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組織起源調查員為武漢實驗室辯護,並將無法進入武漢實驗室歸咎于“反華政治言論”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WZ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Mike Li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轟炸機

據《華盛頓觀察家報》司法部記者傑裡-鄧利維撰稿:

*移除資料庫是因為駭客攻擊

*攜帶病毒的蝙蝠距武毒所千公里之外

*反華政治言論阻止WHO起源調查

*蝙蝠,野生動物,家禽和農場繁殖

2021年初,世界衛生組織(WHO)調查新冠肺炎在中共國的起源的團隊的一名關鍵成員為武漢一家實驗室將一個病毒式樣本資料庫從公眾視野中移除的行為進行了辯護,並表示是“反華政治言論”的過錯導致中國共產黨阻止調查一年。

川、拜兩屆政府的官員都表示,中共政府極力阻止對該病毒來源的調查,導致全球263萬人死亡,世衛組織-中國的報告定于下周發佈。中國不透明,仍在隱瞞關鍵資料。國會報告指責中共國的口是心非和世衛組織的無能導致疫情成為一場大流行。

週三,在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一次討論中,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領導人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稱,該實驗室關閉包含數千份病毒樣本的公共資料庫的決定是“絕對合理的”。該聯盟向武漢病毒所提供了至少60萬美元的資金,用於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他聲稱,該實驗室這樣做是因為它受到了駭客的攻擊。這場討論似乎是對世衛組織即將發佈的報告的預覽,達紮克試圖證明中共政府長達一年的不妥協是正當的,他指出了所謂的反華口號,而不是將責任歸咎於中國。

達薩克此前批評拜登政府似乎對世衛組織的初步調查結果持懷疑態度,並向與中共有關聯的媒體為中國辯護。2018年,美國駐華大使館官員對“蝙蝠女”石正麗領導的實驗室的生物安全表示擔憂。

“當我們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時,我當著整個團隊和雙方的面,問了一個關於所謂的失蹤資料庫的問題。石正麗告訴我們,資料庫遭到了駭客攻擊,大約3000次駭客攻擊,他們關閉了這個Excel試算表資料庫。絕對合理。“達薩克週三說。“我們並沒有要求查看資料,正如你所知,很多工作都是與生態健康聯盟合作進行的。我也是這些資料的一部分,我們基本上知道這些資料庫裡有什麼。我向雙方介紹了我們與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共同開展的工作,並解釋了工作內容。在這些資料庫中,沒有證據表明比RaTG13更接近SARS-CoV-2的病毒。“

今年2月,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新聞頻道(NBC News)報導稱,“情報官員”指出,武漢實驗室“出於安全考慮,從公眾視野中移除了一個包含2.2萬份病毒樣本的資料庫,並且不允許詳細查看實驗室的筆記或其他記錄。”該媒體說,官員們“說,病毒爆發是可疑的,因為武漢是中國的病毒研究中心,而通常攜帶冠狀病毒的蝙蝠通常是在離武漢一千英里的洞穴裡發現的。”

美國國務院1月中旬發佈的一份情況說明書稱,武漢實驗室的研究人員“進行了有關RaTG13的實驗。RaTG13是一種蝙蝠冠狀病毒,2020年1月被WIV確認為與SARS-CoV-2最接近的樣本(96.2%相似)”,該實驗室“有進行‘功能增益’研究以設計嵌合病毒的公開記錄。”情況說明書補充說,該實驗室“代表中國軍方從事機密研究,包括實驗室動物實驗。”

美國政府有理由相信,世界衛生組織內部的幾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秋季患病,也就是第一例確診病例之前,症狀與新冠肺炎和常見的季節性疾病都一致,“國務院的情況說明書說,這引發了對世界衛生組織高級研究員石正麗公開宣稱世界衛生組織教職員工和學生對SARS-CoV-2或SARS相關病毒的‘零感染’的可信度的質疑。”

達薩克聲稱,“我們發送了一份想要交談的地點和人員的名單,沒有一個被拒絕。”他說,“新冠肺炎逃離實驗室的理論”“本質上不是陰謀論,但很多人認為這是陰謀論,因為中方密謀掩蓋證據。”達薩克哀歎自己之前在實驗室所做的工作受到了批評,稱其“相當具有諷刺意味”。

他還指責前總統川普競選團隊前首席執行官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他經營著作戰室:大流行播客;班農的盟友、流亡的中國億萬富翁郭文貴;以及法輪功,一個受到中國共產黨迫害並資助大紀元時報的宗教運動,指責中共國為什麼沒有早點允許調查,理由是他們發表了“反華政治言論”。

達薩克聲稱:“在某種程度上,科學已經被捲入其中,在其他程度上,它完全被它壓垮了。”“在過去的12個月裡,我們一直無法在中共國開展有關起源的工作,這具有諷刺意味,因為我們本可以在那裡與我們的中國同事一起工作,到目前為止,對於它是如何出現的,我們可能已經有了一些非常重要的答案,而花言巧語卻讓這一點站不住腳。”這些政治並不是用來幫助尋找根源的。他們只是為了幫助一個政黨獲勝。“

達薩克說,中國從華南海鮮市場擦拭了900個樣本,並說石正麗進入湖北省,查看了1100多個蝙蝠樣本,得出的結論是這不是蝙蝠帶入市場的當地病毒。

達薩克說:“蝙蝠或其他野生動物攜帶的病毒是SARS-CoV-2的前身,它進入了家畜、野生動物、農場繁殖的動物,或者與此相關的人,並以這種方式進入武漢市場,我認為這是最有可能的情況。”

他說,“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我們將會有關於這些資料來源的真正重要的資料。”

今年2月,川普的副國家安全顧問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面對全國”(Face The Nation)節目的採訪時說,“認為這是某種人為錯誤的解釋,遠遠超過了稱這是某種自然爆發的解釋。”波廷格在1月份表示,世衛組織的調查是一次“波特金演習”。

世衛組織調查小組的另外兩名成員,伊拉斯謨大學醫學中心(Erasmus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病毒學系主任馬里恩·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n)和英國公共衛生組織(Public Health England)高級醫療顧問約翰·沃森(John Watson)也在週三發表了意見。

庫普曼斯說,認為世衛組織的調查是一次“檢查”是一種“誤解”。她說,“我們認為這只是一個起點,而不是將得到答案的任務。”她承認,世衛組織代表團在中國的前兩周存在“全面隔離”的“障礙”,然後“在訪問的後半段受到限制”。

沃森反復強調,這是一項與“中國同行”的“聯合研究”,並表示世衛組織的團隊成員是獨立的。他聲稱,“研究進展緩慢,但儘管如此,我們還是看到了很多東西。所以我一點也不失望。”

沃森說:“這並不是成立一個外部組織來調查和指責,希望找出確鑿證據。”他補充說,“有一種流行的看法是,一群夏洛克·福爾摩斯帶著放大鏡和棉簽進去辨認什麼東西。”

庫普曼斯說:“中共已經做了…大約3萬隻,對全國各地的動物進行了大量的測試,但在馴養的動物中沒有發現這種病毒的證據。她說,他們被告知,“大約1000人已經努力讓這些資料達到我們可以討論、審查和審查的程度”,並表示他們與來自武漢市疾控中心、湖北省疾控中心、中國國家疾控中心和武漢實驗室的工作人員進行了交談。

所以我們走訪了三個一直在積極工作的實驗室,包括靠近市場的實驗室,包括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庫普曼斯說。“我們討論了他們的研究項目、常規檢測專案、他們的工作方式,以及他們在員工健康監測和檢測方面所做的工作,在此基礎上,我們得出結論,發生實驗室事故的可能性極小。”

川普官員,如前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和前國務卿邁克·龐皮歐指出,有證據表明新冠肺炎可能起源於武漢的一個實驗室。中共政府對此予以否認,並對其源自中國表示懷疑。

文章來源:https://www.washingtonexaminer.com/news/who-origins-investigator-defends-wuhan-lab-blames-lack-access-anti-china-political-rhetori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