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克·蓬佩奧發新聞 中共病毒來自“武毒所”

新聞來源:WSJ 《華爾街日報》|作者:Mike Pompeo and Miles Yu|發佈時間:2021年2月23日
翻譯/簡評:wenwu

圖片來自推特

簡評:

在各大主流媒體開始轉向抨擊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 對言論審查的制裁的背景下。美國前國務卿邁克·蓬佩奧於1小時前在他的推特上發佈推文,其內容大概如下:中共政府必須出來澄清中共病毒。否則還會有數百萬人可能因為沒有中共政府的答案和透明度而喪失。在推文後面附一篇來自《華盛頓日報》以蓬佩奧本人為作者的最新新聞。

蓬佩奧作為西點軍校的代表人物,其在含有經濟新聞的網站寫這篇新聞,在軍界和華爾街絕對是一個強烈的信號!它可能意味著美國軍方將首先和華爾街達成一致,共同對中共政府追究中共病毒對全人類帶來的傷害與索賠。這都將歸功於我們爆料革命的閆麗夢女科學家,是她不顧一切地為全人類帶來了中共病毒的真相和解決這次人類生存危機的方法!

今年郭文貴先生領導的爆料革命號召「以毒滅共」。因為全人類都由於中共政府讓中共病毒從武漢傳播到了全世界而受到損害,並且還封鎖了病毒消息,這是導致世界變成如此危險情況的源頭。而只有全球的滅共趨勢的到來,才會改變全人類的生命受到中共病毒威脅的局面,改變這讓人絕望的未來。

值得一提的是,自拜登參與G7峰會後的主流媒體開始取悅美國前總統川普的支持者。另外,我們更可以去相信,美國前國務卿邁克·蓬佩奧手裡應該握有著中共病毒是生物武器的依據!

原文翻譯:

中共政府痴迷於病毒,但不痴迷於生物安全。我們為中共的失誤付出了高昂的代價

中國共產黨痴迷於病毒。其科學家們聲稱在十多年內發現了近2000種新病毒,這是在過去的200年里所有國家的總和。更令人不安的是該黨在其安全方面的疏忽。這次自武漢傳播的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證明瞭世界健康的成本和風險是巨大的。這種情況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如果北京未能維護全球生物安全標準,包括基本的透明度要求,世界必須追究中國共產黨的責任,並懲罰中共。

這種渎職行爲的最新例子正在我們周圍發生。該病毒來自武漢的證據是巨大的,盡管主要是間接的,但是大多數迹象表明武漢病毒研究所(WIV)是新冠病毒的來源。在美國,現在注意到這媒體是廣泛的和兩黨的。拜登政府表示,它“深切關注”世界衛生組織對疫情早期的調查,特別是北京對調查人員工作的幹預。

長期以來,世界都知道WIV對全球健康構成巨大風險。2018年國務院兩條電報警告其生物安全問題。他們甚至預測,由WIV科學家鑒定的SARS-CoV-2的ACE2受體將促進人際傳播。時任WIV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主任袁志明警告说 : “ 生物安全實驗室是一把雙刃劍:它可以用于造福人類,但也可以帶來災難 。 ”他列舉了中國生物實驗室普遍存在的不足,包括缺乏“操作技術支持、專業指導”和“不同保護區的安全要求和微生物動物和設備接種的可行標准”。

中共國公眾注意到了這一點,一些博主聲稱WIV攜帶病毒的動物被作為寵物出售。他們甚至可能出現在當地的海鮮市場。武漢疫情爆發後,一位失蹤的博主要求一名WIV研究人員公開辯論實驗室的生物安全實踐。這個提議被忽視了。

中共政府有認真對待生物安全的道德和法律義務,特別是考慮到WIV正在開展的研究。2015年,WIV的博士。石正麗合著了一篇題爲《一個類SARS蝙蝠冠狀病毒群顯示人類感染的可能性》的文章,她在文章中承認她的團隊從馬蹄蝠中設計了“嵌合體”和“混合”病毒。在2019年一篇題爲“中共國蝙蝠冠狀病毒”的文章中,她和她的合著者警告說:“未來類SARS或MERS冠狀病毒爆發極有可能來自蝙蝠,這種情況在中共國發生的可能性越來越大。”當時,WIV收集了數萬個蝙蝠病毒樣本和實驗動物。

中共國抵制了WIV的國際監督。該實驗室是在法國援助下建造的,但中共國廢除了允許法國科學家參與那裏基本研究的承諾。然後,中共國通過自己的機構將WIV認證爲唯一的四級設施,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迅速批准它處理世界上一些最危險的病毒。2016年,中共國科技部完成了對中國75個生物研究實驗室的全面安全管理調查,發現WIV在質量方面甚至沒有進入前20名。

中共國人民解放軍(解放軍)已承認開發生物武器。2011年,中共國向國際生化武器公約審議大會通報稱,其軍事專家正在致力於「人造病原體的創造」、「基因組學為病原體轉化奠定基礎」、「特定人群的遺傳標記」和「有針對性的藥物輸送技術,使病原體更容易傳播」。2015年解放軍的一項研究將2003年SARS冠狀病毒的爆發視為外國軍隊發射的「當代基因武器」。2021年1月,國務院證實,2019年秋季,WIV神秘患病,WIV與解放軍一起進行秘密生物武器研究。

中共國生物實驗室的疏忽,特別是WIV,非常危險,以至於在武漢疫情爆發後不久,解放軍派遣了一名將軍接管了該設施。習近平在疫情問題上的第一次講話,強調了中共國生物物資管理和生物安全體系的「短板」和「漏洞」的「經驗教訓」。他要求將「新的生物安全法」作為「國家安全體系」的一部分。

中國共産黨的魯莽已經讓世界付出了太多的代價,它的混淆保證這不會是最後一次這樣的悲劇。它下令銷毀從最早患者那裏收集的病毒樣本。它禁止發布關鍵數據。它讓記者、醫生和科學家保持沈默。它阻礙了世衛組織的調查。中共政府不希望世界知道中共病毒的真正起源及其嚴重的生物安全漏洞。

中共政府必須改變方向。它必須對其生物安全系統持開放態度,糾正其錯誤並遏制其危險野心。世界各地的生活和生計岌岌可危。我們都有責任讓中國共產黨在中共病毒的問題上完全負責!

蓬佩奧先生曾擔任美國國務卿(2018-21年)和中央情報局局長(2017-18年)。余茂春先生擔任蓬佩奧部長的主要中國政策和規劃顧問。兩人都是哈德遜研究所的研究員。

🔗原文鏈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