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媒體是中共掩蓋疫情真相的幫兇

翻譯:致敬香港!| 責編:沙拉貓

圖片來源:twitter.com

美國《國際政策文摘》(International Policy Digest)2020年5月6日發表了一篇由海軍前軍官杜爾索(James Durso)撰寫的文章,直指美國媒體是中共在新冠疫情(COVID-19)中混淆是非的幫兇。中共政府堅稱對新冠疫情的蔓延沒有任何責任,而美國媒體對此非常配合,不加任何批評地重復報道著中共的說詞。杜爾索認為,中共的國有電視臺早就已經把美國媒體打造成了自己的宣傳渠道。

美媒已淪為中共的外宣陣線

文章分析,中共的宣傳戰包括內外兩道陣線:對內,他們告訴中國人民“美國媒體已經承認我們對新冠疫情是無責任的”;對外,他們利用美國的媒體報道來淡化自己的失策,同時鼓吹以抗疫“經驗”幫助其它受害國——這都是企圖以軟實力取勝。比如,中共國總領事黃平曾在與康卡斯特集團(Comcast Corporation)高管的一次會晤中強調:”中國在對疫情的防控上為其他國家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和經驗……希望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由康卡斯特集團擁有)和其它美國媒體都能客觀公正地報道中國在這場疫情中為疾控做出的努力。” 美國媒體為迎合中共,甚至不惜處處與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總統為敵,並且聲稱 “並非針對個人,完全工作所需”,好一個工作!

娛樂媒體公司的軟肋

文章指出,美國的主要媒體並不是都由單純的媒體公司控制,而大多是由娛樂兼媒體公司控制的,而正是他們的娛樂業務給了中共發揮的空間。為看清這些媒體的軟肋,文章列出了部分主要媒體的所有者與中共間千絲萬縷的利益瓜葛:

美國的全國廣播公司新聞(NBC news)、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微軟全國廣播公司(MSNBC)由康卡斯特擁有。而康卡斯特擁有的環球影業(Universal Pictures)在“北京環球度假區”(Universal Beijing Resort)項目上,以少數股與五家中共國國有企業合資,這裏將設置多個美國娛樂公司的特許娛樂項目,不僅有環球影業的《哈裏·波特(Harry Potter)》和《侏羅紀世界(Jurassic World)》,還有華納兄弟(Warner Brothers)和派拉蒙影業(Paramount Pictures)的項目。僅這一處度假區,中共就可以對美國多家媒體公司同時施壓。環球影業和中國的完美世界影視(Perfect World Pictures)在2016年還宣布了一項合資5億美元的一系列電影項目。

美國廣播公司新聞(ABC News)由華特迪士尼公司(The Walt Disney Company)擁有。而迪士尼公司下屬的華特迪士尼影業集團(Walt Disney Studios)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區項目上,以43%的股份與另外三家由上海市政府擁有的公司合資,該度假區開業第一年便吸引了1100萬遊客,成為迪士尼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迪士尼還擁有美國娛樂與體育電視網(ESPN)80%的股份,而ESPN當年就曾回避了休斯頓火箭隊(Houston Rockets)總經理達雷爾·莫雷(Daryl Morey)支持香港示威者的推文,及其後來引發的爭議。

美國電視廣播網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 News)由維亞康姆CBS公司(ViacomCBS)擁有。維亞康姆CBS擁有派拉蒙影業和國際維亞康姆CBS電視網(ViacomCBS Networks International),而後者為中國市場提供“音樂電視MTV中文臺”(MTV)和“尼克兒童頻道”(Nickelodeon)。

美國的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則由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旗下的華納媒體(WarnerMedia)所擁有,華納媒體同時也控制著NBA電視臺(NBA TV)。NBA電視臺在中國的放送在2019年達雷爾·莫雷推文事件之後被暫停,致使NBA聯盟及其主要球員與這場抗議活動開始撇清幹系。 華納媒體以49%的股份投資了位於香港的電影公司“旗艦影業”(Flagship Entertainment),而另一個主要投資方是風險投資公司 “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China Media Capital)。

文章分析指出,中國的電影市場目前以超過90億美元的市值排名全球第二,僅次於北美,而它有望在2025年以220億美元的銷售額成為最大市場,對好萊塢未來的收入增長至關重要。近期已經有幾部高預算美國影片,首映式在中國搞的場面比在美國的還要宏大。作者因此提出質疑,這些娛樂媒體公司之下的新聞部門,是否會為了公司其它方面的利益而調整其新聞報道?

文章舉例稱,環球主題樂園及度假村(Universal Parks and Resorts)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湯姆·威廉姆斯(Tom Williams)曾經說過的,“我們不會去談中國的領導層,我們也不會去提香港和臺灣,除非是瘋了……我們只專註在我們想做的事情。” 威廉姆斯先生二十年的項目,並不是安裝一套“旋轉杯”騎乘設施那麽簡單,NBC新聞會去報道破壞這些項目遠景的事件嗎?作者還列舉了《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的專欄作家、約翰·芬德(John Fund)分類記錄的美國影視業對中共政府的妥協:如影片《壯誌淩雲:獨行俠》(Top Gun:Maverick)刪除了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對臺灣的提及;《環形使者》(Looper)當中插入了對話,將中共國描述為未來希望等。作者認為,好萊塢是在重蹈覆轍,他們1930年代就曾姑息希特勒政權,紛紛同意了不對納粹進行不利的刻畫。

美國影視業為迎合中國市場對影片實施的審查,遭到德州聯邦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的抗議,他遞交了《停止審查、恢復誠信、保護電影法案》(The Stopping Censorship, Restoring Integrity, Protecting Talkies Act或SCRIPT Act),除非制片方承諾對影片不進行審查,否則該法案將:禁止國防部對其提供任何技術協助;禁止協助與中共國公司合拍的、受中國審查的影片; 禁止協助為進入中國市場而近期對影片進行過審查的制片廠。

娛樂媒體公司一邊對中共姑息妥協,一邊也會自嘆一聲“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給自己開脫,貌似他們還是有底線的。可是,在川普政府對中共的國有媒體駐美記者發出了限制令後,中共政府報復性驅逐《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美國之音》( Voice of America)和《時代》(Time)的記者,估計這些公司又受驚不小。中共此舉對其它美國媒體的刻意暗示,大家心領神會,當新冠疫情襲來的時候,他們都知道該怎麽做。文章順便提到有一家媒體在中共國是沒吃過苦頭的,那就是“模範標兵”彭博新聞社(Bloomberg News),他們的一名記者在發現中共政府最高層的腐敗事件後被及時封了口。為了額外的政治保險,邁克爾·彭博後來又曾拒絕承認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是獨裁者,並稱中國人民“似乎並不想要”民主。

其它媒體的妥協

文章也觀察了其它的媒體公司,他們雖然沒有迪士尼或派拉蒙那樣的資產,但為了實體的生存,也都試圖與共產黨保持親密關系。2017年中共的中國中央電視臺(China Central Television)和中國環球電視網(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組織了“全球媒體峰會”(Global Media Summit),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福克斯(Fox)和谷歌(Google)都前往參加了。其中,CNN的親共決策是比較順理成章的,2003年時任CNN首席新聞主管的埃森·喬丹(Eason Jordan)曾經透露,當年他們就沒有完整報道薩達姆·侯賽因(Saddam Hussein)政權的暴行,說是為了保護當地的員工。中國環球電視網在2019年已經被美國司法部(U.S. Department of Justice)認定為“外國代理人”。

過去的20年裏,媒體在互聯網上的發展逐步與實體發展並駕齊驅,對中共的妥協表現也花樣翻新。在谷歌擁有的YouTube網站上,批評中共的語匯會被刪除;還有一名美籍華裔博客近期因為發布了一段討論新冠病毒起源的視頻而被取消了廣告盈利。推特(Twitter)在中共國是被禁用的,可該公司並沒有賣力移除中共在其網站上的宣傳,也許他們是想向中共證明,如果一旦被允許進入中國他們將服從其政府,或者他們會服從中共主要媒體駐美機構的領導。文章諷刺臉書(Facebook)創始人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是個贏家,他請求中共習近平給他的新生兒起個光榮的中文名,雖然後來被習近平明智地婉言謝絕了。

謹防繼續助紂為虐

文章尖銳地指出,美國娛樂媒體公司的中共國合作夥伴在表面上是私人公司,但事實上在中共國是沒有私有財產的,每個人僅僅是在政府的點頭下臨時保管著在自己名下的財產,跟你真正合作的夥伴是國家,而在國家之上的是共產黨。美國媒體公司處於明顯的劣勢,因為他們的合作夥伴有掌權的決心、昂揚的意識形態、長遠的目標(如《百年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一書中所敘述的)、以及舉國的資源與特權。

文章最後提出質問,美國最出類拔萃者用了三十年的努力,將中共國宣傳成國際社會裏負責的一員,使其獲得了大量的外國直接投資,僅2019年一年就超過1360億美元。而今,這個中央王國(Middle Kingdom)的鼓吹者們將再怎樣解釋它這些“負責”的行為:對維吾爾族穆斯林在奴隸勞工營的關押、對香港民主抗議者的鎮壓、以及對戕害了成千上萬中國人的新冠病毒的起源的隱瞞?文章列出的一個罪證,就是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華爾街日報》上發表的一篇關於新冠疫情的社論,800個字裏他沒有一處提到過中共國。

作者杜爾索最後警告世界,中共國正在試圖改變對新冠病毒起源的敘事傳播,並期待以美國娛樂媒體公司在大陸的大量投資為砝碼,在光天化日之下將謊言傳遞給這些知情、抑或不知情的美國媒體功臣、以及潛在的有影響力者。

>>原報道鏈接>> China’s Communist Party and its American Media Enabler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3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