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以文革式的手段攻擊德國科學家的正義發聲

作者:天鵝

審核:pv0, Peace Wind

圖片: TheNewYorkTimes

2月22日,中共環球日報發表的文章德物理學家聲稱“武漢實驗室洩露病毒”,德國媒體、學者聲討:學界的“恥辱”!污衊其為“一堆網文紙屑”、學界的“恥辱”。中共的評論文章未加任何科學分析,毫無邏輯地以文革式的口吻攻擊德國科學家羅蘭德·維森丹格的正義發聲。

首先,文章蠻不講理,不討論科學家提出的觀點和論證依據,直接摘選其他媒體的負面評論,以此攻擊科學家,誤導讀者觀點。 (如,“德國媒體、學者、政治家的齊聲聲討,稱之為“一堆網文紙屑”、學界的“恥辱”…德國《世界報》也諷刺說,“這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收藏而不是研究”等)(德國電視二台指出,大多數科學研究都認為新冠病毒來自自然界。)。試問既然你如此看重其他媒體的評論,那為什麼不敢引用GNEWS,班農戰斗室的媒體內容呢?這樣帶著有色眼鏡來批判,毫無公正可言,完全是“愚民”。

第二,歪曲作者結論,給作者套上其他錯誤觀點,以此駁斥作者的文章,赤裸裸的以假治國。其中寫道,“其論文內容更是經不起推敲,他的論點是:人畜共通傳染病的理論作為新冠大流行可能的解釋缺乏合理的科學依據;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上沒有買賣蝙蝠,武漢病毒研究所卻收藏有蝙蝠病原體等,因此他得出​​了’新冠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的結論。在接受德國電視二台採訪時他還信誓旦旦地說,他’99.9%確信’新冠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而我們根據德國Bild及美國National Pulse的報導可以看到,維森丹格的幾個論點為:

1. 直到今天,即中共病毒爆發後的一年多,尚未發現能使蝙蝠傳播中共病毒SARS-CoV-2病原體傳播到人類的中間宿主。因此,人畜共患病理論作為大流行的一種可能解釋沒有充分的科學依據。

2. SARS-CoV-2中共病毒可以與人類細胞受體良好地偶聯並穿透人類細胞。通過與冠狀病毒刺突蛋白的特殊(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相連的特殊細胞受體結合結構域,使之成為可能。這兩種特性以前在冠狀病毒中都是未知的,它們表明中共病毒SARS-CoV-2病原體是非天然來源。

3. 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一個研究小組多年來對冠狀病毒進行了基因操作,目的是使它們對人類更具傳染性,危險性和致命性。科學專家文獻中的許多出版物證明了這一點。

4. 已有文獻記載,甚至在中共病毒大流行爆發之前,武漢市病毒學研究所仍存在重大安全缺陷。

5. 有大量直接跡象表明中共病毒SARS-CoV-2病原體實驗室來源。如,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一位年輕科學家首先被感染;中共當局在第一時間對病毒學研究所進行了相應調查。 2019年10月下半月等。這些論點與環球時報報導的所謂觀點“牛頭不對馬嘴”,再一次揭露出了中共在媒體上一貫的作假。

第三,窮凶極惡,進行人身侮辱。文章中寫道,“該報告遭到來自各方的強烈批評。奧地利物理學家弗洛里安·埃格內在推特上寫道,維森丹格的文稿如此缺乏科學性,這一“研究”簡直是個恥辱。”我們都知道這樣一份長達幾百頁的報告一定是由科學家團隊共同完成的。而中共官媒竟然不經過考證直接照搬其他媒體的結論,進行刊登,攻擊科學家團隊。其囂張程度可見一斑。

第四,不就事論事,將問題引入政治、宗教等其他無關範疇。文章寫道,“維森丹格的理論採用的信息源有德國《焦點》周刊、邪教反華媒體,以及推特文章和YouTube視頻,甚至摘錄了多次發表謠言的印度媒體Great Game India的兩篇文章。”請中共當局正面回應德國科學家報告中的幾項疑問,不要東拉西扯的混淆視聽。請有關負責人站出來走兩步,不要自己躲在幕後,而讓一幫大外宣在外面搖旗吶喊。更不要指望收買一些無名的政治家幫著中共洗地(如,“漢堡的社民黨議員梅蘭妮·萊昂哈德批評說,維森丹格的論文引用的是“陰謀論”內容”),這對揭開病毒真相沒有任何幫助。

中共媒體文革式的宣傳不會有任何作用,不敢面對面的回應中共病毒的科學報告,不敢公佈原始數據,不敢開放獨立調查,這些是中共的死穴。 2021年以毒滅共已經吹響了號角,越來越多有良知的科學家會站出來,在閆博士的報告基礎上揭露中共病毒真相。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將堅持傳播病毒真相,唯真不破,堅持正道主義,CCP你完了!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發布: 法國巴黎七星編輯組

新聞來源:

人民日报钟声:“媒体自由”不应成为假新闻的遮羞布

„Corona kam doch aus einem Labor in Wuhan!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们: https://discord.gg/mM4pXyJJAx 2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