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名辦校”催生學區房 樓市監管形同虛設

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鷹(文言)

澎湃網2月23日轉載“半月談”微信公號消息,近年來“挂牌辦校”頻發,一些地産商利用名校合作辦學名義誘使家長買房入學,這一行徑加劇了家長的經濟負擔。

一方面,名校招牌被用作“售樓”牌照。文章中提及西南某省會城市,14年至今各類聯合辦學學校多達200所,此類學校除名稱與名校一致或相似外,教學資源配套設施等迥異。福建一所北大附屬實驗學校實爲福建某集團與北大青鳥合作,前者雖支付了冠名和管理費,但後者卻未有指導資源投入;重慶部分公辦中小學名校與開發商合作,校方提供師資管理、品牌,開發商負責硬件配套,但在後續入學中卻以“業主優先入校”變相助漲房價。

另一方面,冠名學校帶動了高收費。憑借名校品牌加持,冠名挂牌學校收費高昂,重慶、福州等地此類高校收費從3萬/年至10萬/年不等,2020年福建公辦高中收費約3000(課本費、實踐活動費、夥食費等另計);與開放商合作辦學的高校則迫使學生家長搶購高價學位房,或爭搶10萬余元擇校費名額;名校冠名高校進駐吸取優質生源的同時,也壓榨了當地民辦學校的生存空間,這種內卷化現象只會催生高價學費、高價學區房等社會不良風氣。

各地針對該亂象紛紛采取了措施,如重慶2019年出台政策嚴禁公辦中小學新參與舉辦民辦學校;貴陽出台政策嚴禁“貼牌”辦校,公辦學校(幼兒園)在嚴格審批下方可開辦分校;長沙2020年叫停公辦學校托管民辦學校審批,並限定優質學校集團化規模在10所內。但此類政策“治標不治本”,在房市嚴加管控的前提下,地方政府爲爭奪外資進駐或陽奉陰違地提高房價等利益驅使下,合作辦學仍會屢禁不止;但挂牌辦學程序門檻地提高勢必導致分校“物以稀爲貴”的局面,審批難度也會被輾轉提高學生家長的金錢門檻。

綜上,“冠名辦學”這一噱頭引發熱議,現階段無法完全避免冠名辦校被用作惡意炒房,成爲官商勾結的牟利手段,同時生源爭奪和高價收費等勢必增大當地的義務教育經濟負擔。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參考鏈接:
警惕“冠名辦校”:有地方現房企參與辦校,業主可優先入讀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1426371
福州2020年春季中小學收費情況表
http://fz.bendibao.com/edu/202041/53628.shtm


責任編輯: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錦
編輯/校對:華盛頓DC農場 光之子(沙加)
發布:紐約香草山農場 孤獨的小生(文留)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