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西亞的孤兒》-中共體制下的“呐喊”

作者:康州盤古農場 – 小藍先生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 Antsee-GTV/轟炸機

  • 序:

聽歌曲《亞細亞的孤兒》有感:

不免俗的,介紹一下歌曲的背景:歌名取自羅大佑先生書架上的這本由其父親資助,吳濁流先生寫就的長篇日文小說,講述日本統治時期的臺灣知識份子胡太明,在臺灣遭受日本殖民者的欺壓,被認為與日本人是不同人種。到日本留學時,遇到中國大陸學生,在透露自己是臺灣人後又不被中國學生認為是中國人而受到歧視。最終回到臺灣後,胡太明目睹家鄉的沉淪,終於崩潰。歌曲在1983年創作完成,而1983也是中美斷交的那一年。

為免責,首先聲明:如果您接觸過聖經,那麼歪曲就是魔鬼,我將用一千個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來回應。以下是僅為我的個人觀點。

我引用這段歌詞,為了避免重複,請允許我直接加上了個人注解。大我也許是顯而易見的,讓我們看看小我的具體意象。

  • 歌詞(括弧中為注釋):

亞細亞的孤兒(主人翁的兒時) 在風中哭泣

沒有人要和你玩平等(人人生而平等—獨立宣言)的遊戲

每個人都想要你心愛的玩具(Rosebud—公民凱恩斯)

親愛的孩子 你為何哭泣(主人翁無助的母親在述說上述內容時自己也在哭泣)

多少人(長輩甲群體)在追尋那解不開的問題

多少人(長輩乙群體)在深夜裡無奈的歎息

多少人(長輩丙群體)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

親愛的母親 這是什麼道理

軍鼓上,以下歌詞伴隨童聲

亞細亞的孤兒(主人翁的孩子) 在風中哭泣

黃色的臉孔有紅色(共產主義)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絕望)的恐懼

西風(普世價值)在東方唱著悲傷的歌曲

嗩呐上,純軍鼓+嗩呐的間奏

多少人(同輩A群體)在追尋那解不開的問題

多少人(同輩B群體)在深夜裡無奈的歎息

多少人(同輩C群體)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

親愛的母親 這是什麼真理

  • 感悟:

好的,現在請允許我白話覆述一邊:

第一段描繪主人翁兒時,母親在哭述殘酷的現實社會。為什麼哭泣,因為主人翁走上了社會,也許遇到挫折,也許遭遇磨難,困惑不解。而母親也深知,她已無力再保護自己心愛的孩子,因為這不是一個文明的社會,自由的社會,有法治的社會。

第二段描繪主人翁觀察到,他/她的長輩們也有類似的經歷,主人翁問母親,為什麼是這樣?

而後軍鼓上,後續的歌詞伴有童聲合唱,暗示主人翁有了自己的孩子

第三段描繪主人翁自己的孩子,也許剛剛降生,主人翁觀察到其孩子也將受共產主義毒害,透過孩子的眼睛他/她看到了自己的絕望,渴望著西方的普世價值的到來。

而後嗩呐上,伴隨軍鼓,這是何等的悲壯。

第四段同樣也有童聲合唱,同輩的主人翁們與兒時的自己們一同重複著長輩們的經歷,向自己遠去的母親呐喊道,這是什麼真理!

既然這是一首搖滾樂,那麼嗩呐一定不是送葬時的嗩呐。那麼搖滾在哪呢?我想歌曲是在問聽者:你是這個孤兒嗎?你見過這樣的長輩甲、乙、丙嗎?你又是否變成這同輩中一樣味道的甲、乙、丙呢?又或者你是這裡的母親,還是這裡沒有出現的父親(東亞病夫)呢?又或者你也不想跟人玩平等的遊戲,你也搶走了其他孩子的玩具?如果這不是真理,那麼真理是什麼,你又做了什麼,這到底是誰該給誰回答的問題!

好,讓我來試著回答這個問題。為了更加具體,我想給出我的甲、乙、丙。甲指的是祖輩,出生於民國,老于共國,終生務農,目不識丁。聽聞打臺灣,很激動,揚言要搶回來。問及其身份問題,以及誰搶誰,陷入困頓。乙指的是父輩,聽聞打臺灣,滿不在乎,打就打吧,反正看看熱鬧,裝阿Q。丙指的是無數個無名的母親,楊改蘭。為何沒有平等的遊戲,因為人民民主專政。為何要搶走心愛的玩具,好讓你乖乖的當奴隸。

寫到這,我猶豫了,因為大我的回答其實並不清晰。讓我們回到1983年的台美,是美國不想玩平等的遊戲嗎?還是共國?還是前蘇聯?回到現在,回顧文貴先生3月15日回顧1月5日至16日中美之間的幕後故事,也許不想玩平等遊戲的不正是民國自己嗎?搶走心愛玩具的不正是民國自己嗎?再大一些,對於咱們民族,搶走心愛玩具的不正是共產主義這個幽靈嗎?那個沒有出現的父親,不正是天父嗎?為什麼是亞細亞的孤兒,不正是因為遠離了信仰嗎?正像文貴先生說的,強人強己不強人,恕者恕人不恕己,哭是沒有用的。

  • 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   

在那逝去的百年中,我們及我們的祖輩們都在面對著同樣的問題,這個問題從來沒有解決過,我們被迫的忘記、無視這個問題,其中有一些直面問題的人早已被消逝在時間的長河中。

祖輩們如我們一樣,在尋找解決方法的過程中,有的逃避,有的忍讓,有的沉默,有的消失,最終只能用搖滾旋律來釋放自已的不滿,,興奮的搖滾歌曲卻要配上那沉重無比的歌詞,這是那一代人沒有辦法的“呐喊”,他們不是沒有努力過,只是沒有一個通向成功的好方法。

今天的美中關係,亦如當年一般,走到了十字路口。更甚者,共產黨的無知、愚蠢、傲慢,已危及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全球經濟、政治、文化、宗教…一切一切的人類生存、發展、文明要素。但我們這一代人是幸運的,這個時代有郭文貴先生,我們的七哥,他引領了爆料革命,建立了新中國聯邦。新中國聯邦正與世界人民一起,展現全新中國人形象,展示全新中國人勇氣與智慧,我們緊密團結在一起,我們每一份小小的力量都能凝聚成一記記重拳,砸向中國共產黨和中南坑的老雜毛們。我們用力量表達憤怒,必將粉碎這只禍害每位同胞,禍害全世界的‘惡魔之爪’。

《亞西亞的孤兒》中描繪的祖輩那代人的“呐喊與彷徨”,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很快,我們會向祖輩們驕傲的說:共產黨對你們的傷害,新中國聯邦給千倍萬倍討回來了!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