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習】美中在中共病毒計劃上是有資金流通

西班牙巴塞喜悅農場 wenwu

圖片來自推特

3月17日美國前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推特上發佈推文,頂級醫學博士、企業家史蒂文·奎轉發並評論。其大意內容為,(蓬佩奧)拜登移民政策讓誰受益?人口販子、毒品運輸貨車司機和走私犯。邊境的危機把美國的價值觀和生命放在最後。(奎)然而民主黨以「同情」的名義,創建了因為拜登政府施捨進入美國得到公民身份而投票的契約移民。在傷害美國公民的同時。美國人需要醒來。另外,德州邊境或許是中共藍金黃和3F美國的一部分,怎麼確保徹底滅共對於被中共病毒所傷害的人都是重要的。

無獨有偶,同日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先生也在推特上發佈類似推文,並指責這是拜登政府對企業家和外來非法移民的雙重標準。或許更要加多一個對象,即美國的老百姓就是三重標準——在紐約和加州的「疫苗護照」正悄悄然進行。另外,WHO的自然起源科學家仍然不能為中共找到證據,這些證據只存在於安徒生童話里。因為中共病毒的本質是人畜共患的來自實驗室的人工病毒,要多少證據管夠

(大意)突發新聞→眾議院民主黨人剛剛投票反對要求對越過南部邊境的非法移民進行中共病毒檢測。但他們仍然希望你的企業被封鎖,你的學校被關閉。他們的雙重標準是可恥的。」

拜登政府喜愛選票多過喜愛美國人的生命,這種對草菅人命的行政手段和中共政府如出一轍,但中共更懂得如何「完美犯罪」。分子遺傳學,加州大學伯克利校友羅蘭·貝克在推特上發佈推文,閆麗夢科學家轉發。該推文表明瞭自然起源說是無稽之談,更把病毒來源地指向一個單位——「武毒所」。據今日喜站推特的推文(附援引福克斯的報道視頻),「武毒所」不是衛生研究機構,而是中共軍方生武研發機構。美國不可能不搞清參與中共病毒計劃的人、資金流向、動機,中共政府也不可能有能力單獨完成這項計劃。那麼問題在哪是必須去瞭解的

(大意)主題:有明確證據表明,中共病毒在武漢的最初傳播幅度比最初想象的要高得多,而且從未在中國其他地區傳播,表明在疫情爆發前它沒有無症狀傳播。附另一位推友的數據
前國務院高級調查員亞瑟(Asher)在接受福克斯採訪時表示,認為中共病毒是中共的生物武器

另附上一篇原文翻譯:

中共國大規模滲透美國病毒研究所實驗室

新聞來源:《門扉網》(TheGatewayPundit)|作者:喬·霍夫特(Joe Hoft)|發佈時間:2021年3月16日
客貼:勞倫斯·塞林博士

它始於 20 世紀 90 年代,當時中共國軍事科學家經過中共國人民解放軍(PLA)的洗腦,抵達美國大學和研究機構。

然後,通過相當於鏈式遷移的科學交流,美國病毒研究項目充斥著來自共產主義中共國的科學家,已經在美國工作的中共國科學家邀請了親密的同事來他們的實驗室

因此,在美國建立了許多與中共國軍方相關的事實上是中共國研究項目,其中大部分直接或間接由美國政府資助。

本質上,中共國佔領了美國病毒研究項目,這些中共項目由美國納稅人資助,可能高達數十億美元。

姜世勃教授,現任上海復旦大學醫學微生物研究所教授兼所長,在解放軍第一和第四醫科大學獲得醫學碩士和醫學博士學位。

1987年至1990年間,他在紐約洛克菲勒大學接受了博士後培訓。

1990年後,姜世勃在紐約血液中心林德斯利F.金博爾研究所工作或者有過聯繫。

他與美國其他病毒研究實驗室建立了廣泛的合作研究網絡,並獲得了超過1700多萬美元的美國研究經費,其中絕大多數來自安東尼·福奇博士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

在整個期間,姜世勃與解放軍實驗室進行了廣泛的合作研究,這裡詳細描述了這一點,同時邀請中共科學家進入他的美國實驗室,並培訓與中共國軍方有聯繫的科學家。

與此同時,中共國病毒研究軍事項目正在大幅擴張,並利用了在美國實驗室工作的中共國科學家來獲得的知識和技能。

在解放軍第一軍醫大學就讀期間,劉叔文和姜世勃於1986年發表了一篇關於人體免疫缺陷病毒(HIV)的文章

1990年獲得金博爾研究所的職位後,姜世勃與廣州解放軍第一軍醫大學保持著關係。

到2002年,劉叔文加入了姜世勃金博爾研究所,同時繼續與第一軍醫大學建立聯繫。

同樣在2002年,姜世勃與西安第四軍醫大學微生物系的解放軍科學家合作。

2002年,第一次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冠狀病毒大流行的爆發,導致中共解放軍的病毒研究活動以及姜世勃及其在美國實驗室工作的中共國同事的活動發生了重大變化。

在疫情爆發之前,中共解放軍在很大程度上將冠狀病毒視為一種獸醫疾病,特別是在工作犬中。

之後,中共解放軍將在人類冠狀病毒研究中發揮重要作用。

這工作是圍繞著兩個中共國軍事研究中心,即病原體和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北京微生物和流行病學研究所和北京軍事醫學科學院,以及南京軍區下屬的醫院和研究所,特別是重慶第三軍醫大學。

參與新冠病毒傳奇的三名關鍵人物來自中共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司令部。

他們是周宇森、趙光宇和吳宇章。( Yusen Zhou, Guangyu Zhao, and Yuzhang Wu.)

周宇森、趙光宇將成為姜世勃的長期研究合作者,周宇森將成為北京軍事醫學科學院病原體和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

來自周宇森軍事研究所的兩名科學家將在姜世勃的美國實驗室工作。

第一個是何玉賢(Yuxian He),他最初跟隨姜世勃去了洛克菲勒大學,然後去了他在林斯利F.金博爾研究所的實驗室。

第二個是杜蘭英(Lanying Du),據稱是周宇森的妻子,她仍然是紐約林斯利F.金博爾研究所員工。紐約金博爾研究所最近收到了安東尼·福奇博士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頒發的為期5年的贈款,總額為410萬美元。。

吳玉章出任重慶第三軍醫大學免疫研究所所長。

来自中国的爆料革命战友闫丽梦博士声称,中共病毒起源于中共国解放军监督的实验室,使用从中国舟山采集的蝙蝠冠状病毒ZC45或许包括ZXC21,然后在重庆第三军事医科大学和解放军南京军区医学研究所的监督下进行定性和基因工程。

2002年非典疫情爆發後,姜世勃將研究重點從艾滋病毒轉移到冠狀病毒上,大大擴展了與包括南京軍區在內的解放軍研究機構的工作,並開始與美國其他病毒實驗室建立聯繫,其中一些實驗室將在導致中共病毒疫情的研究中發揮作用,包括:

  • 安東尼·福奇博士感染性疾病與疫苗研究中心實驗室,即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
  • 屬於北卡大學流行病學的拉爾夫·巴里克博士的實驗室,該實驗室以其冠狀病毒的「功能增強」研究而聞名;
  • 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病毒部門,醫學博士德特里克堡;
  • 德克薩斯大學醫學部(UTMB微生物學和免疫學系部門,德克薩斯州的加爾維斯頓。

2015年,姜世勃是北卡大學、明尼蘇達大學和武漢病毒研究所聯合項目的一部分,該項目旨在實現蝙蝠到人體的冠狀病毒傳播。

2012-2020年,姜世勃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發表了12篇科學文章。

2013年至2020年間,他與國防部資助的生物防禦和最新傳染病中心的所在地UTMB發表了11篇文章,該中心擁有P4病毒研究設施,長期以來一直是中共國軍方的滲透目標。

UTMB現在有來自中共國軍事醫科大學的永久教師。

今天,美國病毒研究實驗室幾乎沒有任何是中共國軍方不熟悉的。

本文所描述的只是冰山一角。待續。

勞倫斯·塞林博士從國際商業和醫學研究生涯中退休,在美國陸軍預備役服役29年,是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老兵。他是國家安全公民委員會的成員。他的電子郵件地址是[email protected]

🔗原文鏈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3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