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寄語】中共你的末日到了 捷克紅衣主教稱「中共生物武器」(2)

蒐集:po/撰文:歲月如歌/封面插圖:文粵

史蒂文•奎伊博士證實博士論文的真實性

美國科學家史蒂文•奎伊博士1月29日,發表長達193頁的重要報告《中共病毒來源之貝葉斯分析》(Bayesian Analysis of SARS-CoV-2 Origin),該報告綜合了目前關於CCP病毒來源的所有可信證據,用貝葉斯條件概率估算出病毒來自實驗室的概率為99.8%。奎伊博士精確度99.8%,嚴謹嗎?中共駐德國大使館能說出個具體的實例,具體的數據嗎?沒有,誰嚴謹呢? WHO在中共國所謂的病毒根源調查,後來改口變成了研究,都幹了些什麼事情呢?被日本譽為最強傳說的日本東京電視台2020年02月03日播出,WHO去武漢海鮮市場調查一小時左右就完成了,參觀中共所謂的抗疫成就展卻用了兩個多小時。這家電視台『大地震』,『申奧成功』,『天皇退位』都不發緊急新聞的平台,卻對WHO在中共國的研究發出緊急新聞,可見在日本東京電視台來說這個比地震還重要。請問中共國駐德國大使館,WHO是去中共國參觀你國的抗疫成就展覽還是去研究病毒的呢?

WHO進入實驗室調查用了三個小時,根據閆麗夢博士自己的親身經歷介紹,進入p3實驗室做準備工作,洗澡換衣服做防護,穿防護服等至少需要15~20分鐘,出來也要這麼多時間消毒脫防護服等,WHO進去前有洗澡換衣服做防護穿防護服嗎?每個人都進去三個小時夠嗎?三個小時光做準備的時間都不夠,怎麼調查研究呢?然後WHO得出了驚世的結論,嚴謹嗎?史蒂文•奎伊博士對WHO病毒調查小組組長安巴雷克的一封信表示了他作為一個專業的科學家對WHO草率的結果表示震驚。 「當我在世衛組織關於此次疫情來源的訪談中讀到您將實驗室事故或實驗室誘發感染(LAI)發生的頻率描述為罕見時,我感到很驚訝,而更驚訝的是,您用此類數據排除了新冠病毒(SARS-CoV-2)大流行是實驗室起源。」這件事中共駐德國大使館對WHO的草率,不但沒有不滿也沒有憤慨。而是把WHO的結論作為擋箭牌。中共國拒絕提供2019年12月早期疫情當中的174個病例的未經處理原始數據,恰恰說明了什麼呢?

2021219日世衛顧問Jamie Metzl他是世界著名的基因學專家,對亞洲十分了解。他是世衛組織的顧問,也是親近美國總統拜登人士,他從一開始就認為新冠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洩露。這次世衛調查團的令人震驚的中國之行使他更加堅信病毒來自實驗室,理由是:

1)如果病毒傳染,那病原地應該在蝙蝠出沒的中國熱帶地區,而不是爆發在離蝙蝠等動物十分遙遠的武漢。

2)中共第一時間刪除了有關實驗室的所有數據,關押試圖向外界傳播真相的公民記者。中共為什麼怕事情被傳出去,而不是怕老百姓得不到救治。

3)2012年,雲南六名礦工患有類似病毒感染的疾病,三人死亡。 2013年,武漢病毒實驗室將病毒帶回實驗室,進行基因增進功能研究,即給病毒增加冠狀病毒進入人體細胞的功能,所以新冠的S蛋白能輕易侵入人體細胞。

4)可能是是研究人員被感染,或者實驗室沒有合適地處理垃圾。

2021年2月16日捷克城市媒體網絡(cz.citymedia.network)布拉格生活雜誌(PragueLife)報導,捷克紅衣主教日的多米尼克·杜卡(Dominik Duka),在佈道中稱冠狀病毒為“中共生物武器”。杜卡說: “這冠狀病毒的情況使基督徒想起了我們最擔心的事。 我們最關注的是死亡人數……在這種情況下,最嚴重的是中共病毒,一種生物武器洩漏。全世界所有的軍事專家都對此深信不疑,他們要么太怕不敢說出來,要么就是根本不被允許……對於基督徒來說,與以前一樣。 我們必須越過死亡的門欄。就像出生後被母親懷抱一樣,我們最終將歸於上帝的懷抱”。杜卡在捷克是羅馬天主教會司鐸級樞機、道明會會士及現任布拉格總教區的樞機主教。政商兩界絕對最頂級的人物,還是捷克總統的鐵哥們,這樣身份地位的人站出來說CCP病毒就是生化武器,沒有真憑實據能隨便說嗎?能像你中共國那樣上百年瞪眼說瞎話嗎?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鏈接

法廣網報導:世衛顧問:實驗室洩露並非是陰謀論

史蒂文奎伊博士的新研究得出結論,SARS-CoV-2來自實驗室

捷克紅衣主教稱冠狀病毒為“中共生物武器”

【未完-待續】

【戰友寄語】中共你的末日到了

【戰友寄語】中共你的末日到了-中共駁斥《圖片報》炒作陰謀論(1)

審稿:卡西歐/上傳:文粵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