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1年3月2日文貴先生直播視頻

1
真夠亮的,我現在回來戴個眼鏡看一下。有點兒黑呀、太黑,稍微加點兒亮。兄弟姐妹好啊,兄弟姐妹好,來了嘛,有人嗎?九百多個人了?對對對,兄弟姐妹好,兄弟姐妹好!3月2號文貴亂聊直播、亂聊直播。兄弟姐妹好!今天這個是你看我剛回家,摘下口罩洗了洗手就站在這兒了。因為一天、今天下午都是跟律師開會,一直就戴著口罩,中間去一次洗手間,悶的這臉你看看啊,哎呦這家夥!這共產黨病毒實在是太害人了。現在你們看到的IPAD上看到的這個效果,幾乎百分之九十五是我本人,今天我看的百分之九十五是我本人。這個大家記住我喜歡這個啊,這個百分之九十五啊、包括這後面旗子的顏色、屋裏的感覺,基本上都是。

兄弟姐妹好!很多戰友們從昨天到現在,都發來很多這樣那樣的信息。這個讓我感到非常非常意外的事情——很多戰友們竟然給我發信息,就說昨天公告以後、特別是G-TV公告以後,很多戰友發信息:七哥,我們家人商量了,不管如何就是把這個股份給你,我們也去滅共;不管共產黨怎麽威脅、怎麽嚇唬,我們就要跟你滅共;當時投資G-TV的目的是滅共,不僅是賺錢。幾乎到現在為止,我沒收到一個人說:“七哥,我要退錢;七哥,我怕共產黨的威脅。”而所有的這些人都說:“七哥,我們不會怕他們威脅,雖然知道很多戰友被消失、被威脅、有生命的危險。”就連咱們國內的戰友給我打電話說:“七哥,我們現在就寧可一家人就抱起來跳樓也不會妥協,但你千萬不要給我們退款。你要給我們退款會導致我們全家真的會自殺,或者被共產黨把我們給殺掉。”其中有戰友就是被這個九指妖給騙了、寫遺書的,寫完遺書以後說“這個共產黨的騷擾就不一樣了”。他是真正的感受到九指妖在國內跟共產黨的合作的力量有多大了。所以這個戰友說:“七哥,任何情況下不要給我退款,你退款就把我害死了。”另外,很多戰友越是在這種情況下,“七哥,甭說你給我們升級了。降級、就再承擔更多的風險,我們初衷不變——我們是滅共,投G-TV的根本是滅共!”

兄弟姐妹們,真的感動啊!七哥值啊,七哥真的是值了!就有你們這些戰友、有你們這樣的勇氣和正義和決心,如果中國人過去這七十年、這幾十億人口死的、活的,哪怕有萬分之一、千萬分之一,中華民族、中國不會讓共產黨強奸這七八十年、欺騙了七八十年、蹂躪了七八十年。讓我們天天被它洗腦——爹親娘親不如黨親、一切還都是黨的、一切都聽黨的。這種荒唐的悲劇如果有你們,就不會發生到今天。七哥為你們而戰真的值得!我們都是草根,我們都是窮人。可以說到現在,咱們這裏面真的戰友們、或者聽我直播的,沒有不是窮人的。那麽在一次次事件考驗面前,我看到了多少人真正的這種勇氣和這種無私。我們某個戰友給我發信息:我母親讓我告訴你,絕對相信你,一切都聽你的,我們就是要滅共,你說咋辦就咋辦。

另外我們某個戰友說,我們家裏邊兒的錢一直在他賬上擱著,自從轉出來之後就是要投資到G-TV和爆料革命,那幾億美元也準備投給的,你什麽時候說投就什麽時候投,只要滅共。所以G-TV它的使命是來滅共來的,G-TV第一個使命它必須滅共。所以因為我們滅共,別人就想把我們給關閉掉。別人查我們、罰我們錢都是小事兒,就是不讓你成為滅共的平臺——這是根本。我感動的是我們戰友看清本質,沒有在自己的私人投資和自己的金錢利益面前失去自我、失去我們的目標。別人調查你都是假,我們戰友們知道我們有什麽經濟犯罪啊,我們能有什麽經濟犯罪啊?我們願意有FBI、歡迎FBI、國土安全部對我們一切的調查。所有我們每分錢都經得起調查,我們被共產黨調查了五年、一萬二千個警察,我們都沒有犯罪。我們跑到美國來犯罪,我們傻啊?我們拿啥本錢來犯罪啊?但是我們願意接受人家調查。

我們不像那九指妖、陳其生、PJ潘、魏修竹這幫騙子,那是真騙啊!她是真正的既不出革命、既不為革命出血,也不為革命出力。她是利用爆料革命和滅共的理由,她是真心的幫助共產黨、殘害我們戰友們。她當然怕被查了,我們怕什麽呀?那麽SEC對我們的調查是基於采信了所謂的豆豆兒、和一些虛假的指控和證據,所以這對我們是不公平的。咱不能說現在沒證據、確鑿的證據,它被背後的所謂政治力量操控,但是我們有理由懷疑這不正常。但是我們不能讓這調查把我們餓死啊,我們不能讓它因為調查把我們這個平臺給關掉啊。昨天我聽說這個魏修竹、還有陳其生那個王八蛋說,咱們這個爆料革命的G-TV平臺工程師不超過三人。我R你八輩兒祖宗!龜頭洋、陳其生,魏修竹。我們的戰友有多少?戰友就一百多名,我們加上其他員工一百多名、二百多人,將近二百六十多人在工作。我在這裏說謊嗎?我對著視頻我敢說謊嗎?有點兒悶的慌,我得開一下窗戶。哎呀今天戴口罩戴一天,這家夥悶的。

2
那麽咱們這些員工,他得發工資、他得運行。再一個GTV平臺,GTV平臺值不值錢?去年四月份值多少錢?現在值多少錢?大家很明白,最權威的美國兩個組織、包括耶魯給我們評估的結果,在當時私募的時候他認為是18億到26億美元。當時是18到26億美元,我們募資訂價格是20億美元,不是高了、是低了。那現在值多少錢?現在值多少錢?這就是為什麽這個調查不正常。他沒有一樣能證明我們違規、違法的地方,你調查我們十幾個月那不就是要把我們餓死嗎?但是,我們能被餓死嗎?當然不能。

所以說全世界沒有一個投資的平臺,共產黨,論是中國的什麽銀行、還是共產黨的什麽證券、還是什麽民生、什麽匯豐、包括香港的幾家機構、包括什麽螞蟻金服、包括所謂的海航。你拿進去的錢有機會拿回來嗎?永遠不可能,從來沒有過。我們這讓大家有機會拿回去,多好啊?然後你再選擇,你願意投你就投,不願意投就不投。具體怎麽投,怎麽弄?完全是全新的。

當昨天我公布那一刻起,這1300把椅子。這些王八蛋、陳其生就是龜頭洋還有Sara說,他有3100把椅子,這孫子有多壞、多Low啊!我們少說一把椅子、多說一把椅子都是犯罪,就是她根本沒有法律概念,這幫孫子跟共產黨一個德性、操性勁、Low到極點、爛到極點。這1300把椅子是美國紐約,查咱的叫SEC證監會的、公司核實過的,給大家發的股票、發的椅子,那能假嗎?這次1300把椅子把錢給你退回去以後,上次私募的事情結束了。沒人任何法律延續性、沒有任何所謂椅子,一切結束。

但是戰友們因為這個被退掉椅子失去投資機會,很多戰友從昨天到今天都要說要去SEC去抗議去、要起訴SEC。戰友們,這是你個人的權利。你有任何權利,比如說你失去了投資以後,這把椅子你受到了損失、損害;還有一個因為這個在國內被喝茶、被警察抓、被虐待、被傷害,都有一個最好的,你可以采取。我們GTV、包括文貴沒權力阻止你,有任何這樣的去追究這些人應該負的權利和責任、和追償自己的損失。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可以說在合法、合理範圍內支持你。各農場聯合起來要有什麽行動,那是你們的事,我沒有任何意見。我既不勸進也不勸退,因為我的立場、還有GTV的力量這時候必須就是以退款、退椅子為中心。

兄弟姐妹們你們要知道,所以你們問我的時候,“七哥我們要這樣,要那樣、要行動、要抗議、要起訴,要集體起訴”。過兩天我們公布了SEC的聯系電話和方式的時候,你們可以在那拿出錢的時候,那個時候你們想采取什麽行動,都是你們的權益。我再重申:七哥、GTV、SARACA都沒有立場,然後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盡可能在法律上和在經濟上給你們提供幫助。好吧?那麽1300把椅子結束以後,那麽在退款當初你們有兩個選擇,一個選擇,把錢退到你原來的賬號;第二個選擇,退到你指定的賬號。如果你要繼續參加G系列的話,請跟各農場聯系,各農場會告訴你程序怎麽弄。那就是那要指定的另一個賬號,那就各農場哦,是吧?各農場啦!因為這個農場可能要成房東啦,農場成為房東啦。然後戰友們問那農場成為房東了,那我們是不是持有農場的股份?這個不是啦,這個搞清楚。

這個農場咋成為房東了呢?原來SARACA的爹、SARACA就是GTV的爹,它拿到的股票給自己發股票可以發0.001、0.001,愛多少就多少。你們買走的這些股剩下的人家SARACA和背後的投資它擁有這個股票。它可以押給任何人,它也可以給任何人。那各農場未來是什麽?從過去GTV的一個爹——SARACA,現在變成了好幾十個爹、好幾十個爹。這個爹也有自己生孩子的權利,就是椅子。他手裏拿著都是GTV股票,他給誰、誰就是GTV股票。你不是拿著他的農場的股票,你拿著就是他手裏面GTV的股票。就像過去參與借項目、到這個SARACA一樣,抵押給你的是GTV股票。它擁有GTV股票,它抵押給你GTV股票啊。你這次可以直接找各農場,說你有資格了,你被GTV給拉進去拼爹去了,好幾十個爹,是不是。這個所謂民運分子的爹、共產黨的爹,給共產黨造一堆爹,共產黨好多爹。然後你說啊,你們都是共產黨的爹,你們有權利決定共產黨誰是你兒子。那行那行,我現在當你什麽人呢?我就是跟你平等的,我就要你那手裏的武器,那個武器就是什麽?就是股票。它只能給你這爹下面的兒子GTV它手裏的權益。

你比如說日本農場它弄了兩億股,它被批了兩億股,它可以把兩億股給任何人。當然了它給你的時候它也得受監管規定、法律的規定,就這麽簡單,你拿走的就是GTV的股票,就這麽簡單。是每個人都是椅子,每個人都是椅子了。有啥不同啊,對吧?我告訴大家,很多人沒搞明白。昨天我們內部開會的時候我們的這個小王子解釋,我說他解釋的非常好,過去你的椅子,你有收益權、GTV賺的錢你有收益權。大家別忘了你沒有董事權,你沒有一個董事席位,你們加一堆也沒有董事席位,你沒有參與決策權,你更沒有,覺得說我不幹了我走,你沒有走的權利,沒有SEC調查,你走的權利沒有的,你就是有分配利益的權利按照比例。那叫什麽呢?分利權是你的,你沒有權力。什麽叫權力啊?參與決策、分配利益、分配股份、重大決策、並購上市,你都沒有。因為你不是初始股東,你只有買了股份,股份賜予你的某些權利,而且寫得非常清楚。

但是現在,就是原來一個爹的這個家庭,給共產黨弄了一個爹就叫SARACA、GTV它爹,現在弄了可能十幾個爹二十幾個爹,那就是各農場。各農場現在都有了所有的什麽?它有參政的權利,一定加入董事會的,它有並購上市的參與權和決策權,甚至可能有一票否決權都有可能,除非是章程寫明的。它手裏拿的股份跟過去SARACA是平等的、一模一樣的,一模一樣,共產黨原來害怕的就是GTV它爹SARACA,一個爹,現在共產黨一折騰,折騰了二十幾個爹出來了,哇塞!站一排,是吧。這個二十幾個共產黨爹的這個股東,他當然有同等決策權,他給你的就是他手裏邊擁有的這個武器——滅共的利器叫GTV股份,一塊錢一股。不管任何情況下,SARACA它再…,它現在開始是初始投資,初始投資它這個叫初始投資,它不叫私募了,初始投資。初始投資這股權還是一塊錢一股,還是20億股,大家不要忘了。如果是,我現在跟律師他們開會我建議他們,因為他們有機構投資者,我只有建議權我不是決策權,大家都知道它不是我的,你們要明白七哥沒有一分股份,我只是一個hoster建議者,advisor是吧?就是顧問,決不能超過20億。那你現在你隨便評估,它評估不要說20億、26億,它隨便評估100億,大家不慘了嗎?你隨便評估一下就一百個億、二百億,那四月份以前你二十六億,那到現在了那你說多少錢吧,隨便評估,它多多少錢你也不是一塊錢一股了,那不大家吃虧了嗎?所以現在它必須還按原來的公司的總值,總值!它還發行一塊錢一股、它總值變成一百億了,你拿一塊錢一股你是一百億分之一的一股,和原來二十億分之一不一樣。所以總值不能變、二十億不能變、二十億不能變。同時戰友們拿在手裏的二十億分之一的一股、一塊錢一股不能變。這就是在一年後,大家你的利益沒有被剝奪,權益還更大了。你有權力還有權益,這就不一樣了,這是初始股東,這可不叫私募,這叫初始股權、初始股權,初始股權!而且這不是在美國。

3
據說啊、我這是聽說啊,人家那個全拿回去以後,人家統統重新安排、 打破重來。具體詳細細節請和各農場聯系,各農場現在進行整合。今天中午的時候我和老班長、還有這個長島哥、大衛兄弟我們開會,就是說不要真的整那麽多爹。那麽多爹共產黨要嚇死個球的了,一個SARACA的爹已經把他們弄得傾家蕩產了,共產黨用了一切招、還弄了個沒毛的豆豆啊什麽、弄了個九指妖啊那麽多,你再多弄幾個爹那不就慘了嘛。咱陪它玩玩兒,弄個二十幾個爹對付共產黨就行了。

所以說很多農場少的就應該並過去,我建議啊、我建議並過去。你比如說韓國農場、你比如說法國農場、你比如說剛剛成立的幾個準農場,你就並過去了。這就是拼爹,這真是拼爹去了,把它弄一起去啦。因為戰友的利益不能少,大家的利益一點也不能少,而且越聚在一起越安全。然後這些成為初始者、當了房東的戰友們,大家一起。你這個房東上面有個屋檐,你屋裏面一樣的。咱們不要那麽多房子,咱們就幾座房子,在幾座房子裏、有限的房子裏,大家是平等的,好不好?當房東、當房主人去。咱們不能整那個房子這麽小一個,這麽小一個,那不行,它必須要有那麽一個量。我說的量具體的呢,可能是聯盟委員會給大家說。它要有一個基本的量,它不能太小,這麽小、這麽小肯定不行的。明白我意思嗎?兄弟姐妹們。

哎呀,始終是972呀。今天我這毛病也來了啊,也是972。前兩天開會說,咱們美東開會直播永遠是一個三個、還有說那個新西蘭也是幾個、人家卡麗熙有時候也是直播給人家直播沒了。現在輪到我了,你看到沒有?所以說GTV後臺絕對有問題、絕對有問題。(戰友留言)被黑、進不來,你看到沒有? 你看到沒有、看到沒有?戰友都是有問題的,沒顯示在線人數,就是欸就是欸,沒顯示在線人數。我也剛進來,聊城小妹、聊城小妹、聊城的、聊城的山來聊城的水,挺郭文雲,百分之百有問題,今天是不正常,被黑了剛進來,二十分鐘前進來,我的顯示在線1。(木蘭打來電話)七哥你的直播看不到看不到,重新來一下吧。(郭先生回復)看不到啥意思啊?(木蘭)就是沒有啊,GTV裏面什麽都沒有。我說半天都沒有啊,我下面戰友都有啊,我這兒有人留言啊,那是你的問題啊。(不是,真的看不到)等等, GTV真是有大問題了、大問題了(你木蘭)可能被黑了。(郭先生)可能被黑了,木蘭你被黑了,人家都說,大衛兄弟說了你的事兒,你的事兒啊,很多戰友最近被黑,你知道嘛?很多戰友被黑,很多很多。你看這下面有留言,犟啥(木蘭)我真的進不去啊,那個。(郭先生)你進不來,現在很多人進不來是對的,但是不是我這沒人看,下面人嘩嘩的呀。(聯系約翰)你這幹嘛呢,木蘭也看不見,很多戰友看不見,都顯示一個,咋回事兒呢?(約翰)是剛才服務器出了問題,我剛把它恢復了,然後。聽到了嘛木蘭,所有的戰友都在線呢,是服務器出了問題還是被黑了出問題。現在告你的人太多了,我在這裏的啵嘚啵半天,我不是白說了嗎?(約翰)現在是人可以進去,只是統計數目出了點問題,只是人數出現不正常。很多戰友都反映進不來進不來,木蘭打電話說她看不見進不來。行,現在不說了。(木蘭與約翰對話)

約翰永遠是你和他說一、他說二。永遠是別人有問題,他永遠手機沒問題、他電腦也沒問題。我坐著,讓我坐著我坐著,有戰友建議我坐著。永遠是木蘭的錯,沒有你的錯。行了,你兩說去吧,好了好了,我掛了啊。唐平也說了手機剛恢復,唐平說也是被黑了,現在木蘭說好了。魔女的直播數字一直被操控,天吶!木蘭在被窩裏看不到,好,那現在行了、回來了。

4
這說半天拼爹的事,這好像大家沒有整明白呀。我帶上眼鏡往這……燈太亮了、太亮。好我再接著說、我再接著說,這一說到共產黨的拼爹就出問題了,就出問題了。兄弟姐妹們,大概是……,我再說一遍啊,這個未來就很快大家會看(到)我公告,就是美國證監會SEC會給你們所有的1300個椅子和過去的投資者,會給大家聯系的網站、信息、電話。每個戰友都可以打電話給SEC的這個聯絡方式,那麽從昨天到今天很多戰友說要去起訴SEC,還是說到SEC那塊兒什麽起訴它、去抗議去;有人打算要抗議5年,說我要抗議到2025年。大家好聰明啊,以為這抗議2025年都沒有結果,是的,抗議不會有什麽結果,但是你的權益。

另外一個,公布這個電話以後大家要記住,按照美國的證監會SEC的規則,任何投資者都有權利打電話給他們,他們必須按照法律必須接你電話。如果要接到瑪莎這種電話就慘了,一個電話打起來2小時是吧,對不對;丹荷老師要是給他講講教育也得講2、3個小時,它也得聽哈。它有法律,那是你們的問題,那麽你們去抗議也好、起訴它也好、打電話也好,都是你們的權利、都是你們的權益,你們都可以做。G-TV、文貴不鼓勵、不支持,如果你們要是采取法律行動維持你們的利益,因為因此造成的經濟損失還有國內戰友因此造成被喝茶、被威脅、被抓捕、被判刑、被剝奪資產。還有一個戰友們,現在很多戰友覺得是在美國被種族歧視,實際上是有種族歧視的。因為銀行賬號隨便被關、賬號的錢還丟失等等等這些行為,在美國你都可以起訴,你都可以去維持你的權益去。但是作為七哥和G-TV、Saraca來講,絕對不支持但是也不阻止,也沒權力阻止。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可以在法律範圍內,給予大家的經濟支持。具體細節未來你請跟各農場和聯盟委員會聯系。

我再重申一遍、我再重申一遍,等到公布說你們可以打電話和SEC證監會聯系的時候,不像那個9指妖這個孫子、這個王八蛋,她給你騙SEC、永遠不會給你說聯絡方式,說了幾個月了最後把7月份的SEC一個提供信息一張紙當成了SEC調查。這純粹的把大家當傻子啊,這個孫子太壞了,這個Sara、這個魏修竹、魏麗紅的兒子、龜頭洋、PJ潘、還有那些什麽、還有Janoson叫、趙明還是什麽,這太壞了。人家SEC一旦要說讓你怎麽做的時候,它會給你一個鏈接——聯絡電話、E-Mail所有的方式都會有、包括負責人。到那個時候,你就開始了,你的權益就是…….,所有我今天說的話、這權利全在你手裏了,你按照那個上面人家SEC公布的,目前應該是啊。

未來說你這個現在經過SEC和G-TV同意把你錢給你退回去。那麽退回去你有兩個選擇:一,你告訴他,我把我錢給我打到我原來賬號,他有個專門的公司幹這個的——SEC指定的這個公司,就給你錢打到你過去的賬號去;第二,打到我指定的賬號,我指定的賬號那你就可以打到未來你和農場、你和這個聯盟委員會商量好的、你要投資的方向。你可能投資瞿水牌內褲、胸罩,你也可以投資長島哥是不是、拳擊套是吧,你也可以投資日本的啊二尊、馬拉多納,是吧,只要你願意的你想匯哪匯哪,明白了嗎?這就是……那……這是就是到那步了。這個時間要等著SEC給了我,我才能通知大家。

另外一個我給大家說,聽說,我這建議G-TV和Saraca他們在移出美國以後,重新的開始、重新的開始,因為個最大的問題。耶魯和當年有在SEC商談在處理這個案子的時候,專門找了第三方的獨立評估,評估是18億到26億還是14億啊——我不知道,咱們各農場的委員會委員手裏都有。那麽那個時候都26億了,那你想想現在如果是重新評估的話,那肯定多於這個,他給你這個一塊錢一股他不願意啊。但是具體的問題是,七哥可以說想盡一切辦法要幫助戰友們,就它總公司的市值不能高於20億。所有的投資者的1300把椅子,從那個SEC公告以後就結束了,然後你繼續投的話還是1塊錢一股,總市值還是20億。那麽關於椅子的問題,大家都是椅子,就都是房東了,都是房東了。

怎麽說呢,剛才我已經說了一遍。由於大家說這個網絡的問題有問題,我再說一遍。那就是說到那個時候,我們大家要記住的事情,就是G-TV原來一個爹就是Saraca,Saraca背後幾個投資的機構投資股東。那麽它公司就一個名義上Saraca,這共產黨怕這個G-TV的爹Saraca的原因。那麽現在我們要把Saraca獨自一爹變成20幾個爹,不能高於30個爹——也就各農場。各農場拿到了G-TV的股票,那都是直接拿走的。就是未來在G-TV的排名上,它爹是誰,由過去的一個Saraca可能有了NBCDEYG,它拿到手的股票他給誰,那是它的權力。但是你給1000個、10000個那肯定不行,它是受限制的,是吧。

那麽他拿到股票多少錢,他拿跟你沒關系。他給你的股票是1塊錢1股,這是必須要保證的。而給你的一塊錢一股這個情況下,這些所謂的農場、也就是說新爹、G-TV的新爹,可能要收你一點費用,這是理所當然的——管理費。未來要管理的話,或者不收管理費直接給你股票了,你就拿著股票就是你的了。這是一模一樣的,也是紙質的、也可以紙質的,也會有法律文件給你都備好的、一模一樣,好吧,兄弟姐妹們,可能還有更多利好的方式呢,是吧。反正你們都是房東了,你們都是房東了。我再解釋一遍,過去你的椅子——你是這個公司裏邊最早參與私募的,你有分紅的權益,你沒有參與決策和投票的權利。1300把椅子加一起,也沒給你一個席位。但這次會冒出像Saraca這個N個爹之外,可能會給幾個董事席位。最後再商量吧,一切根據……,請咱們聯盟委員會、代表所有的農場的利益的、戰友利益的人,跟他們的投資機構和投資者去商量吧,好吧。那麽說到這兄弟姐妹們,這個時間大概多長呢?我覺得在目前看兩個月以內吧,兩個月以內希望結束,希望開始往回退錢、往回退錢。然後具體方式請和咱們各農場、和加入農場委員會聯系,如果沒有加入農場的、現在很多戰友都給我聯系,說七哥你幫助建一個農場。可以,你給我聯系我就幫你建一農場。

但是兄弟姐妹們我再次重申,今天很多和到昨天戰友們給我聯系,由於美國證監會采信了所謂的沒毛的豆豆、還有共產黨臥底的對整個G-TV的虛假的指控,調查至今,1300把椅子只有一個要退椅子的,只有一個叫做手持鋼叉的閏土,啊閏土、大家都知道,沒有任何要求退的。但是坦白的說,我們現在覺得有些人是必須給他退掉的,我們建議有些人一定不要參與這個投資,因為我們不相信他。這個機會是給爆料革命的、是滅共的,我們這G-TV平臺是滅共平臺。我們不歡迎所有的純粹投資者,或者抱有險惡目的、或對我們滅共沒有信心的人參與這個事情。所以這次的洗牌洗椅子,人家洗牌咱洗椅子,把椅子洗的更幹凈,更健壯,然後讓大家成為房東。從椅子的主人變成了房東,而且更直接、更有利,除了有權益還要有權力。

5
那麽在這種情況下,咱們很多戰友過去在因為基於采信虛假調查、和共產黨的瘋狂的這種對戰友們的攻擊——拿著槍指著戰友、把全家綁架,逼著戰友們給紐約檢察官和美國證監會提供虛假證據。由於紐約的檢察官和SEC給這些投資者們要求和跟警察的合作,導致這些人被中共的警察黑警、流氓拿著槍對待威脅,有人消失、有人受到生命威脅、還有人受到錢財的威脅和敲詐。我們為了停止這個犯罪事件和對戰友們的人身傷害安全的事件、包括利益上的傷害,我們現在必須停止。我們就把Saraca、G-TV美國關掉,移出去重新開始,到一個適合我們的環境、適合的一個政治環境、法律環境和一個新的投資方式下。在這個災難之中讓我們更成熟、更強大的地方,用不同的方式讓G-TV繼續履行它的使命,實現我們投資者的、戰友、還有我們所有爆料革命的目標——那就是滅共,這就是我們的核心目的。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我很感動的從昨天到現在,很多戰友們到目前還沒一個說七哥我要退錢,沒有。都說:七哥不管如何,你說怎麽做我們就跟著你們,我們的目的是滅共。這是讓文貴最感動的,就是我們大家沒有把賺錢當成核心要務,最重要的事情我們的使命是滅共。這是叫我最感動的,七哥我給你們幹,值!沒有任何人埋怨、有條件、或者說懷疑,沒有。到目前還是手持鋼叉的閏土這傻貨啊、夠傻的、真傻到家了,還跟那個九指妖、陳其生、魏修竹、PJ潘,潘傑是吧?弄到一起去了,搞詐騙是吧,跟他們搞一起去了。沒有任何人要退的。難的問題是現在有些人我們想讓他退,怎麽退掉他。

兄弟姐妹們說實在話,這次他們這些人涉嫌極大的人道犯罪、和種族歧視,和必須要整明白的和共產黨的勾兌、和虛假的信息,包括和大陸的警察之間。我們就到現在搞不明白這個美國警察和美國司法機構,啥時候跟大陸警察開始辦案了?我們不知道。他們指定的綁架我們戰友、敲詐我們戰友、虐待我們戰友、拿槍頂著我們戰友頭的那些警察們,竟然知道SEC。這些因為SEC調查者都是美國的律師,他並不是所謂像中國似的政府官員,他是律師。都知道這些人的聯絡方式,這些律師事務所,洛杉磯也有、這也有。還捏造我們洗黑錢。我們歡迎美國的FBI、國土安全部和任何部門,查清楚我們任何一筆錢。說我們涉嫌洗黑錢!每分錢都是戰友的血汗錢,每個投資者都是合法的投資的錢,怎麽叫洗黑錢?而且是虛假信息,而且舉報者那個豆豆根本不是投資者。這對我們戰友的傷害和生命的威脅、和利益的損失,是沒辦法計算的。我們不會放棄、也不會停止,我們一定會維護戰友和這些1300把椅子投資者的利益、和生命安全和家人的安全。當然也會追究相關人的責任和損失,這是理所當然的,但一切都要以美國的法律為主、以戰友的安全利益為主,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更重要的事情,G-TV這個滅共平臺必須得繼續運作,而且做強、做大。任何情況下也不能阻擋我們再融資、上市,成為世界級的追求真相、唯真不破、向世界和全世界人民提供共產黨病毒真相,並向全世界提供關於中共國對全世界各個險惡的滅白計劃、一帶一路、什麽2025、2049、香港的所謂的對臺灣、香港的戰爭計劃——雙龍計劃,以及對香港的大灣區的所有的、吞掉香港的這種一系列的陰謀和犯罪行為。這就是G-TV的使命和G-TV的價值,我們永遠不會放棄。這不會是個最後一次受到的挫折,G-TV它的價值就是來自於挫折。我們可以說是挫折,事實上是來自於共產黨的構陷。它不會停止構陷,它每一次的構陷只會讓我們更加的強大。它只會讓我們更多的、真正的戰友更加的團結,它只會讓我們知道誰是我們真正的戰友。我們應該感恩這些構陷,讓我們越來越清楚的找到我們真正的戰友,和鍛煉我們戰友戰鬥的意誌和戰鬥的能力。通過這一系列事情的考驗,讓文貴更加堅信為你們而戰我值得!為你們而戰是文貴的榮幸!沒有任何一次中國人像今天一樣,有這麽多人目標一致的、在這麽多挑戰和考驗面前,我們還站在一起。

兄弟姐妹們,G-TV過去發展的這些月它並不完美,但是它所經歷的事情和創造的傳奇,是沒有人可以比的。我們未來還會繼續,我們的存在就是傳奇,我們的存在就是奇跡!每個戰友都應當把G-TV、G-News、G-Coin、G-Dollar、G-Club、G-Fashion和全世界背後支持我們的機構投資者,和背後支持我們的也有沼澤地呀、也有沼澤地呀呵呵,也不是沒有沼澤地呀是吧。共產黨能和沼澤地勾兌,咱也能跟沼澤地勾兌是吧,兄弟姐妹們。要感恩!因為他們讓我們強大。

我今天下午那麽多好消息,我今天都不想跟你們分享,我怕我摟不住。我跟其中一個人說的時候,他接電話的時候,我說得上洗手間。因為今天下午有法律的會議,我上洗手間去、戴著口罩嘛,我告訴他這麽多好消息。因為我們的以毒滅共大家都看到了,過去的24小時、48小時、每時每刻發生的事情,也都是中國過去七十年沒有發生的;每時每刻發生的事情,都是過去七十年共產黨所面臨的災難的挑戰的總和。拜登政府再次認定共產黨是種族大屠殺、反人類罪,那你說反人類罪、種族大屠殺,誰跟他做生意呀?誰和他來往啊?他有罪,我們就有功;他反人類,我們就是人類大英雄;接下來都香港一系列行動,定義他們為撕毀香港中英協議是國際上不負責任的一員。接著共產黨在香港要立的、要馬上推出的叫《選舉法》,他的《選舉法》聽說比那個《遣返法》、以前《安全法》還牛叉、還野蠻、還流氓。全世界必須要面對讓不讓共產黨這《選舉法》過,只要共產黨的《選舉法》在香港一過,全世界都知道中共只要共產黨在中國,中國人民永遠脫不了當豬、當狗的這個生活方式了。接下來就是共產黨要把這個叫中國十四億人當了七十年豬狗的這個生活方式、政治模式,搬到全世界來、當然得搬到美國來。

6
以毒滅共、以錢滅共他不是說著玩的,我很遺憾的戰友們沒有多少人把我這話理解透。現在過去的以後,咱們的以美滅共、以法滅共、以共滅共,這幾年咱們牛吧?這個以毒滅共、以錢滅共,我們絕對是最高的戰略。大家看到了,今天聽說美國某幾個州都在研究,各州要對共產黨單獨采取措施、對共產黨的資產和黨員。而且各州都要求要立法、要求立法,脫鉤已經是必然、脫鉤是必然!這不僅是蓬佩奧說的,聽說拜登總統的政府也是這麽說,拜登也在說。這是多麽好的消息!

另外一個,川普總統現在越來越明白。他為啥今天、一個在野總統出去車隊的規模比拜登總統還大,受到的歡迎比他還大?從來沒有過。因為他對共產黨畢竟開始了公開的挑戰,他出事也出在共產黨那啦。現在他更加堅定的,只有滅共!據說像皮特納瓦羅、Pottinger、MilesYu、國務卿蓬佩奧這樣的人,這都是美國真正的英雄了;川普總統那不用說啦;那班農先生絕對是美國的英雄啊、保守派的英雄啊。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現在要做的是什麽?為什麽我們這個G系列很重要?咱要和沼澤地裏勾兌,咱不當爺爺也得當爹啊。是不是?為啥啊?資本主義嘛,有資本就有主義,沒資本沒主義嘛。咱得有資本。共產黨怕的就是我們有資本、有錢。共產黨最恐懼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能培養N個百萬富豪、千萬富豪、億萬富豪出來,那對他們是噩夢!共產黨綁架中國人民的,就是財產分配權、土地分配權、利益分配權,還有你上學的所有的這些稀有資源的分配權。過體面、有尊嚴、富有的生活是共產黨的專利,我們這些草根老百姓不能有。

我昨天講了我從小的成長的故事,很多戰友給我發信息,包括1300個椅子的戰友。說七哥你講的我們都懂。我們有一個椅子的投資者是姐弟兩個人,給我發信息:七哥我都聽得懂,他說我的老人、我父母當年是賣血養活我們。昨天我聽了把我眼淚一下子就聽下來了,因為我告訴他我經歷過。我爹我娘沒賣血,我旁邊的同學就有父母是賣血的。因為我到了我們當地曹城那個醫院,有專門賣血的、旁邊還有個房間,我才知道賣血、什麽喝鹽水,我才知道。我那時候很小很小,我那時候才十多歲吧。後來他父母就死在這個賣血裏邊啦,但是我這個同學也沒好的命運,最後也是病懨懨的很早就死了。這是咱們椅子的戰友啊,他姐弟兩個就是父母賣血為生,把他們弄出國了,他們現在出國二十幾年了到國外。

對了我要重申下,那個凱莉啊我老想這事。我說唱歌的凱莉妹妹,上次我說照顧母親三十年這個有誤。凱莉聽完直播給我發信息,七哥,她說不準確,我母親有病二十多年,然後她開始透析六年。她照顧母親透析六年,就這我說凱莉你也不簡單。誰能天天抱著母親透析六年照顧,而且不嫌煩、一次臉都沒紅過,了不起!我要糾正一下,我老想著這事。因為這有誤,不澄清我心裏不踏實。

另外昨天有戰友給我發信息,七哥你講的那個故事,我們草根都經歷過,非常清楚。有個也是咱們椅子的戰友,他說七哥這在我們老家,你說的這過去經歷,天天現在也這樣。他說那個老師懟你這個,他說我現在今年都親身遇見過,那老師還這樣懟我,嗒嗒嗒~~~懟我,他懟完我,然後我就回來,是吧。那我沒辦法啊,他侮辱我爹啊,那我非得揍他不行,而且他就是鎮長的孩子來侮辱我,那就不行啦,輪到今天我也不會放過他,對不對?這是不可以的。他這在美國就是犯罪了,他已經是犯罪了是吧,但是這種犯罪在中國現在無處不在、無處不在。

這也是為什麽七哥說我們草根的孩子和草根我們的成長,為什麽說G-TV、G-News、G-Coin、G-Dollar、G-Fashion、G-Club必須得強大。就是我們草根再也不能窮哈哈的鬧革命,再也不能讓共產黨認為分配財富、分配權力和分配利益、分配教育這種資源,是它絕對100%的控制和它理所當然的資源。我們有能力讓我們草根致富、合法的致富、體面的致富,過上體面尊嚴的生活,不是共產黨的專列。這是我們為什麽以錢滅共?我們富有的、體面的滅共、快樂的滅共,才是根本性的。得到了戰友們無數人的呼聲,感同身受。共產黨它本身、它的出生、它所有的一切就是欺騙,叫共產主義、叫烏托邦,完全不可實現的一個所謂叫理想——實際上是騙子。

就我們下午律師開會的時候,我說你知道嗎?所有過去四年對我的侮辱就是郭強奸、郭三秒、郭三邪、郭沒錢,只要用同樣的詞出現來罵我的,你去看看去。他一定跟共產黨同一個語句、同一個語氣、同一個方式,他來這麽黑我的,他一定是共產黨的背景。因為這是共產黨的超限戰的戰術。它在網絡上造成了只要搜索郭文貴,就是郭強奸、郭三邪、郭三秒、郭騙子、郭沒錢。這是為什麽今天的九指妖,大家看到了嗎?就是陳其生這個孫子、帶著他的閨女去賣身的這個混賬東西。他一張嘴就是郭騙子、郭欺、郭沒錢。九指妖一回到共產黨的懷抱裏、和她兒子令狐,第一句話就是郭騙子。PJ Pan一樣,這是共產黨共同的語言。那麽我們要讓世界看到,到底是共產黨騙了中國70年、威脅全世界70年,無論是WTO還是香港和英國的合同——回歸50年、還是跟世界所有簽的合同都履行。共產黨是人類最大的騙子,誰為共產黨站臺誰就應該被揭發,誰就應該受到審判。

G-TV、G-News、所有G系列,將永遠、永無止境,永永遠遠將以滅共、揭發共產黨的犯罪和對世界的威脅、和它以假治國、以假統禦人民,和采用大秦國的商鞅馭民五術——弱民、苦民、貧民,這些卑鄙的犯罪手段控制人民的手段,來揭發他們。所以說,我們G-TV今天受到的挫折和G-News、G系列受到的挫折,它理所當然。因為什麽?共產黨太邪惡!因為什麽,為什麽理所當然?共產黨這麽簡單被我們滅了,那就不現實,那共產黨就不是我們說的那種邪惡了。我們大家記住,在中國國內一個副鎮長想當上鎮長,所花的精力和錢可能比我們戰友多;一個副科長當科長、或科長弄個處長,付出的代價和危險都比你大。

那麽在我們這個滅共這麽大的事業當中,全人類前無來者、後邊我看有沒有古人也很難說。這種勇敢、無畏,我們是跟隨上天,要消滅人類前所未有的魔鬼集團的當中,遇到各種挫折和這種事情是正常的。你可以選擇不跟隨,但是我們不會有任何妥協。這就是我們今天遇到的事情以後,它會讓我們更強大。你會看到一次又一次,過去這四年共產黨對我們的一次一次的攻擊,它都使我們強大,遇難成祥。我們每次都是能在這些事情上強大和完善,這一次也不會例外。它會讓我們戰友更加團結、更加強大,我們能濾出去真正的假戰友。而且接下來我們更加尊重美國的法律,而且我們會用美國的律法維護我們的利益、維護戰友的利益,我們用美國的法律會讓我們更加強大。

7
我們BVI公司也好、還是開曼群島的G-TV也好,未來上市在美國、在全世界都不影響。全世界很多大公司都來自於開曼群島和BVI,對吧?但是我們畢竟和共產黨的鬥爭,我們是小的、它是巨大的。我們不要硬碰硬,我們要用智慧而戰。全世界這幾天的“以毒滅共”、“以錢滅共”的大好形勢,任何一件事情都對我們G系列的升值帶來了無限的空間和可能。想想吧、動動腦子吧,無論是共產黨在香港的港幣完蛋了,還是人民幣變冥紙了,我們的G系列會是什麽樣子?你拿出來多少錢,你將得到多少回報?你有多少機會,大家想想。除此之外,還像1300個椅子到現在為止,這是我們的信仰、是我們的追求。

我們的一個戰友昨天她說了,她一家人就染上了冠狀病毒。她現在好了以後第一件事就是,“七哥,我更加堅定滅共。沒有共產黨、沒有共產黨的病毒,我們全家沒有這麽大的威脅。”醒了、你醒了,可是你醒的代價太大了!不聽七哥、不聽閆博士的話,不聽路波切的話,你病毒期間你跑去放生去、還不戴口罩,還把全家都給人家都染上,把老爹老娘家裏頭都染上、把老公也染上了,後來吃羥氯喹、吃鋅把全家給救過來了。這是爆料革命救了你吧?是吧,但是這代價多大?弄不好把全家給毀了、把全家給弄死,是吧。你現在才堅決滅共啊,是吧!我們很多戰友們不要都染上病毒,你再去堅決滅共去。這故事很悲慘、很真實,但是很不好。

還是那句話G-TV不缺投資人,根本不缺錢、不差錢。跟唐平忽悠我似的,“哎…七哥,不差錢”。你不差錢,開玩笑,她說跟爆料革命不是為錢而來的,我看是開玩笑。那麽咱們戰友們知道,我們就是要讓這些窮戰友、兄弟姐妹們絕對要知道,跟著共產黨那你就“跟著共產黨走進火葬場”。你沒有任何選擇的,我這例子不用說了,你們都清楚,你不信你可以跟它試試去。我們要跟著咱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走向美好的生活。江澤民說“明天更美好”。不!我們今天就要很美好,現在就要很美好。你別老說明天,明天是你孫子的天,你孫子江誌成的明天很美好。我們的草根今天就需要飯吃。你能跟宋祖英、宋祖英能給你唱歌是吧,今天就唱。你不能說今天宋祖英就給你唱啊,我們今天就要聽對吧?我們今天一定要過好我們美好的生活嘛,對吧。

所以兄弟姐妹們,我在今天總結一下。我不直播呢,大家喊,“七哥你不能不直播啦?”,什麽的, 沒法一一回了,我就跑回來亂播一下。那麽主要告訴大家別著急,所有的細節請和各農場聯系,各農場現在正在統計你的那1300把椅子的人。我再次重申:所有的1300把椅子的人,你們一定馬上和你所加入的農場聯系,沒加入農場你可以直接找長島哥、長島哥。我強烈建議你們加入農場,我推薦啊,我不這樣弄下去,我建議一個事情,老班長、新西蘭;澳大利亞澳喜、安紅;還有雅典娜、木蘭;還有英國、大衛;日本的櫻花團、還有草根小哥那兒,草根小哥啥農場我到現在也不知道、草根小哥那兒;然後美東、我們長島哥;還有DC、阿炳。現在加拿大現在還沒有正式的農場,沒辦法是吧。我建議你們就把這幾個農場、你們強烈加入,強烈建議你們加入。就是未來,你像這個有些其他農場肯定得並起來了、真得拼爹了,因為爹太多,共產黨它害怕,G-TV的爹太多,共產黨害怕,所以說這嚇人。

所以說下一步,我建議你們沒加入農場的請跟農場主聯系。這些農場主應該及時服務於G-TV,回答他們的問題。然後未來這些農場也是最有可能成為G-TV它爹的、親爹啊,那是親爹可不是幹爹。你不要像Sara見到帥哥就認她幹娘,哇塞,所以九指妖見一個…..現在我才知道見一個男孩就讓他認幹娘,見一個就讓當他幹娘。你這啥玩意兒?你說你這是什麽玩意?共產黨這些劣東西跟她這個陳其生、她兒子、PJ潘一模一樣、一副醜嘴臉。

聽說這FBI…已經把Sara給抓了,真的假的呀?我們現在希望,趕快FBI把我們也調查調查,叫他也把我們調查調查、都調查調查,是吧。聽說已經抓了,肯定保釋出來了吧?還有龜頭洋,我覺得也快了吧?到時候他這幾個人抓起來被判了刑,我一定得讓木蘭去看看Sara去,她當年黑木蘭黑得厲害;得讓長島哥去,拿點肥皂啊、拿點牙刷呀去看看Sara,最恨的人是吧;還讓卡麗熙,讓卡麗熙看她去;還有她黑過的那些女士們,還有什麽“北京姑娘”啦、還有小皮匠啦,都讓她去看看他們去,我付錢,你們去看看她去。然後這龜頭洋這些人,就讓這些哥們去看看他去,被這個COCO、舊金山的COCO,被他給整慘了;還有洛杉磯的持槍挺郭也得看看龜頭洋、也得去看看Sara是吧。

8
這個有意思了,一定會有這一天的!你們經常去探望探望他們啊,跟他聊聊天兒,是吧?然後看看郭戰裝都給誰啦?在哪兒呢?沒拿過一分錢,卻越說越多。今天幾萬、明天十幾萬、後臺二十幾萬,發給了義工了,這一句話她就完蛋了。法官、還有FBI會問她,你發給義工發給誰了?你賬號發的還是拿現金發的呀?你拿的這個手指頭發的呀?還是匯票?匯的錢有賬號;你拿手給的,你在哪兒取的現金是吧?咋給的呀?是不是啊?這種Low貨Low爆了,是吧?但是我們這次這個G-TV事件讓我們更加的感覺到,讓我們確實更加能鏟除一些流氓——九指妖、陳其生這些王八蛋們。而且讓我這次我更加開心的事情,我們有機會讓戰友們都升成為房東。我可預期的未來,我相信那真的是會很美好啊,都會很美好!俺就不說啦。

今天的直播就到這兒啊。我還有兩個會要開,我得趕快去準備一下去,今天的亂聊到此為止。兄弟姐妹們,一切都已經開始!我們一起為75億全世界人民、14億新中國聯邦公民、還有臺灣同胞、還有西藏同胞、香港同胞祈福!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好,我看下面這多少人?不顯人哪?今天這G-TV是夠奇怪的呀。(楊丹荷老師留言)文貴先生,G-TV後臺絕對有問題,遙想去年64新中國聯邦宣布建立,本人直播說美國和新中國聯邦建立邦交,視頻很快被刪除不見了,多寶貴的視頻啊就這麽被後臺給黑掉了。你說這這真是,你說到底兒約翰叔叔是不是共產黨的特務啊?魔女也說她的後臺直播數據一直出問題。PJ潘學生簽證12月到期,哇塞,這小子肯定要賴在這兒了、不走啦。前面都沒聽見,唐平,剛才我又說了一遍了啊。今天兩次直播啦。定於二尊啥意思啊?CC嗝屁說,再不整治,您就會像川普一樣發不出聲音,就像川普總統一樣,不能發出聲音。看來是啊,挺危險啊。哎呀,大……… 哎呀別說了,哈哈哈哈哈,差點兒摟出去,直接拽回來了啊,俺啥都不說啦。

兄弟姐妹們,最後我要給大家說的:別手懶,這幾天G-News的文章不給力,G-TV上的節目非常棒,小Sara、小福利、小菲菲都漂亮的咧,是吧?還有我們的這個羅伊小帥哥,是吧?很多,還有我們的很漂亮、很棒的,我們有些節目、哲學節目都做的非常非常好。我們加拿大的、西班牙的節目。但是我們現在有些關鍵點的節目啊,得盯上啊!G-News現在你看看,G-News都嚇死我了,那個真正的關註人數比G-TV大好幾倍!G-TV幾十個T的數據,我天啦、嚇死人啦,幾十個T的數據。那個G-News比G-TV的就是那個使用人數大好幾倍!但是我們的文章做的不行,大家各農場積極踴躍的、無私無我的多做一些G-News,多做一些G-TV!這是大家的平臺,滅共的平臺!

我最後說啊,所有這次任何義工咱不能落下,一個都不會落下!所有過去的承諾,這次都會依法的、合法的,通過各農場讓大家獲得。記住我這話,有意見你們提啊,咱們還有時間。但是過了這個兩個月以後,這基本就分配完了,再來就是下一撥了。兄弟姐妹們,積極溝通!努力工作!動起你的手指!滅共沒你不行!咱滅共沒錢也不行,也得有錢。還是那句話,凡是參加G系列的,投資賠了七哥全部承擔責任。掙了是你的!賠了是我的!這叫啥買賣呀,啊?行了,1、2、3,郭三秒,呵呵就這吧、就這吧,兄弟姐妹們!

G-news編輯部
(沈默大媽、Bruce(文遠)、Ara 、酸酸乳(文少)、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杯酒漸濃、文琪🌹、文官、文顧、shangshang、SCELF(文正))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