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輔警與7名中共官員有染被判13年,公權力站台貪官盡顯齷蹉下流

作者:悉尼澳喜農場一碗蘭州(文遠)

近日,江蘇省灌南縣人民法院的一份判決書引起網友熱議,判決書內容顯示,1994年出生的被告人許某在2014年3月至2019年4月任輔警期間,與多人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其中7人為中共官員),許某以懷孕補償、家人鬧事、曝光關係、分手補償、購房等理由向多名被害人所要款項共計372.6萬元,法院判處被告人許某有期徒刑13年,罰款人民幣500萬元,追繳違法所得300餘萬元。

(被告人許某)

3月11日,張新年律師在微博上轉發該案判決書並提出質疑,兩三分鐘後接到江蘇省連雲港市網警的電話,連雲港官方要求張律師刪除帖文。

隨後,原本已在最高法院裁判文書網上公開的此案判決書被刪除。江蘇省灌南縣人民法院於12日回應稱,因被告許某提出上訴,一審判決書暫未生效,故按照相關規定予以撤回。當初所謂“未生效的”的判決書能夠上傳到裁判文書網公開,案件受到大眾關注後又以“未生效”為由撤回,如此隨意且前後矛盾的行為令人生疑。

(江蘇省灌南縣人民法院關於判決書撤回的聲明)

即便裁判文書網已將判決書刪除,但內容早已在網絡上傳開。案情讓網友驚嘆:“小縣城中的派出所所長如此有錢。”有網友吐槽:“半個縣的公家人,睡了人家一個小姑娘,最後都成了受害人。合起夥來把人家小姑娘送進去判了重刑。”

判決書中稱“被告人許某同時或者不間斷的與多名公職人員發生不正當男女關係”,此處被認為是“多人運動”,中共官員的荒淫糜爛可見一斑。

根據案情分析,事實更像是“老司機”們花錢包養、玩弄初入社會的女輔警致其數次墮胎,家人鬧事後當事人出錢擺平。

(人物時間順序整理圖)

2014年女輔警許某僅19周歲,與單位領導孫所長發生關係時間長達11個月,期間與另一派出所所長發生關係4個月。間隔一年零一個月後,2016年3月開始與派出所劉所長在一起保持關係3個月,劉所長後升任副局長。 2016年6月起同時與公安局寇局長和婦幼保健院工會陳主席在一起,接著是小學關校長。 2017年2月與林某(未透露職業)在一起8個月,期間與衛生院蘭院長、衛生院藥庫職員許某保持男女關係各兩個月。 2018年3月起與公安局劉副局長(原劉所長)在一起達14個月。與劉副局長分開一個月後,女輔警因涉嫌敲詐勒索罪被刑事拘留。

是敲詐還是包養?或是被“潛規則”后索要賠償?為何只判女輔警有罪而不提男當事人?網友質疑之下,中共灌雲縣委宣傳部3月12日發布消息回應:“經與紀檢監察部門核實,我縣涉案的7名公職人員已於2019年底分別受到撤銷黨內職務、行政撤職等黨政紀處分。”

女輔警被判入獄13年,罰款500萬,而7名公職人員僅僅黨政紀處分,對於他們動輒幾十萬上百萬的費用來源絲毫不問。貪污腐敗養小三無罪,小三要錢卻被重罰,面對荒唐、詭譎的案情,網友們直呼“活久見”。

網友評論:

“幾個大男人把人家姑娘肚子搞大,女孩家里人鬧事索賠成了敲詐?帶壞人家姑娘還理直氣壯想白嫖?”

“如此龐大的涉案金額,是否合法渠道獲得?與該女輔警發生性關係的公職人員是否已婚?中國裁判文書網為何找不到判決書了?是否存在案中案,是否有包庇?”

“多少無腦人士在各打50大板,請問他們之間的權利,勢力可能是對等的嗎?睜開眼看看判決結果……我倒是更相信合謀構陷。”

“不再擔任職務的話應該還是公職人員,那麼這麼多錢怎麼來的?”

“一幫蛀蟲就這麼點懲罰,對得起’人民公僕’這四個字嗎?”

“一大幫西門慶把潘金蓮給告了。”

(網上一神評論:一大幫西門慶把潘金蓮給告了)

牆內部分媒體對此事的報導重點放在女輔警如何利用美色設局斂財,淡化或忽視涉案男性的共產黨官員身份及他們的不合理支付能力,有文章甚至聲稱面對如此誘惑任何一個正常男人都無法倖免,將責任全部推到女輔警身上,而將那些混跡官場多年的男性官員描繪成被人設計陷害、遭受敲詐的受害者。

是誰主導了此案判決?想要通過司法實踐傳遞什麼樣的價值觀?

本案並非所謂“被害人”起訴被告女輔警的自訴案件,而是江蘇省灌南縣人民檢察院提起的公訴案件。所謂公訴案件,簡單說就是由檢察機關代表國家提起訴訟的案件。公訴是人民檢察院代表國家行使的一項訴訟權利,通常稱為”公權”。

自訴案件與公訴案件的主要不同有:

(一)案件來源不同。公訴案件是由國家公訴機關即人民檢察院提起的;而自訴案件是由被犯罪行為侵害的公民、個人或者他的法定代理人、監護人、近親屬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的。

(二)犯罪性質和危害程度不同。公訴案件中犯罪行為的性質一般來說比較嚴重,對社會的危害性較大,案件一經起訴人民法院必須依法進行審判;而自訴案件犯罪行為的性質多數不甚嚴重,對社會的危害性比較小,自訴人在判決宣告前可以同被告人自行和解或撤回自訴,輕微刑事案件可以進行調解。

(三)審查程序不同。簡單講就是對於公訴案件,法院基本都會開庭審理;而對於自訴案件,則可能經兩次審查後因不符合開庭條件而駁回原告的起訴,不予開庭審理。

(四)當事人的訴訟地位不同。自訴案件中的被害人是自訴人,居原告地位,而公訴案件中公訴機關(人民檢察院)居原告地位,被害人則處於證人地位。

(五)舉證責任不同。自訴案件的舉證責任規定為完全由自訴人承擔,公訴案件的舉證責任完全由公訴機關承擔。

總結本案背景,是由江蘇省灌南縣官方出馬,認定女輔警許某有“較大危害性”前提下,由當地公安機關負責調查舉證,“被害人”們作為證人,法院配合走過場的“官告民”案件。

難怪女輔警被判的如此之重,這分明就是官家針對民女下黑手,公安、衛生、教育部門的官員都牽扯其中,他們玩弄女性,只想白嫖而不想負任何責任,更不許對方反抗或有過多要求,否則就動用公權力打擊報復,毀掉她的人生。

中共的無恥、齷蹉一次次刷新人們的認知,他們執政於中國是所有中國人的悲哀和恥辱,唯有盡己所能傳播真相,喚醒同胞,滅掉惡黨,才能讓中國重回世界文明之列,中國人才能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附:被中國裁判文書網刪除的判決書】

江蘇省灌南縣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20)蘇0724刑初166號

被告人許艷,女,1994年10月14日出生於江蘇省灌雲縣,回族,大專文化,原系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輔警,住江蘇省灌雲縣。

因涉嫌犯敲詐勒索罪,於2019年6月19日被灌南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6日被逮捕。現羈押於連雲港市看守所。

辯護人李鬆平,江甦法哲律師事務所律師。

江蘇省灌南縣人民檢察院以灌檢訴刑訴〔2020〕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許艷犯敲詐勒索罪,於2020年1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訴。經連雲港市中級人民法院指定管轄,本院於2020年4月24日立案受理後,依法組成合議庭,於2020年12月17日不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

江蘇省灌南縣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陳中敬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許艷及其辯護人李鬆平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2014年3月至2019年4月期間,被告人許艷同時或者不間斷的與多名公職人員發生不正當男女關係,後以自己家人找被害人鬧事、買某、懷孕、分手補償等為由,抓住公職人員害怕曝光後影響工作、家庭、名譽的心理,先後敲詐9人共計人民幣372.6萬元。

公訴機關為證實上述指控的犯罪事實,當庭出示宣讀了被告人供述和辯解、被害人陳述、證人證言、書證等證據材料。認為被告人許豔的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之規定,應當以敲詐勒索罪追究刑事責任,提請本院依法判處。被告人許艷承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並自願認罪認罰,同時認為其是自首。其辯護人發表了被告人許艷具有自首、認罪認罰,可以從輕處罰的辯護意見。

經審理查明,2014年3月至2019年4月,被告人許艷同時或者不間斷的與多名公職人員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後以自己家人得知後要找被害人鬧事以及自己購房、懷孕、分手補償等為由,抓住公職人員害怕曝光後影響工作、家庭、名譽的心理,先后索要被害人孫某、朱某乙、寇某、陳某甲、關某甲、蘭某乙、徐某甲、林某、劉某乙等人共計人民幣372.6萬元,具體犯罪事實分述如下:

1、2014年3月至2015年1月,被告人許艷與時任灌雲縣公安局南崗派出所所長孫某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後許艷謊稱其母親李某甲知道其懷孕欲找孫某討要說法、懷孕補償、分手補償等為由,先後三次向孫某索要人民幣100萬元;

2、2014年5月至8月,被告人許艷與時任灌雲縣侍莊派出所所長朱某乙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後以懷孕其家人知道欲找朱某乙鬧事為由,向朱某乙索要人民幣10萬元;

3.、2016年6月至2016年8月,被告人許艷與時任灌雲縣公安局副局長寇某發生不正當男女關係,後以懷孕其母親欲找寇某鬧事為由,向寇某索要人民幣20萬元;

4、2016年6月至7月,被告人許艷與灌雲縣婦幼保健院工會主席陳某甲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後以懷孕補償為由,向陳某甲索要人民幣10.8萬元;

5、2016年9月至12月,被告人許艷與時任灌雲縣四隊鎮中心小學校長關某甲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後以丁某(另案處理)檢舉揭發關某甲生活作風以及其懷孕、其母欲找關某甲鬧事為由,向關某甲索要人民幣45萬元;

6.、2017年5月至6月,被告人許艷與時任灌雲縣陡溝衛生院副院長蘭某乙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後以把兩人關係告訴蘭某乙老婆、到蘭某乙辦公室鬧事等為由,向蘭某乙索要人民幣15萬元;

7、2017年7月至8月,被告人許艷與時任灌雲縣陡溝鎮衛生院藥庫工作人員徐某甲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後以把兩人關係告訴徐某甲妻子、揚言到學校找徐某甲兒子鬧事為由,向徐某甲索要人民幣29.8萬元;

8、2017年2月至9月,被告人許艷與林某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後以購房交首付為由,向某索要人民幣14萬元;

9、2016年3月至2016年5月,被告人許艷與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路南派出所所長劉某乙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後以其母親知道自己懷孕欲到劉某乙單位鬧事為由,向劉某乙索要人民幣20萬元後,雙方不再聯繫;

2018年3月至2019年4月,許艷再次與時任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長劉某乙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後以購房交首付、懷孕流產補償、分手補償為由,向劉某乙索要人民幣共計108萬元。

案發後,被告人許艷主動交代贓款人民幣50萬元藏匿地點,現已被扣押。

上述事實,被告人許艷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並有被害人孫某、朱某乙、寇某、陳某甲、關某甲、蘭某乙、徐某甲、林某、劉某乙陳述,證人祝某、胡某、徐某乙、李某乙、韓某、許某、陳某乙、陳某丙、丁某、李某甲、關某乙、關某丙、陳某丁、胡某、蘭某甲、王某甲、喬某、徐某丁、徐某丙、高某、周某、霍某、董某、彭某、王某乙、楊某、李某丙、王某丙證言,書證許艷銀行流水、被害人孫某銀行流水、存款記錄、韓某轉賬記錄、微信保證書、住宿信息、關某甲轉賬記錄、徐某丁提款記錄、劉某乙與劉某甲民轉賬記錄,灌南縣公安局出具的發破案經過及抓獲經過、情況說明、戶籍信息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本院認為,被告人許艷以非法佔有為目的,使用威脅或者要挾的方法,多次勒索他人財物達人民幣372.6萬元,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敲詐勒索罪。

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許艷犯敲詐勒索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人許艷歸案後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坦白,依法可以從輕處罰;其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願意接受處罰,並退出部分違法所得,依法可以從寬處理。

對被告人許艷及其辯護人發表的被告人許艷具有自首情節的辯解和辯護意見,經查該辯解和辯護意見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採納;但被告人許艷具有坦白和認罪認罰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和從寬處理,本院予以採納。

據此,為了維護社會治安管理秩序,保護公私財產權利不受侵犯,打擊刑事犯罪,根據本案被告人許艷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於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敲詐勒索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許艷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500萬元(罰金限於從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一個月內向本院一次性繳納。)(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6月19日起至2032年6月18日止)。

二、追繳被告人許艷違法所得人民幣372.6萬元(包括已退出的人民幣50萬元)。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蘇省連雲港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兩份。

審判長張海峰
人民陪審員凌敏
人民陪審員宋蘭玲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孫騰飛
書記員周婷婷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GNews無關)

參考鏈接:
百度百科公訴案件

人民網連雲港灌南法院回應撤回“女輔警敲詐案”刑事判決書:尚未生效

大紀元轉發女輔警與官員淫亂判決書警方施壓刪帖

網易鄭州報業正觀新聞90後女輔警5年“性敲詐”372萬牽出公安局副局長

責任編輯:華盛頓DC農場 光之子(沙加)
編輯/校對:美國紐約香草山農場 七哩香
發布:台灣寶島農場 Cute panda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