰能回答得了我?我把留言放出來,我看看啊,誰能整明白這個多少錢吧,兄弟姐妹們。

(念戰友名字:攜手同行),這一根真正上好刺參要多少錢,兄弟姐妹們?(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BBQ,韓國姐姐,七哥念我念我,接哲,七哥愛著你,戴著這眼鏡酷],好多外國人喜歡我這眼鏡。沒錢啦,也買不起米啦,也買不起肉啦,只能吃海參啦。咋辦?而且是日本的刺參。謝謝啊,日本的前女友幫助找的。昨晚特搞笑,我給木蘭發資訊,昨天,(木蘭猜100美金)你真夠搞笑的,七哥哪那麼有錢啊,我看下面戰友猜多少錢啊,那一根刺參多少錢。

嗯,你看看——甜心,沒任何含義啊,我一會兒給你們聊點稀罕事啊,邊吃邊聊。昨天我給木蘭,因為常委會在考慮,昨天我提議如何把戰友們在VOG被坑的錢(瑪莎來了,今天瑪莎來了,頭兩天瑪莎沒沖上,今天瑪莎來了),提議委員會能否把VOG九指妖騙的錢還有鳳凰農場騙的錢,不要讓戰友再待在大街上風餐露宿。沒勁,跟這九指妖PK太看得起她啦,那個垃圾,我昨天我更加有100%的信心,陳其生、海洋、甚至他閨女、還有PJ 潘、還有Johnathan、還有她兒子令狐都得進監獄,我這是公開直播說的。

在這種情況下我就不想讓太多戰友失去機會,大家也都知道接下來一系列事情,投資了VOG的戰友,所謂的以VOG名義被騙的戰友,失去未來的機會還要跟她打官司,還要打官司,還要跟她折騰。這幾天很多戰友給我發資訊,七哥,我錢匯到VOG了,我現在我咋辦?有的人是難過、傷心。

最近強烈的讓我感覺到我很不舒服,所以我給聯盟委員會老班長,我說老班長、長島哥、大衛還有我們的草根兄弟以及聯盟委員會的二十個委員,二十多啦,二十四、五個委員,我提議啊這次一次性解決,如何把VOG的這個被騙的錢和鳳凰農場的錢一起攬過來,跟戰友沒關係啦,就把你們的債務買過來,七哥和聯盟委員會去替你們收拾九指妖、收拾陳其生、龜頭洋、Johnathan、PJ 潘,跟你們沒任何關係啦,但你們得配合啊,應盡的義務得盡。

我不想看到你們這麼難過,我心裡很難受。因為我昨天一聽那歌,喝了滅共這碗酒,新中國聯邦人永不為奴,跟——我——走!一喊跟我走,這跟七哥走,這戰友走成麻煩了,這個被騙是因為七哥呀。不好,七哥心裡很難受,(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挺郭正道主義,老廣,喜國歌,大漠方覺二點零,畫面清晰,聲音好聽,這支鮑魚多少錢誰猜猜?這個刺參多少錢?誰猜猜?啊,買圓的,買上,買一個這種老的刺參,這一定是日本的啊,再買一個日本的老鮑魚,再做成,大概成本多少錢吧?再阿夷鮑魚多少錢一個?九子蜈蚣下地獄,A九子蜈蚣下地獄,好,念了啊,嗯~~好吃好吃,文藝,文藝,折開省,哎呀,我們文藝那個歌咋最近沒給放出來,這木蘭咋回事啊?木蘭說一百,不對,一百,一百你摸摸吧,木蘭你呀],所以說昨天我給木蘭發一個資訊,我就,後來木蘭說可以在澳洲幫著戰友買什麼G幣什麼,我說那你主動一點,結果發錯了,發到另外一個女戰友那去了,發到那個女戰友接著就給我回個資訊,七哥,啥意思你讓我主動一點?我還沒等回呢,我意思說我發錯了說,七哥,一般的情況下都是男的主動不是女的主動。哈哈~~把我笑得,我快,我真的我,把我笑得,我簡直,昨天我在那個沐浴的時候我快笑瘋了我快,咱們這女戰友太搞笑了,七哥,都是男的主動,女的不主動,你說七哥咋回的,知道嗎戰友,知道七哥咋回的嗎?知道七哥咋回的嗎?戰友們,你知道七哥咋跟這位戰友回的?搞誤會的戰友咋回的?

七哥,(郭先生與戰友們互動)[BBQ啊,韓國姐姐,戰友們,你說我咋回的?誰能知道?七哥天天直播,火燒擀麵杖子,不錯,挺好,嗯,從桃花園到玉米地,A九指蜈蚣下地獄,沉魚落雁,好極了],嗯~嗯~太好吃了,兄弟姐妹們,沒人回答我問題呀,我咋回答這位戰友?這位戰友應該在線呢啊,我看看啊,太搞笑,咱這戰友都太可愛了,哎呀,七哥過了那麼多年,不是普通人的日子,但是爆料革命開始以後過的真是跟戰友們過的是普通人的日子,相當的幸福,我看誰,誰回答了啊?(郭先生念戰友留言)[小清新,好的,七哥主動,魏賤人該下地獄。馬甲別具一格。新的啊,新到的啊,昨晚新到的馬甲啊。原來那個是那個顏色的,記住了吧,這是另外這個顏色的。冰冰和我來雙修,又來了。你老雙修雙修,戰友們都已經是習慣了。這誰說的?我會說,你來吧。哎剛才這戰友這一晃就沒了啊。玉鏡,玉鏡啊]。

我回答這事兒很簡單啊,一開始我說,對不起,我走錯門了。咱們這位女戰友,哈哈哈,七哥,那就別回去啦。我說但是七哥從來不主動都是被動。咱們女戰友說都可以,只要你別走啊。哎呀我說這咱屬於這你要是這屬於七哥屬於me too啊,這是啊,咱戰友都太幽默了。我們2000後的小女戰友啊,都那麼幽默啊。

現在我發現啊,咱們戰友的這個層次啊越來越年輕,越來越年輕啊,2000的小孩很成熟啊,除了七嫂,七哥以外沒主動過,這百分之百啊。除了七嫂之外,那追你七嫂是鼻涕一把淚一把的整了一年啊,又是炸藥,又是刀槍斧劍的,是吧。真的沒主動過啊,真的沒主動過啊,你說這個沒辦法,從小的時候絕大多數在一起的都是女孩兒啊。就是啥事兒都經歷了,就是連玉米地大姐也是,你看我也不是主動的是吧,不是主動的,沒主動過。有想法,這個想法很主動,行為很怯懦,這就是中國男人的普遍現象啊,思想上的巨人、口頭上的巨人、行動上的侏儒,基本都這德行啊,中國男人都這德行,七哥也不例外啊。

所以說昨天跟戰友,這給木蘭發資訊的,結果發錯了,後來我把這資訊發給木蘭,那木蘭個傻貨也沒啥反應。哎呀,這木蘭啊,這木蘭跟她老公好不了啊,就這麻木不仁。人那戰友人家那秒回是吧?我說你主動一點兒,“七哥,我從來我不主動”。然後發給木我再發給木蘭了,木蘭都沒有,哎呀木蘭現在才回現在才回,都要主動。天呐,誰給你主動啊?我才不給你主動呢,想好事吧你!我才不主動呢。這是典型的小傻瓜,這木蘭,就這種人精神神交很好,現實生活中絕對很無聊,你知道嗎?還要求你,這一要求啥都沒了啊,直接郭三秒,三秒都沒了,直接郭零秒啦,咱在這兒打情罵俏忒不要臉啊。

我說等等戰友上來。說實話啊。你看,天呐,這魔女接著就來了,要繼續嘛,還沒夠呢,要繼續。魔女啊,要繼續,要,要,要,我要,我要,我要,啊!但是你別誤會啊,咱談的是這個啊,我說我要,我要是魔女要做那個emoji啊,問我要不要,你看你看,咱不要誤會了啊。(郭先生把手機的聲音外放)[魔女女士:您曾經讓我做過在G-TV上用的那個就是表情包,你看看這個怎麼樣,如果您覺得好的話,我們會加上一些很誇張的動作,(郭先生重複:誇張的動作啊,誇張的動作啊)然後還有一些G系列的一些產品上去,然後您穿的一些衣服上去,您看怎麼樣?]我回答你了,我要,我要,我要,我要,我要啊,別誤會啊,真的啊,這別誤會。昨天咱們女戰友,你說七哥。絕對我就,你可以問問木蘭,木蘭線上上呢,木蘭為證,她說七哥建議給戰友們在澳洲幫助他們買有些資格暫時不行的,以後再給他過給他。我說你要主動,我發錯了,我就發那兒去了。我是在洗手間呢。唉,太大的誤會啊。

20分鐘了,我相信戰友們也上來了。(郭先生看手機),這花是真漂亮,我還有好多是我們同性戀的兄弟姐妹們,都跟我,都跟我好得很,什麼都聊我們。七哥嚴格講是無性別的啊,因為已經沒有能力了。唔蓋噻啦,唔蓋賽啦,侃地(戰友名字)。我們的香港的戰友 ,我們剛剛的被救到日本的好幾個戰友,安全地到達了德國、安全的到達了英國,這個非常非常的好,非常非常的好。

對了,好像說“我要、我要”不該是男的應該說的啊。行,今天兄弟姐妹們啊,大家好。今天是2月20號。我得喝口水,漱口水。2月20號,文貴今天星期六要直播。為啥呢?今天不健身。因為我健三天,休息一天嘛。三天打魚一天曬網。從昨天到現在,又是很多、很多、很多戰友的發來各種資訊。

從現在開始起,這個咱們戰友們,希望各農場把我下面這一段說話,下面這段說話,認真地給它,就這一段,就接下來說的這段兒,就接下來說這段兒。發到你們農場的所有的被VOG、九指妖、陳其生、龜頭洋、PJ潘還有令狐,九指妖的兒子令狐叫啥名?我老忘呢,這小子。

(郭先生和戰友們互動)[ 王斌說1000,7500美元,馬諾基諾,比利啊。剛才說那海參,10萬美元。沒那麼貴,那我吃死我]。這個說實在的,參在日本,你看我們日本有個戰友,是一位滕先生啊。魏修竹,木蘭知道,魏修竹,還有魏修竹,他姓魏啊,不姓他爹的姓,姓他媽的姓。他爹你看,結果倒插門兒啊。魏修竹,還有魏修竹啊 。頭兩天,春節前我們一位戰友,在日本的非常有品味的很成功的一位我們的妹妹叫騰妹妹吧簡稱,跟魔女特別好。然後呢,就準備在1月20號以前買點日本刺參、買點日本的好鮑魚,送給我們的一些朋友。結果在疫病期間親自坐飛機送到了美國,還參加了華盛頓大遊行。這位戰友,這位戰友真了不得。

我特別感動,就這份情,我七哥當她面兒不能說。是在疫情期間,我唯一一個人摘下口罩,坐那兒吃飯的唯一一個人,也是來自日本這位戰友,沒跟任何人,任何人就遠離,離遠點兒,我們在一個桌吃的。因為在日本她冒著疫情跑來送海參、送鮑魚,不是我吃啊。因為我的鮑魚都是專門特殊管道,一個月只有幾個多了也沒有。很複雜的,這個海參、鮑魚啊你要想真做好,最起碼得兩周時間。拿起碼幾噸的純礦泉水來泡,幾噸的水。用那個水龍頭泡水是不行的,必須礦泉水。泡完以後,擇完再泡,泡完再泡。然後什麼雞腿、鴨腿的,什麼這腿那腿的幾十種肉,就熬那個湯,兩周。一般能用一周現在都不錯了。你像那餐館裡的鮑魚,你千萬別吃,那是弄死你的,你進去點鮑魚就有了,哪兒來的?雙氧水,雙氧水放進去“唰”就給你弄軟了,吃吧,吃死你。這就是現在中國這個沒有信仰以後的可怕。海參更不用說。海參是擇完,拿手擇完,泡、洗、拿水沖完再泡,然後慢慢煮,然後要換火,然後要連著不能斷火地煮。真的很麻煩。現在真的要是一個餐廳,七哥是搞酒店出來的,要一個好鮑魚 ,不像那阿夷鮑魚說讓你吃個一萬美元、兩萬美元吃一個。真正的要是個好鮑魚,真的要是個2萬美元一個,最好的。一般來講都要5000美金,海參送你個500美金到700美金,一般來講收你個兩三百美金。我日本這位朋友永遠是親自去,親自去拿鮑魚、親自去拿海參,然後親自給我,這是我吃的,然後讓咱這個藤先生,這位藤先生,藤妹妹啊還有魔女妹妹找到鮑魚送來了,前天啊,前天我離開的時候在那擺著呢。沒動啊,人家給送回來了,說是不吃啊,說這個你的海參啊不錯啊、鮑魚不錯,但是呢謝謝啦,哎呦,我這第一回鮑魚給送回來,我說咱做了咱吃啊。結果你七嫂說,不行,你的鮑魚就吃你的原來的老管道吧,所以說你看咱日本。你看咱這魔女詐詐呼呼的,她可能詐呼,我在日本我有身份、我有地位,你整個鮑魚、整個海參擱那兒沒人用啊,丟人不丟人啊,丟人!

木蘭說給我親自去抓,你抓的那海參、鮑魚都是不值錢的木蘭。這個鮑魚可了不得,你那玩意兒不值錢。.魔女說我當真了,出力不討好,開玩笑呢,我想說的事情就是,咱們戰友們平常的生活都是很樸實的,都是很樸實的,你像魔女我估計她也沒吃過幾個,她是吃過幾個呀?是不是?我們那位藤妹妹、藤先生,我估計是經常吃,她也能吃幾個呀?誰能吃得起,七哥吃的不花錢,人家花錢估計我也不吃了是吧?太貴了,哇塞,你剛才我吃倆,倆海參、倆鮑魚多少錢啊,是不是啊?不容易呀,七哥太窮了,窮的連飯都吃不起了,只能吃海參和鮑魚了。

我跟你說這玩意兒管不管用啊,我要有一星期歇著不吃海參和鮑魚睡覺睡三四個小時,還累?啊,如果一直連著,我是吃兩星期歇一星期啊,一直吃睡兩個小時是絕對沒問題,喝杯咖啡就過去了,第二天啥事兒沒有。但是要不吃那個一星期,睡四個小時就疲勞就明顯。第二個我可以告訴你,絕對是雙修能力不一樣,絕對是三秒和50分鐘之間的差距,不信你試試。真的,我不是推銷鮑魚的海參呢,但是得好的,你像木蘭她說她去抓去,你抓那玩意兒管啥用啊,那沒用的。抓那東西那鮮的沒用的啊,必須是最好的,這是為啥日本厲害呀,這種刺參這麼小全是刺兒,做完以後這麼大,吃完以後你就感覺腦子,嘣–就覺得有精力,所以說還是那句話,有錢真好,有錢還是挺好的,比窮人好,這一點肯定的啊,這一點肯定了。

好,現在我說完了,都準備好了,各農場委員會啊,各農場各農場!和今天我主要直播是播給所有聯盟委員會成員、各農場,特別是今天各農場從現在開始起,一定把我這段,前邊兒全扯淡的事兒全掐了啊,這個醞釀的就是為了接下來的這個十來分鐘。我想給大家說的是啊,我現在我按上時間十分鐘啊,十分鐘。這個時間別打擾我啊。我要,我昨天經過深思熟慮啊,開始!

編輯整理:

新加坡獅城農場:沉默大媽;倫敦喜莊園:杯酒漸濃&胖丁&萬物歸一;多倫多楓葉農場:OnePunchD;紐約香草山農場:貝貝;奧克蘭伊甸農場:柒號G幣;洛杉磯天使准農場:文琪🌹;法國巴黎七星農場:楓丹白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