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共才是美國的唯一出路

新聞來源:《外交政策》| 作者:扎克·庫珀(ZACK COOPER),哈爾·布蘭茨(HAL BRANDS) | 發佈時間:2021年3月11日

翻譯/簡評:隨波逐流| 校對/審核:萬人往| Page:拱卒

簡評:

中美之間的競爭已經開始,未來將如何結束?中美關係緊張會導致競爭性共存嗎?還是這種競爭一定最終導致中共政權解體?美國官員一直希望是第一個結果,但他們已經意識到應該為第二個結果做準備,即美國祇有在中共國政權解體時才能獲勝。兩黨之間有一個共識,即中美關係將主要由未來幾年跨多個地區和治國方略的較量來界定。因此美國的戰略涉及確定今天採取的行動將如何有助於實現更遙遠的目標。美國需要明確其所要達到的目標,國內人民才能接受它的代價高昂的行動,才能在外交上結成反共同盟,以集體施壓的方式在軍事、經濟、技術和意識形態上抗衡北京當局的力量。

美國政府此前一直靠談判、做交易的方式來應對中美競爭中出現的問題,這不但沒有解決問題,還讓中共利用美國兩黨大選的鐘擺效應,採取拖延戰術逃避責任,蒙混過關。美國早已認識到中美之間問題的根本是兩國的政治體係不同造成的,只要共產黨政權存在,中美之間的諸多問題將會一直存在。但由於中共善於煽動民族主義來鞏固自己的政權,美國也擔心強硬手段帶來中共國上下的仇美情緒。因此,美國一直想在長期的競爭中改變中共,以達到和平演變的目的。

但到目前為止,美國不僅在多個領域的競爭中處於下風,而且助長了中共的野心。美國對中共戰略的不明確以及有時軟化的態度令美國喪失了很多次獲勝的機會,這也讓唯美國馬首是瞻的各盟國採取觀望態度。只有美國明確表態,才能凝聚國內資源並召集國際聯盟抗衡中共。現在美方說出美國必須在對中共的態度上保持強硬,並為未來更加動蕩的美中關係做好準備,應被視為一個滅共信號。只有推翻中共,美國才能真正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贏得這場競爭,全球聯合滅共行動可能會很快發生。

原文翻譯:

美國祇有在中共國政權解體時才能獲勝

美中競爭有兩種可能的結果——但華盛頓應該為更加動蕩的結果做好準備。

菲律賓人於2019年7月12日在中共國駐菲律賓馬卡蒂大使館外的反中共國抗議活動中,燒毀了一面用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和中共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臉拼貼成的模擬中共國國旗。以斯拉·阿卡揚/蓋蒂圖片社

中美之間的競爭已經開始,但是它將如何結束?兩黨之間有一個共識,即中美關係將主要由未來幾年跨多個地區和治國方略的較量來界定。然而,對於美國領導人希望在那之後會發生什麼尚不清楚。華盛頓已經接受了競爭的現實,卻沒有確定勝利的理論。並不缺乏建議,但美國領導人尚未闡明,這場競爭將如何導致除了無休止的緊張和危險之外的其它事情。

從幾個點上,川普政府曾論證說,與中共國的競爭是由共產黨的性質引起的,這意味著只要這個政權存在,競爭就會持續下去。然而,政府也令人困惑地堅持認為,其做法並非基於“試圖改變中共國國內的治理模式”。同樣,拜登政府也接受了與中共國的戰略競爭——就像總統所說的那樣,是“極端競爭”——卻沒有公開澄清最終如何解決這種競爭。

中美競爭有許多可能的結果,從美國將勢力範圍割讓給中共國,到相互妥協,到中共國倒台,再到毀滅性的全球衝突。然而,如果競爭的目標是通過非戰爭的方式來確保更好的和平,那麼關鍵問題就變成了美國是否可以通過轉變中共領導人的思想來實現這一目標——讓他們相信擴張和壯大是徒勞的——或者這是否需要減少中共國的權力或者中國共產黨的垮台。

簡而言之,中美關係緊張會導致競爭性共存嗎?還是這種競爭一定要通過美國挑戰者的逐漸衰弱或政治變革,而最終導致政權失敗?美國官員當然應該希望第一個結果,但他們可能應該為第二個結果做準備。

美國為什麼要花一些時間思考一場正在進行的競賽中的長期勝利理論?鑑於某些關鍵領域的競爭進行得很糟糕,因此可能容易令人著重於弄清楚當下如何處理中共國問題,同時推遲對遙遠未來的理性辯論。也許美國應該只是著手於靠交易處理問題,而不是試圖確定如何解決問題。

但是未能確定美中競爭的理想平衡將是一個錯誤。戰略涉及確定今天採取的行動將如何有助於實現更遙遠的目標。不同的勝利理論可能對雙邊外交和進攻壓力在美國治國方略中發揮的作用產生不同的概念。而且,如果我們不知道我們想要的結果,我們如何衡量我們的政策方法的有效性?如果與中共國的競爭確實是對當今美國戰略的根本挑戰,那麼美國公民在不知道最終目標的情況下,能容忍代價高昂的行動多久?

很難確定哪種勝利理論在分析上是優越的,但是相應的證據支持了這裡討論的更為悲觀的理論——競爭應被視為長期轉變中共政權或中共國治理方式的橋樑。對於中美競爭的發展方向,這是一個相對黑暗的觀點。但是,如果這種競爭像中國共產黨領導人似乎認為的那樣,是根本性的,並且如果中共國的野心像越來越多的漢學家所記錄的那樣廣泛,那麼這種觀點也許也是最現實的。

然而,這一結論導致了最後一個問題:目前,分析性地結合在一起的勝利理論,可能不是在外交上最好地將反華聯盟團結在一起的勝利理論。必須採取多邊集體施壓戰略來表現出對北京的耐心和堅定。這就需要組建獨特但重疊的聯盟,以在軍事、經濟、技術和意識形態上抗衡北京的力量。

到目前為止,由於許多亞洲、歐洲及其他地區的美國盟友和夥伴仍在努力避免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的零和選擇,這一事實使召集這些聯盟的任務變得複雜。這些國家中很少有人會歡迎美國明確提出的基於政權解體的戰略;實際上,僅僅公開談論這種方法可能會使召集聯盟來應對中共國的挑戰變得更加困難。因此,美國對競爭的發展方向的評估仍然如此模棱兩可也就不足為奇了,因為分析清晰度的要求——至少目前——似乎與外交效力的要求不一致。

對於這個難題,沒有簡單的解決方案。最終,美國政府必須對自己對中共國的戰略保持坦率:如果美國官員對解決潛在問題的態度軟化,就沒有辦法凝聚成功所必需的國內承諾和資源。民主國家不能也不應該在私人場合維持一項戰略議程,而在公共和國際消費領域維持第二項戰略議程。在短期內,可能有充分的理由強調建立對抗中共國所需的聯盟的實際問題,同時淡化這將如何結束的更為敏感的問題。但是,從長遠來看,如果不明確美國需要實現的目標,很難看清楚美國如何才能贏得本世紀的決定性競爭。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