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足球場全面開放 難解國內足球困境

作者:香草山農場 鷹(文言)

環球網2月22日轉載中共新華社報道,體育總局和發改委印發《關于加強社會足球場地對外開放和運營管理的指導意見》,提出到2025年,社會足球場地要全面開放。

《指導意見》要求各地政府利用現有足球場地合理安排時間,廣泛開展足球賽事;要求對社會足球場開展績效評價並獎懲;完善社會足球場配套設施,爲學校青少年提供場地、培訓服務。

2012年習執政後,國內掀起足球熱潮,無論是政策傾斜還是賽事增多,都體現出各級領導對“黨魁看球”的重視。但好景不長,即便屢聘外教,更有軍事化管理,中共國足球非但沒有一舉騰飛,反而成績每況愈下,相比國外足球運動員的健碩肌肉,國內的卻大腹便便、油光滿面,同時“踢假球”的爭議一直不斷。

在2019年國內足球迎來經濟危機,不少俱樂部資金周轉陷入困境,在經曆2020年的病毒疫情後,2021年絕對是足球寒冬——天津泰達瀕臨解約,江蘇蘇甯面臨外教解約、外援出走。2020年的病毒爆發導致足球賽事近乎停辦,門票收入的缺失加劇了球隊投資人和聯賽贊助商的資金壓力。

相比2019賽季和2020賽季三級聯賽,今年的投入更是遭斷崖式下滑,無論是中乙、中甲或中超,俱樂部平均投入降幅達五成,個別俱樂部最低投入僅爲最高球隊投入的5%;中乙投入降至500萬級別、中甲投入降至5000萬級別、中超降至2億級別,在此現狀下,廣告效益被剝奪、賽事場次的不確定性都嚴重影響了投資人的注資意願。

除了資金上的短缺外,國內足球面臨的最重要問題是優秀球員的短缺,除了本土球員技術欠缺,青黃不接已使得足球出現了代差。雖然2015年《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頒布,引領了校園足球的發展,青訓結構緩慢成型,但5年多的時間內,僅僅提供入籍球員6人。

影響足球訓練的因素一是場地匮乏,在中共大力發展房地産的十幾年間,高樓聳立,但無論是社區活動場地以及公共球場都被嚴重壓擠;二是足球場地被濫用,如貴州都勻市2020年9月新完工的13個足球場地被定期挪用爲趕集場地;第三個因素是配套設施老舊,這打擊了民間足球運動的熱情。

最影響國內足球乃至整個體育界的弊端是中共的思想管控,足球界乃至體育界都是沿用中共的“任人唯親”政策,讓一堆毫無體育精神、不懂體育的閑人管理專業體育人士,無異于紙上談兵。除了機構冗雜、思想老舊外,中共對運動員的思想鉗制更是耗費了無數運動員的熱情和精力,例如郎平也是在屏蔽黨支部後,才得以讓女排再次煥發活力。

中共將體育工作化、政治化的行徑使得國內體育界成了隨意扭捏的煽情工具,忽悠底層民衆的子女爲其名聲、形象奉獻,而在退役後卻又一腳踢開。人才的培育更是成了結黨營私和踢假球牟利的手段,逆淘汰的用人機制使得14億的龐大人口中願意配合中共沆瀣一氣的體育健兒越來越少。所以即便社會公共足球場開放,只要還有中國共産黨,只有還有黨支部,國內足球和體育界都只會停滯不前,甚至開曆史倒車。

新聞來源:
兩部委:2025年社會足球場地全面開放
https://china.huanqiu.com/article/422RVuipdkC
投資遇冷&生存堪憂,2021年中國足球不一樣的危局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92353004745009438&wfr=spider&for=pc
國足利好消息!社會足球場即將全面開放,這樣真能救中國足球嗎?
https://new.qq.com/rain/a/20210222A0DX8M00
“缺錢”不是中國足球真正危機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92433516921285297&wfr=spider&for=pc


責任編輯:加拿大溫哥華圓成農場 比卡丘
校對: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錦
發布:美國紐約香草山農場 海闊天空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