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戶專家》再提冠狀病毒是在武漢實驗室人工合成的

翻譯:Jony(8 Mile)

素材&評論:Jenny

圖片來源於網路

門戶專家《The Gateway Pundit》發表了一篇題為《重磅!2019年12月世衛組織高官拍的視頻,揭秘武漢實驗室在大流行前就可以人工合成冠狀病毒。

文章稱在過去一年來,他們一直在報導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第一次報導是在2020年4月9日。他們獲知並證實了,是石正麗在領導武漢實驗室冠狀病毒的研究專案,而石正麗之前在美國的實驗項目,因為一次洩漏事件,導致一名研究人員死亡,而被美國政府關閉。

早在2018年,美國國務院官員就對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進行蝙蝠冠狀病毒危險實驗的安全風險提出過警告。美國官員曾多次前往武漢實驗室。儘管有這些警告,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卻在福奇的帶領下,還是向研究蝙蝠病毒的武漢實驗室提供了370萬美元的資助。

文章表示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竟然是在國務院對實驗室提出警告之後!

文章稱其實在2019年底某個時候,中共國就已經出現了這個致命的冠狀病毒,現在已經席捲了全球。 證據表明,冠狀病毒不是自然產生的。 我們仍然不知道致命的病毒是故意洩露的還是意外。

但世界衛生組織卻在去年二月份,未做任何現場調查的情況下否認冠狀病毒是從武漢的實驗室洩露的。

目前,一段世衛組織官員皮特-達紮克(Peter Daszak)在2019年12月的視頻浮出水面,他在節目中說,武漢實驗室可以很容易的對冠狀病毒進行人工合成。視頻採訪拍攝於2019年12月9日。 是在新加坡舉行的尼帕病毒國際會議上錄製的。2020年5月發佈了一份拷貝。

在視頻的29:52分鐘,世衛組織官員說:”冠狀病毒相當不錯,你可以在實驗室裡很容易地操控它們,摻入的蛋白質對發生的事情影響很大。你可以得到序列,你可以建立蛋白質,我們與北卡大學的拉爾夫-巴里奇(Ralph Baric)合作來做這件事,插入到另一種病毒的骨架中,並在實驗室裡做一些工作。”

文章還摘錄了一段臺灣新聞:

在冠狀病毒大流行開始前幾天拍攝的視頻顯示,一名現任世界衛生組織檢查員在武漢病毒研究所討論,改進的冠狀病毒在人體細胞和人源化小鼠上的測試。而這距離武漢市公佈第一例COVID-19病例僅有數周時間。

在一段最初拍攝於2019年12月9日的視頻中,也就是在武漢市衛計委宣佈爆發一種新型肺炎的三周前,病毒學家文森特-拉卡尼洛(Vincent Racaniello)採訪了英國動物學家、生態健康聯盟主席皮特-達紮克,講述了他在這家非營利組織的工作,以保護世界免受新疾病的爆發和預測流行病。自2014年以來,達紮克的組織從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資金,並將這些資金注入到武漢病毒研究所,開展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

在第一階段的研究中,即從2014年到2019年,達紮克與石正麗,也就是 “蝙蝠女”,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協調調查和編目中共國各地的蝙蝠冠狀病毒。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報導,生態健康聯盟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獲得了370萬美元的研究經費,其中10%的經費被輸送給了武漢病毒研究所。

第二階段,更危險,從2019年開始,涉及北卡羅來納大學Ralph S. Baric實驗室的人源化小鼠冠狀病毒和嵌合體的功能增強研究。4月27日,川普政府下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在疫情中撤回了對該專案的資助。

在播客採訪的28:10分鐘,達紮克表示,研究人員發現SARS可能來源於蝙蝠,然後開始尋找更多與SARS相關的冠狀病毒,最終找到了100多種。他觀察到,一些冠狀病毒可以 “在實驗室裡進入人體細胞”,而另一些冠狀病毒則可以在 “人源化小鼠模型 “中導致SARS疾病。

備受爭議的是,在COVID-19疫情爆發一年多後,達紮克竟然被中共國政府允許的世衛組織疫情來源調查專家小組列入其中。

評論:這篇文章為我們更好的梳理了一下幾點:

  1. CCP病毒出處來自哪裡? – 武漢實驗室,
  2. 製造者是誰?- 石正麗負責運行的武漢實驗室,毫無疑問她是知情人,並且在美國的研究專案還有人命案。
  3. WHO的官員在武漢疫情爆發前就在採訪節目中有意無意的告訴我們冠狀病毒是可以人工合成的,不能用抗體來治療,也無法通過疫苗實現免疫。
  4.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在福奇的帶領下,在美國國務院發出危險警告後,依然向研究蝙蝠病毒的武漢實驗室提供了370萬美元的資助。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相關澳喜文章推薦:

WHO早知冠狀病毒是人工改造,而且無抗體無疫苗

查看《門戶專家》原文請點擊此處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