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3.17晚:崔天凱接受采訪明確中共在港臺疆藏上不會妥協退讓

文字整理:茅屎坑 青桐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於人令(文一)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3/17/2021路德時評(博冠胡談):美韓聯合聲明對中共強硬,在朝鮮公然威脅情況下意味著什麽?崔天凱接受采訪明確中共在港臺疆藏上不會妥協退讓將會推向什麽結局?

 

視頻



音頻

 

文字

博博士: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博冠胡談,今天是美國東部時間3月17日,現在是晚上時間8:34。今天我們給大家帶來幾個就是有趣的這個話題啊,因為今天路德先生的休息一天由我來給大家主持。今天我們首先要談的一個話題呢,是美國高層訪韓,重申對中共強硬為美中會談定下基調。就是大家也知道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這個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現在正在韓國進行訪問,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事情,因為韓國在美、日、韓以後的這個的太平洋印太地區關系裏面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員啊,所以說他們的態度極其重要,所以我們要來看一下。第二就是今天我們還給大家帶來一個崔天凱談中美高層的這個戰略對話,就是說他接受了一個中共國媒體的聯合采訪啊,就這個中美高層的這個戰略對話,其實大家知道這是中共的解釋啊戰略對話它的意義與期待,然後回答了記者提問,他的這個主旨觀點是希望雙方帶著誠意來,帶著理解離開,可見這個裏面的無奈啊,就能夠聽得出來了,所以我們到時候給大家仔細的分享他這個今天的采訪裏面到底說了什麽以及有什麽樣的更深層次的意義在裏面。好的,那我們首先請這個冠博士給我們分享一下,謝謝。

冠博士:大家好,今天分享的第1條,因為中共侵犯人權的問題,歐盟大使周三同意將4名侵犯人權的中共官員和一個實體列入黑名單。那麽這件事情是在歐盟外交官接受采訪的時候說,對於嚴重侵犯和踐踏人權的行為將采取限制性的措施,那這裏面除了4名中共官員,還有來自俄羅斯、利比亞,南蘇丹和朝鮮等國的官員總共有11個人,就是歐盟外交官還告訴路透社記者,說這些中共官員的被指控侵犯了中共國維吾爾族穆斯林少數民族的人權,他說現在歐洲,美國,加拿大對維吾爾人都是深切關註,而這個比較有風向標的意義是這是自1989年六.四鎮壓之後,歐盟首次對北京實施這個制裁,也就是說之前歐盟對於中共來說一直都是很軟弱的不敢去得罪中共,但是現在自從119蓬佩奧先生這張紙出來,各個國家包括加拿大,包括英國,包括荷蘭都有不同的這個部門把中共在新疆做的事情往種族滅絕上推進、推動,所以自美國就這件事情來把中共的關系鎖住之後,那歐盟接下來也將會采取實質行動,那現在還不知道這4個人和一個實體是誰?後面在公布的時候到底是誰就會被公布出來。第2個說的是白宮拜登政府官員在周二的時候在白宮的背景簡報會上說,美國很了解中共的分化手段,中共妄圖制造國務卿與白宮、國安顧問不和的行為是行不通的,那麽這位美國資深官員就說中共國過去玩弄手段分化我們,比如說他們放特別利益給每個部門,導致美國政府內部矛盾,甚至造成國務卿和白宮的對立。這件事情就是說美國現在把中共的這種超限戰影響美國內部的團結和穩定,影響美國內部政府、通過滲透的方式去做一些事情開始慢慢的擺到臺面上說了,所以這個也是代表著美國現在全面意識到中共超限戰,包括拜登政府現在要吃川普總統之前給做的這一盤子菜。第3個事情是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報告發布之前呢,中方的專家組組長接受專訪釋放大量信息,我覺得這事情是很有意思的,一會我們大家可以討論一下。那這個是中方的專家組長梁萬年,那麽他在接受采訪的時候他就回應了幾個問題,什麽報告為什麽沒能發布,中外這個專家是否發生爭執,什麽原始數據實驗室泄露假說等等問題,在這裏面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說對於實驗室泄露的假說,他是再次重申說這個極不可能,未來不會就此開展溯源工作,而這個是中共國和世衛聯合專家組的共識。那麽我們都知道實際上在世衛調查的那幾天呢,當時世界衛生組織各種人出來說什麽不可能是來自實驗室泄露,基本上就否了這個實驗室來源的學說,那麽這一次梁萬年接受采訪時候說這個問題,並沒有比上次世衛組織的多,就基本上又重申了一遍。那比較有意思的是我們都知道3月18日是中共和美國將在阿拉斯加進行這個廁所外交、廁所會談,那麽在這個時候也就是一兩天前,在這個會談的兩天前梁萬年去做這個采訪,把這個病毒否定實驗室泄露的時候再拿出來重申,我覺得在這個時間點上也是比較有意思的。那我先問問胡博士,您怎麽看梁萬年的這一套采訪的說辭。

胡博士:好的,大家好,關於這個梁萬年這個說辭呢,就是有一點我們得看到,這是他講的這些東西啊,實際上跟WHO當時這些專家組在中國沒離開的時候說的是一樣的。但是其實WHO專家組一離開中國他們的意見就開始分歧了,就像這個皮特達紮克這樣子的人,他是死守中共的底線不放,那麽其實已經有很多專家已經站出來,包括說這個早期的線索根本不穩定,你不能鎖定是不是就是12月8號,因為這個東西他說數據你都沒有給我們,現在他說的是數據不允許帶出國,這個東西就有個出入,不知道誰說是真的誰說是假。那麽更重要的一點,冷鏈說實際上是已經被WHO的美國專家組進行排除了,就是前一段時間WHO美國專家在講的冷鏈說的時候,已經把冷鏈說跟這個實驗室來源都歸這個極不可能,所以他們想集中去攻克這個中間宿主,這個之前我們在節目裏都提過。現在他竟然把這個東西全部加在一起說WHO的綜合意見,其實報告還沒出來呢,他就說他們的綜合意見還把冷鏈鎖放在裏面,你要知道冷鏈說是特別引起世界憤怒,因為就是說這件事情你連最基本的最根本的這個鍋你都不願意拿下來,你自己幹的壞事,我沒說你到底是用這個人造武器要幹什麽的這些都不談了,你現在光說你實驗室泄露你都不願意給我背下來,這就讓我想起來其實當時WHO就是調查的時候,他們最簡單的做法就是說實驗室泄漏,懲罰一兩個人這個事情就算了了,跟美國也是個很好的交代了,而且當時你看那個鋪天蓋地的左派是在做這個鋪墊,所以當時是最有可能出現這種情況,但是很顯然他們這是非常肯定一定這條死路走到底。這就讓我們想起來就是當時清朝的時候,當時清朝快滅亡1900年的時候,當時清朝是有機會的,這個學過歷史的這個朋友,大家都回想一下那段時間,其實不是一開始要革命推翻清朝,大部分是清朝有很長的機會變成君主立憲制,就變成現在英國那樣子的,而且當時還有效仿新憲,包括大家給了清朝10年的時間,這10年的時間是允許它去搞這個、世界都希望和平過渡嘛,就希望它搞成這個叫做君主立憲。結果沒想到等了10年以後換了一個皇族內閣,這才讓整個世界失去希望,一次就把它徹底推翻了。但是你現在就想,這個跟冠狀病毒這件事情多麽相像,其實你可以看得出這個事情,我們是覺得這個事情很軟弱,在給中共一次又一次的機會,你主要從那個實驗室泄露,包括現在所有的媒體基本上就是共識,就是說這是大概率是實驗室來的,99.5%嘛,但是他現在還要把它甩到國外去,你能看這是相向而行嗎,這完全是相反而行。這種相反而行我覺得已經就是給這個會談定了一個基調,你想想布林肯能承認這個東西、這個病毒是來自於澳大利亞或者來自於泰國嗎?我覺得這個東西你實際上是給布林肯連臺都下不來的一個壞的基調,這是我的看法。

冠博士:是的,因為我們說在這個阿拉斯加會談之前,實際上雙方都有各種各樣的動作,這個我們一會兒呢會詳細的更加詳細的去談。那麽這一個采訪實際上它這個時間點也就是在阿拉斯加會談的兩天前,他在這個時間點發布這一系列采訪,實際上就是代表中共在這個病毒問題上去立一個基調,因為現在這個布林肯這邊,特別是美國拜登政府這一邊面臨的壓力也是巨大的,我們前幾天都看到了福克斯新聞蓬佩奧先生,包括之前川普總統政府的這個成員都在福克斯新聞上,或者news max這樣的大媒體上去說這個病毒是來自中共的武漢實驗室,在說中國武漢實驗室的時候已經明確說是生物武器實驗室,所以這個事情已經代表了這個共和黨人這邊,特別是川普總統正在改革的新共和黨這一邊的意見。那在這裏面布林肯面對巨大壓力,如果說中共想要在這件事情上和美國談,那麽他需要做出讓步,但是我們現在可以看到這裏面就是中共在告訴美國說,病毒這件事情我不會讓步,即使是實驗室泄露我也不會認,因為我承認了實驗室泄露的話,那麽最後盡管不是生化武器,那我的這個賠償實際上也是中共擔不起的,所以在這個會談上布林肯這一邊面臨著到底跟哪邊走的問題,他是到底跟中共呢,還是跟美國內部走呢?我想這個答案一定是不言而喻的,已經是非常清楚,所以我覺得這一個采訪就整個給中共和美方阿拉斯加會談病毒這個問題,定下了一個很重要的基調。那當然了,這個會談病毒的問題一定是這個快樂祥和的氛圍中進行的,快樂祥和打引號,我就分享到這兒。

博博士:這個病毒這件事情我來講兩句啊,因為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所以可能講的不如這個專業的這個專家們細啊,但是問題是這個裏面有一條,就是中共大家一定要知道他的這個尿性啊,就是說死不悔改,什麽叫死不悔改?就是說別人給了臺階他都不下知道嗎?就是說死不悔改就說一定要頑抗到底,為什麽?就是說習近平他一直說的一種東西就是底線思維,什麽叫底線思維?就是說這個東西是我的底線,我一定要守住,我不管我用什麽樣的一個辦法我都要把它守住,這就是我的底線,對吧?這個病毒裏面,追責裏面,他說病毒不是來源於中國,中國跟這沒關系,這就是習總的底線啊,所以不管怎麽說,不管是說用什麽樣的這個腔調,什麽樣的這個做派,什麽樣的撒潑放賴的方式,他都要把這個底線守住啊,這就是這個總加速師的這個偉大光榮正確的一個方面啊。他的這個底線說其實害死很多人啊,就是說他把這個轉圜余地啊都給堵死了,這個底線說其實是一個非常非常僵化的一個外交上面的硬傷,大家知道搞外交和搞政治這些東西,你不能把一個東西定的特別死,否則沒有任何轉圜余地,現在中共病毒來源問題,就是這個樣子,因為西方和海外,和爆料革命長期的工作就已經指出來了,這個病毒肯定是來源於實驗室的,有理有據有節,而中共就是底線政治說,我不承認來自實驗室,好,那事情就沒得談了。這就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牛逼的地方,所以大家就是說能夠理解這一點啊,所以這個後面我們來拭目以待。好,那下面請這個胡博士分享一下啊,謝謝。

胡博士:好,我今天就給大家分享一個關於這個17歲華裔學生,是緬。學生在這個抗議活動中遇難,他這個我覺得其中有一點特別值得我們註意,就是當他的母親在這個悼念自己的兒子的時候,當時情緒非常的激動,就說出那句話,這句話是這樣說的,她說我是一個真正的中國人,但是我不喜歡中國,但我想她應該指的是政府,她說我一點都不喜歡,我恨這個政府,使得自己的兒子受到傷害,這個東西被放大,包括之前那個華裔的女生在緬甸受害以後,很多人就說這兩位勇士實際上是為在緬甸的華人,從以後帶來的危險中解救出來,我覺得這就是一種海外華人的自醒,她分的很清楚。我當時看到這個母親真的分的非常清楚,華人是華人,但是你政府連中國人都不能投票,連中國人都不能代表,更不能代表海外華人,這些人是為所在國家做出了貢獻,為這些華人在這個國家中的新的體面的尊嚴的生活作出了貢獻,實際上我覺得就是他們的基礎。這就讓我想起這個閆博士,實際上閆博士就是為我們華人爭取了這一份,就是在第1次病毒的事件上,實際上是我覺得現在無論如何控制,後面慢慢發展,一定多多少少都會給我們帶來一些負面影響,但是就是因為有閆博士這樣的人站出來,就相當於為民族抗爭,閆博士在為人類做抗爭,說出真話而且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那麽閆博士就是對華人、我覺得就相當於這些年輕的這些為民主鬥爭的戰士一樣,她不愧是跟香港的戰士們站在一起,代表的香港的精神,什麽叫香港精神?為民主,為真實,為歷史去說出真實的聲音,不讓總共把這些聲音掩蓋下去,所以我覺得這些是一個很有意義的事情。我不知道關於這部分冠博士你是怎麽看的呢?

冠博士:是的,緬甸這件事情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個和香港的事情是多麽的相似,我不是說這個完完全全的一樣,我只是說這個性質都是中共在顛覆當地的政府和顛覆國際規則。那香港的事情從反送中到後面國安法,實際上顛覆的就是這個香港的這個秩序,也就是香港的英國的規矩和這個國際協議中英聯合聲明,那麽同時也是顛覆了香港的民主法治,香港人去上街。緬甸的事情呢是中共想要去這個、無論是測試美國也好或者是推進它在東南亞的實質控制最後要控制整個亞洲也好,也是對於緬甸政府的一個推翻。那麽不管怎麽樣,緬甸昂山素季政府它是一個民選政府,所以中共在背後做的事情也是操縱緬甸的這樣一個民選政府把它給推翻掉,那這裏面呢,因為都是至少有一個民主或者法治體制的存在,所以香港人民上街,緬甸人民上街,那實際上他們抵抗的都是中共這種暴政,是中共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犧牲大部分人民的生命去做的這些惡。所以如果說中共不滅的話,那緬甸的事情,香港的事情在接下來的這樣一個過程中,它會在臺灣發生,會在這個像新加坡都會發生,東南亞其他國家,日本,每個國家都有可能發生,最後就會到美國,那誰也逃不過。第2個就是說在這樣的一個過程中,中共每一次都是利用這個矛盾,把自己做的惡把這種共產主義和民主自由這樣的矛盾,轉化成中國人和這香港人也好,包括中國人和緬甸人也好這樣的矛盾。那我們在香港就可以看到,當時這個中共實際上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之前,就一直在炒作什麽中港矛盾啊,什麽大陸人、香港人矛盾啊,直到發送中的時候也把這件事情轉嫁成一個中國人和香港人的矛盾,那最後想讓用這個大陸人來對付香港人,想讓香港人恨大陸人。那現在在緬甸呢做的事情又基本上很類似的,最近的中共的媒體在一直宣傳什麽中資企業被攻擊啊,然後把這件事情說成是對於中國人的攻擊,所以也想挑起這個中國人對於緬甸或者緬甸對於中國人之間的這樣一種仇恨,也就是綁著中國人和世界開戰。所以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有爆料革命,有閆博士等等香港的勇士,這麽多的戰友站出來去改變這個世界對於中共和中國人的認識,而這些、我們到現在可以說真的是爆料革命做到了,因為越來越多的人把中共和中國人分開,那包括緬甸的這個抗爭領袖,他也說我們不是討厭這個中國是討厭這個中國政府,那起碼他說的是中國政府。這個已經和中共的概念非常相似,所以說在這裏面呢,我想中共綁架中國人的這一套做法,現在這個時候在國際大潮逆轉的時候,它已經是行不通了,胡博士。

胡博士:是,其實啊,我特別同意這個冠博士講的,另外,我覺得其實就像中國人老話,幫人就是幫自己。我們為香港人說話,支持閆博士發出病毒真相,這些看起來是在幫與我們可能暫時看起來像太相關,但是實際上我覺得這就是未來為我們自己,因為當將來如果中共做的這些東西最後被公之於眾,到時候你就會發現,只有香港人只有閆博士可以讓世界看到我們華人也是可以非常優秀,是懂禮貌,是懂得能尊重這個地球村的規則,華人是願意跟地球人非常融洽的融合在一起,不會是說像中共那樣耍賴皮撕毀協議,張嘴就胡來,我覺得這個可能真的是我們要好好想的一件事情。

博博士:胡博士說的這個非常對啊,就是為什麽?就是我從這個裏面看到一點,就是說老百姓啊心裏都清楚得很,他們自己想要什麽樣的生活他們自己想要什麽樣的政府自己心裏都清楚的很,如果我們假設中共能夠就是說、假設中共墻內突然輿論放開了,大家就會發現真正挺中共、真正中共死忠的絕對是很少一部分人。但是現在的問題就是說它有一種這個偏差,就是說中共只讓這一部分人發聲,所以你就會看到很多很多,你看到的都是這樣的聲音啊,對吧?所以說這個時候就是一種偏差,就造成這樣一種假象,導致這個怎麽說呢,大多數人、真正的有不同意見的人都不敢發聲,所以說等到中共這個被消滅了以後,我是覺得中國的整個的這個中國人的素質,我對這個還是非常有信心的啊,就是說這一點。然後從這個緬甸這件事情也能夠看的其實是非常清楚,中共和中國政府是跟中國人兩個概念啊,所以說大家在全世界都應該是有共識的一件事情啊,所以我覺得以後會不言自明的。好,那我來給大家分享兩條就是軍事方面的消息,首先第1條就是說這個意大利的加富爾號航空母艦,是意大利海軍的旗艦啊,正在美國進行這個f35b的這個啊整合訓練和認證這些動作啊,這些最近看到消息是夜間的這個起降也已經完成了,現在是主要就是帶彈,就是說帶著這個武器啊從那個航母上起飛和降落這樣的一些動作啊,所以這個完成了以後就離全面的認證成功很近了,就是意大利是一個北約盟國,可以開始使用f35和它的航空母艦來進行配合也是一個挺重要的一個事情,這對於歐洲北約國家的這個軍備的升級換代也是有意義的,對滅共也是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情。第二就是說最近我們可以觀察到,美軍的這個海軍陸戰隊現在正在這個日本,在沖繩啊,在沖繩的幾個島上面進行大劑量的奪島登陸作戰演練,就像機降啊,像這個滲透啊,然後就是說突襲啊像這樣的一些戰術演練啊,就是說做得非常之細的這種戰術演練,通過比方說MV2魚鷹這個運輸機和那個直升機進行機降,像這樣的動作甚至包括一些沖鋒舟啊,像海軍陸戰隊的這種搶灘動作,它都是有專門在練啊,甚至包括像CH53重載量直升機的這個對於火箭炮的調動,對吧?對於遠程的這個海域覆蓋啊,所以說這些東西都是已經進入非常詳細的戰術層面了,在演練這個萬一東海、臺海有事的話進行什麽樣的反應。第二,它這個裏面直接是involved,就直接是有日本的這個自衛隊參與在裏面的,甚至包括就是說去年我們也跟大家報道了,這個臺灣的特種部隊也是一直在跟美國的海軍陸戰隊和美國的這個綠色貝雷帽在一直進行這種高強度的這合作訓練。所以我就想問問兩位嘉賓啊,就說你們對於在這個地區美軍做這麽詳細的戰術訓練有什麽樣的意義啊?這個冠博士能不能發表一下你的觀點。

冠博士:我覺得第一個當然是對著中共去的,因為這不論是日本和美國談,還是今天韓國和美國談,他們這個當然最主要的都是中共的問題,中共在南海臺海等等這一系列的威脅控制亞洲。所以說對於中共的這樣的軍事威脅,包括超限戰的威脅,那最重要的就是你要讓你的盟友日本和韓國有足夠的實力,讓他們在軍事上不怕中共,也就是說中共的軍事威懾你得做到對日本對韓國失去作用,所以美國現在在做這件事情,那我把海軍陸戰隊和日本一起演練,那當然這本身就是對你的一個威懾。但威懾還不夠,因為中共的也會想你們就是在演戲,如果我真打的話,那美國你到底敢不敢幫日本?敢不敢幫韓國?這也是要畫一個巨大的問號,所以說現在美國做的這件事情,就是把這些戰略性的東西得把它具體化、計劃話,然後進行實施,那在這樣的一個過程中有了這些實戰演練,那就給中共傳達一個信號,說美國這一次保衛這個日本,保衛韓國等等這一系列的決心是堅定的,那就是說如果你想去武力威懾或者真的想要進行武力挑釁的話,那美國一定是還擊的,那在這種情況下,它就會讓中共不敢去用武力在東海臺海等等位置去做一些擦槍走火的事情。而且現在對於美國來說,對日本來說,對於韓國來說,對亞洲所有國家來說,把中共鎖死在第一島鏈是目前最重要的一個問題,也是同盟啊美日印澳最重要的問題。所以我們就可以看到,美國現在在這個大戰略背後的這種戰術,這種實施也已經開始在做了,而且是正在做。

博博士:好的,分享特別好啊,這個胡博士有沒有什麽可以分享的?

胡博士:對於這個話題我想問一下,關於這個演練是常規演練還是這是比較特殊的呢?往年或者前幾年不會這麽做?

博博士:以前這樣做每年都有,但是現在我覺得它是特別有針對性,這是一個比較不同的地方,為什麽呢?就是說大家要知道,臺灣有南、北兩個水道,北邊和這個日本之間就是宮古海峽對吧?然後再往南邊就是這個巴士海峽,而巴士海峽我們看到美軍已經接管了,巴士海峽就是所有的像美軍的從關島MQ4海神啊什麽從關島起飛的這個、從那個沖繩起飛的這個偵察機什麽的全部都是要覆蓋巴士海峽的,因為它是往南海的通路,但是在北邊宮古海峽這邊就是由美日聯防的啊。所以大家都聽說以前這個什麽中共海軍挺出太平洋啊就從宮古海峽出去對吧?或者怎麽怎麽樣,但這個水道現在已經完全被日本封死,就是去年日本在這個宮古海峽的幾個島上面部署遠程的這個反艦導彈以後,中共基本上是不太敢從宮古海峽這邊再出去啊。然後這個時候,他們就怕如果中共想突破第一島鏈的時候,它肯定會要占宮古海峽水道的這些島嶼,而這個時候奪島登陸作戰就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點。還有一點就是說臺灣南邊的這個東沙島啊,這個時候美國手把手的教日本和臺灣奪島登陸以及包括機降,包括這個沖鋒舟,包括這個兩棲坦克,包括這些所有的兩棲作戰的這種東西,實戰東西的話就是非常非常關鍵的一點,這一點中共的搞軍事的這些人員其實看在眼裏,其實心裏是怎麽說呢,都是要打鼓的啊,這個因為美軍的奪島登陸作戰是美軍陸戰隊的一絕啊,所以這點上面來說的話,中共可以說是差的特別的遠,所以這個時候只要把臺、日的這方面的能力提升上來的話,整個的第一島鏈可以說是基本上是固若金湯。好,那我先分享這麽多呢,咱們進入今天的這個話題啊,今天的話題裏面,第1個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就是現在屏幕上這個,就是美國高層訪韓重申對中共強硬,為美、中會談定調,然後今天是這個樣子,是美國國務卿的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奧斯汀,就是說結束在日本的訪問以後,飛抵了韓國啊,然後飛抵韓國的時候,3月16號的時候他們就在日本舉行了2+2的會談嘛,然後兩國還發布了這個聲明,我們剛剛已經跟大家已經分享過了,就說在昨天的時候和前天的節目裏面啊,兩國發布聲明說批評中國違背國際秩序,並且對中共的這個海警法表示擔憂啊,美國還譴責中共在這個地區進行軍事行動是脅迫和侵略,是破壞穩定的行為,所以說這些東西都是在日本發不出來的,但是呢,今天在韓國的來說的話是今天的是周三的會議是布林肯與外長進行會談,而奧斯汀是和韓國的這個國防部長就是說徐旭舉行會談啊,就是說分開會談,然後明天就是北京時間的,就是韓國時間的3月18號的上午是由他們的2+2四個人就兩邊的外長和兩邊的防長在一起進行2+2會談啊,然後在這個會談以後是由這個韓國的這個總統啊進行就是說和美國的這個兩個高官進行會晤和這個啊見面啊,所以說這個裏面的話可以看到他們這個會談這個安排是非常非常這個就是有效非常這個高效的啊,今天這個布林肯與這個韓國的外長鄭益龍的會談裏面,這個布林肯就重申了中共在國際舞臺上進行了脅迫和侵略,表示了抨擊的態度,他說我們要恪守我們的價值觀,這是至關重要的,我們目睹了民主在全世界包括本地區都受到了危險的侵蝕,說中共正在利用脅迫和侵略,侵蝕香港的經濟、削弱臺灣的民主、迫害新疆和西藏人權,並在南海開展違反人權的活動啊,大家看到沒有,這個就是啊我們那個王公公說的這5個不可觸碰的這個這個紅線啊,所以說又把他給像這個琴弦一樣又給撥了一遍,這幾個紅線啊,就說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個事情;然後這個裏面布林肯還批評了中共對鄰國的欺淩行為,說將在必要時對中共使用脅迫或侵略的行徑予以遏制啊,所以說這個也是跟在日本的時候的這個啊這個啊就是呃···說法是完全的這個一致的啊。那我我先講到這麽多,然後我們今天先第1輪啊,這個冠博士你怎麽看這個在韓國的這個開場,我覺得很很勁爆啊,是不是?

冠博士:是啊,因為昨天呢是和日本進行這2+2會談,那和日本進行這個會談呢,我們大家都非常清楚的講的內容就是中共非常是巨大威脅,中共很壞,那中共呢現在不僅有挑戰國際秩序的心,而且他正在做挑戰國際秩序的事情包括這海警法啊包括對於什麽臺灣啊、其他國家的威脅,他都會使得我們這些民主國家這樣的秩序在印太地區遭到破壞,而我們民主國家呢,我們是有一樣的價值觀,我們是有一樣的規則,我們有一樣的底線。所以我們呢,要保持住我們這樣一個規則,實際上昨天對日本是這麽一個意思,那對於韓國呢一模一樣的意思,那這裏面特別有意思的,他就說中共在國際舞臺進行脅迫侵略新疆、西藏、臺灣、香港、南海,這幾個事情又說了一遍,這就是好像是一個這個寫好的稿子或者是筆記本上記的一段話呢,不管記誰,就是重點、劃重點,重點說出來,我見誰都要說一遍,所以說這個也就是表示出了這是美國和日本、韓國這些國家進行2+2會談的這核心就是對中共,而這兩個國家呢是在東北亞,也就是離中共最近的東北亞的這個兩個國家,那麽是這個維持東北亞的這個區域政治和平的這樣一個關鍵的因素,所以說呢,我們就可以看到韓國、日本實際上美國的意思是一樣的,那這裏面實際上還有一個這個最重要的問題是你和南韓談和韓國談,那你就繞不開朝鮮問題。因為這裏面呢,今天也說了,說我們將繼續與韓國、日本其他盟友和夥伴合作,實現朝鮮無核化,這個就是和昨天的意思也是一模一樣,你中共在朝鮮問題上沒有你的事情了,以前是美國和朝鮮直接談,然後呢美國和朝鮮之間雙方開始不信任,最後又把中共拉進來搞一個三方會談,那最後中共又提議說搞一個六方會談,所以這以前朝核問題呢,實際上美國在這個亞太地區它是依賴非常依賴於中共的,也就是中共在這個秩序上維持上特別是朝鮮問題是被美國信任的,但是現在呢,美國就說這個問題我們要韓國、日本我們自己解決,而且呢也表示出了我們有能力自己解決這個問題,所以這裏面實際上就是把中共的這個朝鮮牌廢掉,那昨天廢了一次,今天再廢第二次,中共養了兩條狗,一個朝鮮一個伊朗,那每次中共出事情的時候或者遇到危機呢,就要放這兩條狗出來咬人,然後談判的時候他再把兩條狗拉回去來去和對方換籌碼,所以呢現在美國在談判之前,就先把你的這兩條狗廢掉,那看你還拿什麽來咬人,所以說我們就可以看到在這個目前啊在這個318阿拉斯加會議之前呢美國做這件事情,日韓的同盟,美日印澳的這樣的一個同盟,就是亞洲的新北約,那對於香港的這些人24個人的制裁還有一個就是什麽,福克斯啊,蓬佩奧先生,納瓦羅先生,還有之前美國川普總統政府官員去說這病毒來自生物武器實驗室,這幾件事情都是為這個明天的這樣的一個會談立下了一個很大的基調,而在這個基調背後呢實際上是也是這個廢掉了中共的一些非常有用的牌,比如說朝鮮這個問題,博博士。

博博士:是,這個是非常有有有針對性的這個這個提法哦,其實這個裏面他有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就是說,美國這次為什麽,我,就說冠博士就是註意到的事情我也也註意到了,就是說他為什麽布林肯老是要提這像念經一樣是吧,是吧,威脅侵略是吧,系統的侵蝕香港說要削弱臺灣的民主,迫害新疆西藏人權和南海開展違法人權違反法人違法的行動,對吧,他為什麽老要那麽念?就是說中共,他現在所說這些東西是中共的內政,其實美國是不同意的,為什麽?香港的,侵蝕香港,大家都知道中英聯合聲明,這不是完完全全的中國內政,臺灣就更不用說了,根本就不是中共國的內政了,臺灣從來就不是中共國的一部分,對吧,新疆和西藏的人權就是一個人權,人權在美國和西方看來是高於主權的,不是他的內政,南海就更不用說了,2016年都有國際法南海南海仲裁啊,所以說這是一個國際法的問題,所以說中共說這幾個紅線是他的內政,完完全全就是說無中生有,完完全全對於在國際上來說,這他的道理是說不通的啊,這就是為什麽布林肯一直要提這幾個事情,還有就是說這個美韓美韓會談焦點絕對就是朝鮮啊,為什麽?就是說,那我們在節目裏跟大家一直分享路德也在跟大家一直分享,就是說北韓就是一條狗,就是一條就是說中共的把他給布在這個地方,就是為了就是說動不動就來威脅你一下是吧,動不動發顆導彈對吧,動不動嚇唬你一下是不是?那說我要用炮轟你是吧?因為為什麽?就是說韓國是中國控制的區域和美國控制的區域裏面的唯一的一個在陸地上面能夠交戰的地方,對吧對吧,大家也知道打海軍打空軍這個東西,那中國中共是白給對吧,日本都能夠輕易的對付,但是陸戰的話就不一樣了啊,陸戰的話就是中共還是有很大優勢的在這裏,起碼它沒有它的劣勢,它不像海空軍那麽大啊,從軍事上來說,這一點來說的話,就是說為什麽朝鮮是這次美韓會談的焦點?但是這次上面來看的話啊,這裏面說的是說到的是,布林肯表示的是我們將繼續與韓國、日本等其他盟國夥伴合作實現朝鮮無核化,第一,他這個說,話就說的非常非常有底氣了啊;第二就是說,看到沒有?韓國、日本、其他盟國的夥伴,是吧,有沒有中共什麽事?沒有中共什麽事兒了啊,就說整個這個朝鮮的這個無核化和朝鮮成為正常國家的這樣的一個進程,以後將會跟中共沒有關系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美國方以前就是說,我們在節目裏經常給大家分享啊,美國是把中共當作整個亞洲這個總代理,對吧,亞洲總代理是吧,你所有的這些事情,這亞··亞·····亞洲的事情你按照我的方法去弄,你說了算,我給你利益,但是你現在這個總代理是吧,你打工打的還打出花來了是吧,覺得自己牛逼了啊,要自己來來當那個當當總裁了是吧?然後還要放毒要要要害害所有人是吧,所以說這個時候就把你這個總代理給取消了啊,現在就可以看出來,將繼續與韓國、日本、盟國夥伴合作,實現朝鮮無核化,所以說在這個時候他說的這個是非常非常有底氣的啊而且他對於這個北韓的這個威脅啊一點都沒有任何退讓的意思啊,這點是下面我們來馬上再跟大家繼續深入的分享下面的這個這個觀點,胡博士,請你分享一下啊,謝謝。

胡博士:其實關於對這個朝鮮的話,其實這個他們這次是你能看得出他們原先的想法,就像路德講了,中國是這個地區的總代理,所以他解決問題一切都必須圍繞中國這個軸心,也就解決朝韓問題,它是希望利用中國做個杠桿把朝韓問題給壓制住,然後帶領了韓國···額·····帶領了朝鮮慢慢慢慢進入,比如說改革開放,其實這個朝···他們也··,朝鮮,就韓國拍了很多電影,都反映的是這個韓國,額···朝鮮有朝一日,嘖··,有些改革開放派能占領這個主要的聲勢,然後和韓國和好如初,但是呢,實際上這個東西根本沒有發生,反而越走越往後倒退了,到現在都出現什麽潛決炮決這樣的事情越來越明顯,那麽這次你可以看出他在交接這個代理權的時候,就根本就沒有把中國政府考慮在內了,但是中國肯定會認為,哦,你這樣做的話,你是絕對解決不了朝鮮問題,但是大家想想前幾天節目裏的時候,路德給大家普及了一個蘇聯的問題,當時蘇聯中國對蘇聯,中共對蘇聯的關系就相當於韓國,額··就相當於朝鮮對中共的關系一樣,當時就是因為中共在最關鍵的時候,美蘇鬥爭的最激烈的時候,其實蘇聯是不一定失敗,如果你能有機會問一下你身邊的俄羅斯人,他們不承認他們那個時候是必敗的,他們會認為他們那時候是旗鼓相當,你要你要問他們,你說為什麽你們那時候都造不出面包?他會認為他就會直接告訴你,為什麽造不出?就是因為中共屯兵百萬,你們,額···不,蘇聯啊屯兵百萬在這個西伯利亞地帶防範中共,就是因為要運輸這麽多的這些物質,所以說他根本沒有能力去發展它的輕工業。大家可以想想,就是那個時候他捅背後捅了一刀,讓這個大灰熊在跟這跟這個美國鷹鬥爭的時候,碰一下倒在地上了,一下就被美國鷹給打敗了,你能想象如果這個時候中共敢100%相信朝鮮嗎?其實我覺得這個很難說啊,朝鮮人家可能抓住這一次機會,也學中共一樣換來30年高速發展了,這很難講了是不是?另外一方面,你看底下這個額···兩國防長的時候,他專門提到了一點,奧斯汀承諾美國會繼續給韓國提供更大的威懾力包括對核保護傘的承諾,什麽叫對核保護傘?你只要現在立刻去打開這個韓國的量,就是南北韓的這個這個這個電影,有一個東西橫在他們的腦上就是核核武器,嗯,有一個很著名的電影,當時裏面就講到這個啊韓國的這個外交官想盡一切辦法就搞來一顆核彈放在朝鮮,額·····把朝鮮一顆核彈騙到韓國,最後他認為朝鮮和韓國終於可以和平,因為他們都有核彈互相克制,但是現在美國說你不用那麽費事兒,那個是電影裏面演的,不用搞那些東西,我來保護你,你朝鮮的核發射技術,那那在美國眼裏的話,我記得那個博博士以前專門講過一次就是這個導彈升空啊什麽它是有熱這種探測到要飛到外,就是它是有一系列的方法可以探測到的,你能探測到這種情況下?而且朝鮮韓國離這麽近不可能發射大當量的這個核彈,一定是小當量的,要不然你等於是自殺嘛,這種東西我覺得很容易就能被美國就防範住啊;在第3點就講到剛才這個博博士講提到的一點,他現在就是說以前你像,我們說起日本、說起韓國、說起臺灣,他們都有個感覺就是怕美國打嘴炮,就是你真正關鍵的時候犧牲它們本國的利益,所以這次大家沒註意,博博士剛開始分享的時候就是說現在美國我不不是打嘴炮,我實打實的,我登···教你們如何登島作戰,以前是日本守島,美國登島作戰在那兒的,現在是,你想,這麽一個戲劇的事情(博博士:是啊,這世界變化快,呵呵呵)現在是美國教你登島作戰,世界變化快,這一切如果沒有中共,一切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但是這這就告訴了日本,給日本釋放出一個什麽信號?以後雖然你們不能任何一個人在這個地區獨當老大,但是你們可以四小龍啊或者幾小龍共同共同起來,這這是說不定的,當然臺灣看來錯過這次機會啊,他們這種登島作戰就是實際上就是放出一個非常practical的信號,很實際的,我就告訴你,我就會這麽做,我就會這麽保護你們。你想,韓國有了這種信心,他會怎麽改變他的看法,你要想文在寅,文在寅其實中共是一開始應該是很看好文在寅的,就是之前你可以看他拍了很多美化這個的(博博士:對,)一個電影或者視頻,為什麽呢?因為你們可能,有些人可能認為文在寅是盧武鉉的,他們把它稱為叫小老弟,就是他們是一起起來的,就是當時反對這個獨裁政府反對這個叫做大公司的這個,樸槿惠是另外一邊的,所以中共的思維它一向都是兩,你沒發現中共一向都是兩分論嗎?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朋友的朋友就是··額·····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就是這樣子的想法,噢,因為他不喜歡樸槿惠,樸槿惠跟美國好,搞了這個薩德,所以你文在寅就一定是我們的朋友,但是這個其實事情是有變化的,你像這種文在寅本人他本身是,他為什麽和盧武鉉他們都是一種什麽人呢?就是,他們是非常希望這個能改變這個··那個韓國的政壇,可以比如說就當他們他們甚至想取消這個檢察官制度啊,希望能夠做出改變,那麽最後做出改變的時候,那你想什麽現在對韓國人是最好的。中共這個市場對韓國人已經脫離的差不多了。你像樂天走了,三星這個手機排行榜在中國沒了。為什麽沒了?你問一個韓國人,他們會告訴你為什麽。他們的看法和我們的看法是不一樣的。你身邊如果有韓國人,跟他談一談他就會告訴你,在他們眼中,三星原先是中共給我們市場,我們去做,幫著把蘋果打的不亦樂乎。中共又幹了一件這樣的事情,這個時候利用這個東西把華為起來,就把你三星給擠出去了。三星是這樣子退出的這個市場。在這個過程中,三星建立好的這個體系,華為有多受益?這個體系其實行內的人都知道。因為它都是安卓系統嘛!他們都有很多的技術廠子啊,他的管理都在這裏。實際上韓國現在已經分開的差不多了,你這個時候,你拿什麽去給韓國去做你的賭註?你再說一次我再給你一次市場,這個東西我覺得文在寅可能已經不會相信了。所以我覺得他可能在這個地方會做一個誤判。而實際上美國他第一開始就選擇去到東南亞,這也就反映了,有人說這個拜登是奧巴馬3世。就是說他一定會延續把全部戰略重心返回到亞太的這個做法。現在看來的確是如此。這些總共加起來的因素會給韓國和日本絕對的信心,他們有真正的信心,就不會站錯隊,他們不站錯隊,就能牢牢地把中共鎖在第一島鏈。如果……(此處聽不清)你可以想想的話,你能保證朝鮮會這麽做嗎?你能保證韓國和日本會這麽做,我覺得這就是實際上是一個很大的壓力。

博博士:對,這個情況現在比較復雜,你看我們再往下看這個文章,他說奧斯汀在和韓國國防部長官徐旭的會談中,兩人討論了朝鮮動向等韓半島局勢。戰時作戰指揮權移交問題,和韓美日安全合作方案。看了沒有,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關鍵一點就是說,戰時作戰指揮權移交問題都談出來了啊,和韓美日安全合作方案。然後奧斯汀在開場白中表示,在中共和朝鮮史無前例的威脅之下,韓美同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重要啊。可見這是給這個韓國臉上貼金啊,是吧?韓美同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重要啊。然後說韓聯社報道說,奧斯汀在會談中提出,韓美日三邊安全合作的問題。大家要知道,這個韓日以前打的不可開交啊,現在開始要和美日結盟了。就是韓美日三邊安全合作問題,強調改善韓日關系,促進韓美日合作。看見沒有?強調改善韓日關系啊,然後促進韓美日合作。以共同應對東北亞、韓半島、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安全威脅啊。兩位防長一致認同啊,一致認同,韓美日安全合作至關重要。隨著又重復了一遍,然後首爾防衛省在會後的一份聲明中說,奧斯丁承諾美國繼續對韓國提供更大的威懾力,包括對核保護傘的承諾。這一點就是說,剛才胡博士在發言中提到的這個核保護傘是什麽意思?就是說,雖然韓國是無核國家,但是他和美國的這個同盟關系,使得他能夠受到美國的核保護傘的這個保護。就是說如果有,比方說中共或者北韓,用核武器攻擊韓國的話,等同於攻擊美國本土啊。就說這一點就是說核保護傘承諾,這個是非常非常重要,非常非常至關重要的一點啊。所以說這個時候,北韓一定會掂量再三,要小心小心從事。因為他的這個軍事實力,雖然說先軍政治搞的是全民皆兵啊,然後這個號稱火炮世界第一,對吧?數量世界第一啊。所以說這些東西,但是他對於美軍的這個實力還是不敢小覷的啊。然後這個裏面就可以看出來更加有意思的東西。我來稍微開個腦洞啊,大家記不記得前兩天我們跟大家說過啊,因為拜登政府一直就是給朝鮮政府發消息,發消息,發消息。然後朝鮮政府理都不理,都不回,對吧?然後這個時候,突然在這個啊,就是2+2會談這個訪韓以前啊,說:如果你要不想睡不著的話,就不要做這些讓人睡不著的事情。是吧?是我忘了是具體怎麽說的啊。這個裏面大家要知道這是誰出來說的?是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啊。他說如果你想睡個安穩覺,就不要一開始就制造不愉快。這個裏面我覺得當時我就覺得金宇正出來說這個事情其實非常的微妙,為什麽?為什麽金正恩大統領他不出來說?對吧。這麽重要的一個宣誓機會,他為什麽要留給金與正,而且金與正她已經是可以說是,淡出了這個朝鮮的這個核心決策圈了。這是去年朝鮮的一個新聞裏面給大家提供的這個消息。為什麽讓金與正出來說,而不是金正恩自己出來說。所以說這點上面就可以看出來,金正恩他的這個政治手腕其實是比較老道的,因為為什麽?他把他自己的這個發言,把他自己的這個表述的這個機會啊,留下來在以後用啊。因為他可以說跟他妹妹一樣的話,他也可以說跟他妹妹不一樣的話。是不是?所以說這個時候就可以看出來,金正恩在這個裏面,其實他的水平是要高過很多國家領導人的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要看到,因為像朝鮮這個國家它能夠行走江湖這麽多年,是吧?他是一定有他的這個做法在裏面,在大國之間啊。然後現在在這個時候的話,我覺得由金與正出來說這個話,就是有一個很強烈的一個信號放給美國,就是說我金正恩我不出來把話說死,有話我們可以在後面繼續說。所以說在這個時候我覺得這是我的個人觀點。就是說金與正出來說這個嚇唬拜登的這個話,雖然很激烈,雖然很兇,但是這個由她這個人出來說這個話,就是給了美國一個非常強烈的信號。所以說這一次的這個美韓來重申美日韓的這個合作,然後來加強美國對韓國的保護,在這裏面也為以後
朝鮮半島整個的這個走向啊,提供了一個開始的一個契機啊。冠博士,你覺得呢?

冠博士:是,我絕對同意博博士觀點,他這個金正恩讓金與正出來說話,絕對是他想後面留著話語權。其實我覺得其實很多其他國家領導人也可以學習一下。比如說這個總加速師,他作為領導人不必每次都出來說嘛。你可以找一找這個景甜啊,出來說。弟妹出來說這個效果也是,也是不錯的。而且你後面自己要強硬也可以進,想退也可以退啊。所以說,我們可以看到,在朝鮮這件事情上,中共他在會談前,是一直拿著朝鮮這張牌來準備用的。那比如說像之前金正恩不和拜登通話,那比如說今天又有一個新聞出來,說現在有情報部門,這個美國情報部門處於戒備狀態。因為有消息顯示呢,朝鮮準備進行拜登時代首次武器測試。實際上這個都是中共在這裏面為下面的會談去做的一個籌碼。而朝鮮它的危險性並不是說它的這個武器的實力有多強,和美國打或者和韓國正規軍打。而是說他距離韓國實在是太近了。如果說他想攻擊韓國平民的話,想攻擊首爾的平民的話,那這個就這麽幾十公裏的距離,用常規的,什麽火炮啊,什麽火箭彈等等,都完全可以打得到的。所以美國如果說和這些韓國日本等盟友一起去把朝鮮的威脅真正消除掉的話,就必須具備這個實力,具備阻止朝鮮去形成這種既成事實的這樣的一種實力。所以美國和韓國他們的這樣一種同盟越發的強硬,實際上就告訴朝鮮,如果你做這樣的事情,你打韓國你相當於打我,那後面的後果你自己看著辦。那麽對於朝鮮來說,金正恩他實際上是這個玩政治是玩的挺好的。當然了,他非常清楚朝鮮自己的定位,自己就是一個棋子,是中共和美國來回來去踢的一個棋子,一個皮球。那之前大家關系好,美國和中共之間可以勾兌,所以說呢,他這個棋子就被踢來踢去,雙方勾兌利益呢。中共每次用這個去向美國拿利益去做談判,但是現在是屬於一種掀翻桌子的情況。所以朝鮮作為一個棋子,它如果站錯隊的話,那他就是絕對是滅亡的這樣的一種結局。所以說,在這個歷史時刻,作為金正恩來說,他自己也知道會怎麽選,他自己也知道誰實力強。那就像我們之前在看川普總統幾年啊,這個事情就非常清楚。川普總統和金正恩在新加坡2018年的會談就直接掀桌子就走了,那這個絕對是把金正恩嚇到了。那在後面一段時間內,朝鮮一直是老老實實的,不敢去搞這樣的事情。所以說金正恩他非常明白現在的政治格局是怎麽樣的。所以在後面呢,他肯定是也許會陪中共演一演戲,但是最後肯定在關鍵時刻去倒向美國。這個也是沒有問題的。那麽實際上這個美日韓三方的這樣的一個同盟啊,美國在這裏面特別強調還有一層意思。就是說我們之前也知道這個日本和韓國它是一直有這個什麽貿易戰啊,從2019年開始呢,雙方也是在吵。實際上這個就代表著美國他對於這種亞太秩序失去控制權,因為盟友之間開始吵了。特別是韓國這個政權,他是一直是比較親供的呢,無論是從它這個利益關系,還是說從他這個政治方向也是比較偏左的。所以說美國現在這意思呢,就是告訴自己在亞太這幾個小弟,那我是要在這裏面要有絕對控制權,在打造一個同盟。那在這個時候韓國是一定要會加入美國的。因為這種同盟,特別是在滅共的時刻,這種同盟是將來要一起分利益,分蛋糕的。所以韓國它在這個時候一定會加入進去,形成事實上的這個亞洲北約的一部分,去對中共進行一個這種實質性的威懾。所以說這次我們就可以看到,美國它的這種非常強硬的態度是顯而易見的。因為你只有強硬你才能避免戰爭,如果你軟弱的話,那一定是後面要麽你是被威脅,要麽你是被打。所以說美國現在這個態度呢,就是在這裏,從事實上消除朝鮮的這樣的一種威脅。而朝鮮我們可以看到,他一直以來都知道怎麽做對他才是最佳的方案。博博士。

博博士:這個講的是很對啊。剛才有個戰友說的好,你看,連我們金正恩大統領都知道,不能事事都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啊。這個說的真是說到點子上了啊。所以說可見我們戰友裏面,真是有高人啊。就是說這個大家可以看到,整個朝鮮半島的局勢啊,現在是非常的這個有點撲朔迷離啊。而韓國現在他在這個,首先他來參與布林肯和奧斯汀的這個會談啊,就讓他們來開這個會,來做這個會談,做這個秀,就表明了韓國以後站隊的方向啊。因為韓國現在是哭著喊著要進這個四方,就是這個四方合作嘛,就是小北約嘛。對吧。要變成什麽?他的plus對吧,說是4+1,加我一個吧,加我,就讓我進一個哈,就是這樣啊。所以說現在給了韓國這個機會啊,但是在這個裏面,對於整個朝鮮半島的防務啊這些東西的話,肯定有很多深層次的東西要再繼續的談下去啊。所以說這件事情做出來絕對是對中共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一件事情。而且這個時候我們可以看到,北韓雖然嘴硬啊,但是他的這個態度其實非常曖昧啊。我們這個時候可以看出來很多很多的事情。就是說在東北亞,真正的、最牢固的美日韓的合作關系,現在正在形成之中啊。所以說這個裏面我們可以看到。這就是為什麽說,這次奧斯汀和布林肯訪韓的時候,對於朝鮮的恫嚇也好,警告也好,其實並沒有任何擔心在裏面啊。所以說很多的信號,真正搞政治的一看就明白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我們拭目以待啊。明天就是說北京時間的就是今天啊,已經開始了啊,就是說今天上午對吧,嗯,當地時間18號,然後呢兩國將舉行外長防長2+2會談,就是說4個人坐在一起開會,這4個人一起的會談啊,然後呢?重點要探討韓美同盟發展半島問題,韓美日合作地區和國際事務的幾大議題,然後當天下午的時候呢,韓國總統文在寅將在青瓦臺接見布林肯和奧斯汀。那我們明天會在節目中繼續跟大家分享在韓國發生的事情。以及後天啊,這個阿拉斯加這個休息站會談這個事情啊,所以後面這幾天的新聞都會是非常非常有意思,那我們這個議題我們先講到這裏啊,我們現在進入下一個議題,這下一題也是非常非常的有意思啊,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崔天凱、崔天凱說他談這個啊,中美高層的戰略對話啊說,希望雙方帶著誠意來,帶著理解離開,所以說這個事情就這個話就說的,說的這個比較比較有趣了啊,就是說,我先給大家讀一下這個新聞,說2021年3月17號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接受中國媒體的聯合采訪,然後就中美高層的戰略對話意義和期待回答記者提問啊,然後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接受中國媒體聯合采訪時表示,這是美國總統拜登上任以來中美雙方首次高層面對面溝通啊,中方並不指望一次對話能解決所有問題,並沒有過高的期待和幻想,希望這個會談能成為一個開端,希望雙方帶著誠意來帶著理解離開,然後崔大使還指出,美國與其他國家發展雙邊關系的活動,不要以第三國為目標,不要損害第三國的利益,美國如果想借此取得談判的優勢,就猶如走夜路唱歌,沒有太大必要,也沒有太大作用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就說得就非常非常的搞笑了啊,就冠博士那個胡博士你怎麽想我覺得這個讀下來覺得這個這個崔大使有一點這個怨婦的感覺啊,是不是啊?

胡博士:是啊,他其實他的意思就是說這個,他把這個重點搞反了,他的在他這個文章裏面他實際隱藏了一個邏輯,就是哎你是為了給我阿拉斯加好好見個面,所以才跑到亞洲去造這麽一番勢,給我們造成一個好像多收集一些籌碼,多把我周邊的人給我誘反一下,然後呢,為了就是為了拿這些籌碼給我們中共多弄點好處,為了阿拉斯加好好談,但實際上這個這就是他說的走夜路唱歌,他就說你沒必要這麽幹啊,但是我覺得這實際上是個非常搞笑的事情。就是如果他真的是布林肯真的最主要會談是為了跟中共談有必要搞的上廁所加油的地方去談嗎?他實際上是人家是真正的重點是跟自己的盟友形成對中共的一種聯合遏制的事態,要對跟中共最後分手之前的最後一次,就是跟你說一下啊,好了,我們要分手了,是這樣子的一個會談的基調,但是卻被他解讀成這樣子,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就是在他們的腦海裏面,世界上一切東西一切關系,包括美國人的命都是應該可以拿錢可以換來的,所以在他的你可以從這句話如果我們往上看,你能看出這崔天凱他在心裏面就是說任何東西就是錢嗎,你要多少錢你美國無非就是想多要點錢,所以故意搞點事情,然後想跟我們騙錢嘛,但是這種傲慢我覺得就會使後面的會談可能會變得非常的困難,因為對美國來講,他做所有的事情,絕對不會是說詐唬詐唬,只有弱者才會去詐唬啊,我把你嚇嚇,看看你讓你看看我手上有多少籌碼,美國人做的事情,每一件事情他都是在說,這就是給你機會,這是第1次警告,這是第2次警告,這是第3次警告,第4次我就直接揍你了,但是就是真的就像晚清的時候一樣,當時中國人看到這個美國人或者英國人發出來的這個外國人的警告,還看不明白,他以為你是在詐唬嗎,這無非就想騙騙我們,我們不要理他,我們把這個廣東廣州鎖好,還要嚇一嚇你,你上岸的話砍掉你個狗頭啊,你個狗頭換40兩銀子,但是你不知道人家不是嚇你的,這個東西,一次警告兩次警告不聽,我順著海岸線就往你,就往你京城直撲而去了。這就是我覺得他們這種在談話的時候,雙方互相對對方文化如此的不了解,就肯定會造成他們談話是驢唇不對馬嘴,這是我的初步感覺。

博博士:嗯,這個謝謝這個胡博士的分享啊,這個裏面啊,我我覺得這一點就是說首先我是覺得這個崔大使啊他還是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兒,知道吧?他還是知道這個後面這個路啊,的確是不好走的啊,但是我覺得,他是有苦說不出啊,因為這個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已經定了調了是吧,所以說一定要要怎麽樣,這是我們的底線啊,我們除了這個底線以外其它的都可以談,就是這幾個底線就不能談怎樣怎樣,一定要有底線思維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已經定調了,其實我開始在節目中間開始的時候跟大家分享就是說,其實這種底線思維來說的話,就必然導致戰狼外交啊,就是說只要你碰我這個底線,你摸我這個底線,就算你用眼睛看我這個底線都是不可以的,我要咬你啊,所以說在這個時候底線思維和底線思維下面的這個外交就必然會走到戰狼和戰狗這樣的一個層面去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這個崔大使他是十分無奈的在繼續著這個戰狗的這個姿態啊,所以我們繼續往下看啊,他說央視記者問說,您認為對話對未來中美關系走向將起到什麽樣的作用?崔天凱說,這次中美雙方在安克雷奇舉行這麽高級別戰略對話,有點扯,根本就不是戰略對話啊,確實是拜登政府就職以來這個級別的官員第1次對話溝通,我認為雙方對這次對話還是相當重視的,這幾天我們都做了很多準備,當然我們並不指望就能解決問題,我們對這次對話也沒有過多的期待,我希望這能夠成為一個開端啊,雙方能夠開啟一個坦誠,建設性,理性對話的溝通的過程,如果能做到這一點,我認為這次對話就是成功的,簡而言之,我希望雙方帶著誠意而來,帶著更好的相互了解離開,這是第一。然後,新華社記者又忘問了說這個美國國務院高官就職後首次出訪選擇日韓盟國、美日印澳舉行的視頻峰會有分析認為美方此舉在拉攏盟友,以便在此次戰略對話中以優勢地位面對中國,請問您怎麽看?所以說這個就是說完全拿這個中共的這些這個這個意淫的這個分析啊,來當這個當這個啊這個啊,高調啊,就是說為什麽?他就說他們的就是像剛才這個胡博士分享裏面說的,就是說美國就是說開始拉攏盟友,然後呢,主要的目的是在這個戰略對話中間以優勢地位面對中國,就說要在這個對話中間討便宜,其實大家我們在節目裏都給大家分享,這是怎麽一回事,絕對不是想向中國討便宜,根本就不懶得跟中國談,而是中國中國這個崔天凱就是王毅和楊潔篪哭著喊著要去跟美國談這個話啊,跑到了阿拉斯加這個飛機加油站這個廁所門口對吧,這個這個啊就是這個大廳裏面啊,點個四菜一湯啊,然後在那聊是吧,是這個意思是吧,所以說在這個時候真的是很low很low的,一個一個丟進了這個這個臉的一次這個啊外交行為啊,但是他在在這個崔天凱的話裏面就就成了美日印澳舉行峰會,然後呢各種造勢,要在這個戰略對話中以優勢地位面對中國,其實優勢和劣勢根本就用不著去造啊,如果就算是沒有這個前面的這個美日印澳這些東西的話,美國對中國一樣是100%的優勢啊這次,所以說從這個時候可以看出來中共的這個啊,外交的這個上層啊,真的是這個指導這個思想啊,真的是有問題啊,非常大的問題,然後崔天凱說國家之間總會有一些問題需要談,需要溝通,我認為該跟哪個國家談就跟哪個國家談,該談什麽事情問題就談什麽問題,當然美國和其他國家要發展雙邊關系,那他們的事情,我們只是希望任何這種雙邊活動不要以第三國為目標,不要損害第三國的利益啊,然後他又說了啊,就是說,嗯,有人認為呢,在這個跟中方見面之前找一些別的國家談一談呢發點聲音啊,造點聲勢,可是這個做法沒有必要,也不覺得有多大用處,就像有的人一個人走夜路會唱歌給自己壯膽,其實沒有多大用處的,這個就是說非常非常無恥不要臉的說法啊,現在真正要這個走夜路吹口哨的是中共啊,就要給自己壯膽啊,其實美國根本現在就是說在完全建構把中共堵死在第一島鏈裏的這個機制啊,就是說你這你就爛在裏面就別出來了,基本上這樣的一個搞法啊,所以說,跟一些別的國家談一談發點聲音的話,根本就不是跟中共有關的,當時是為了應對中共,但是根本就不是秀給中共看的,所以說中共在這,這個崔天凱在這裏面的說法完全屬於自作多情,非常非常的自作多情啊,然後這裏面說,世界上大多數的國家啊,包括美國的一些盟國,亞洲的盟國在內,其實心裏都有幾個大的問號啊,一個就是美國能不能在國際事務中真正扮演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的角色,第2個問題,美國是不是有真正的回到多邊合作,並且為多邊合作作出應有貢獻的這個角色啊,還有一個問題,美國是不是真正準備對其他國家的利益表現出應有的尊重,並且傾聽其他國家的聲音啊,這個裏面說是這些問題啊,大家都存在啊,只是有的國家不公開說而已。然後美國希望美方能夠明白大家心裏的關切,其實這個又是中共在怎麽說呢,為自己挽回面子,在美國開始對中共制裁了以後,連這個咱就不說這個美日印澳這些傳統的盟國韓國的傳統盟國,像這個東盟甚至像新加坡這樣的傳統的這個,這個中共國的這個盟友都開始向美國這個拋媚眼啊,所以說在這個時候大家都要知道現在這個時候,對於在中美這兩個體系之間選邊站的時候,傻子都知道選哪邊啊,所以說這個時候中共現在屬於一個眾叛親離的一個狀態,而崔大使沒辦法,還是得要得要這個啊,為為黨分憂啊,是吧?所以說還是要還是要這麽說啊,然後他就說了啊,說啊,下面就是說這個問題,就是說到就是說對香港對官員的制裁啊怎樣會不會影響氛圍啊,然後崔大使說美方這種損害中方主權什麽雙邊關系也不是第1次啦,就是說,唉,你搞就搞吧,所以我們也就這樣了啊,然後說我們立場很清楚,我們堅決反對堅決反必要的反制怎樣怎樣怎樣,又說不會為了營造某種氛圍在這些問題上做出妥協和讓步,其實這個制裁24位官員這個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啊,對於這次根本這個啊,聚會啊,這個會面啊,這個廁所會談啊,根本就沒有那麽重要。所以說大家一定要要要看清楚崔大使,這也是沒辦法,要這麽說啊,然後說央視記者又提問了,說美方宣稱將在對話中談及臺灣涉疆涉港人權等話題啊,又是那個底線啊,聲稱對話只有取得美方想要的結果才能夠繼續進行,中方對此有何回應?是否會做出妥協和讓步,然後崔天凱說了啊,說國家之間的對話溝通一個最起碼的基本前提就是雙方一個平等和尊重的精神,你剛才提到幾個問題都涉及中國主權,領土完整,國家統一,在這些核心利益上中國沒有任何妥協退讓的余地啊,你看又把話給說死了,這這就是底線思維,習近平給他們劃了底線,他們根本就不敢跨出去一點,所以說這裏面他根本就沒有任何轉圜余地的,就撞死都沒辦法這上面,所以我覺得中國的外交現在也很難做的一件事情,他說這也是我們將在這次會談中清楚表明的態度,如果認為單方面或者找了幾個別的國家給中方施加壓力,中方就會妥協就會讓步,如果認為我們為了這次所謂的對話有成果就會答應任何一方單方面要求,我勸人民最好放棄這種幻想,這種態度會把對話引向死胡同,然後他說說實話,我在北京的同事們,為這次對話做了很多準備,包括議題上的準備,也包括防疫上的準備啊,北京同事們采取了最全面最嚴格的防疫措施,包括接種疫苗,各種檢測應該說付出了很多努力啊,如果有人認為中方這次帶著誠意來到阿拉斯加這個還是冰天雪地的地方,就是為了做出妥協和讓步,那我會建議,北京的同事們趁早取消這次旅行,何必費這個麻煩呢,對吧,希望有關人士丟掉這種幻想,這最後一段這個信息量挺大的啊,就是下面是冠博士,對吧,請冠博士來給我們分享一下。

冠博士:是,首先我們看到崔天凱的他的這樣的一個講話呢,接受媒體采訪的這一系列的話呢,表面上來看呢,他是有一點點軟化和釋放善意的,因為說雙方帶誠意而來,帶著更好的相互理解了解離開就說我們承認我們有分歧,但是呢這次會談作為他來說,他這講話的意思是,我們不期望可以達到什麽樣的成果或者結果,那我們希望這個溝通一個開關開始慢慢往下走,相當於是我保留這個我們溝通的這個管道和渠道,因為現在目前甚至管道已經徹底沒了,那我想他這個第1個是想表達一個這樣的一個意思,那第2個呢對於美國的這個一系列的這樣的動作,崔天凱他是要把這些事情弱化,因為他一定要給這個國內啊墻內這些人信心要繼續騙他們說中共國現在還是在一個比較好的位置上,因為美日澳印的視頻峰會啊,日韓的是2+2的連續的峰會,美方美國呢他不僅僅是拉攏盟友的問題啊,它是在這個重塑印太的秩序,就是說把中共國整個踢出印太秩序,那以後你就在我們的這個框架之外了,所以這也是為什麽崔天凱他很酸的說,我們只是希望這種雙邊活動不要以第三國為目標,不要損害第3國,那就損害了中共國的利益了,因為這個把他們的踢出去這種秩序實際上是把他們打疼了,那他後面又說到什麽美國到底能不能做到,他意思就是說你想把我踢出國際秩序,但是我也有錢,我有我可以藍金黃那些國家,它最後聽你的還是聽我的呢?我還是有信心跟你在這兒搶一搶的,所以說它在整個一個呢,第一就是說把美國的這一套的這動作解讀成一個美國在談判之前的一個籌碼,相當於把他弱化,那第二呢,就是說你美國實力也沒有那麽強嘛,那我們中共國和和如果和你們幹的話,那還是可以有咱們較量較量的,所以說我們最好呢,最後還是談,為了大家一起利益一起分錢,所以我覺得他是這個信號是想給這個墻內的這樣的人去釋放出去的。那當然最重要的這一部分,就是說不會在主權問題上讓步,就是臺灣新疆香港人權等等問題,它的意思是說我們在這裏絕不妥協,那這問題你想拿來跟我談,我不會跟你談的,但是中共他現在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內憂外患,有這些制裁有這些關稅在經濟已經持續下滑,走向這慢性死亡或者是快速死亡即將死亡這種階段,他必須去試圖扭轉這個局面,所以我們就講到說這個是中共現在目前走到了一個死棋,就像文貴先生說這中共給美國準備了一盤肉,是藍金黃的這個藍金黃的一盤肉讓美國無法拒絕,所以說這個就體現了中共他的思維,就是我認為我和在你美國在談判的過程中,我還是實力足夠強大,我還是可以用這些錢來把現在的這個情況逆轉,利用利益,把你現在的情況逆轉,你不是資本主義社會嗎,你資本主義社會不認錢嗎?那我就給夠你錢,但現在這個問題是如果說沒有爆料革命的推動和這些媒體的這個曝光,把真相的曝光,那也許能用錢可以買到一切,但是美國作為一個開放社會,民意是很重要的一個決定政府走向的一個這種因素,那當美國對於美國人對於現在政府的這種監督已經到了一個很高的程度,當特別是美國內部共和黨川普總統前任的這一些政府成員都在,都在這個大媒體上說這病毒來自生物武器實驗室的時候,也就是說這個時候,美國的對於中共國的態度是挑戰國際秩序是安全性,這些已經超越拿錢可以去買的這樣的一個程度,也就是說,如果中共他想要和美國談的話,那它內部必須發生變化,也就是說美國人他當然和你談到經濟利益,但是現在呢,他的政治利益要比你的經濟利益更加的這個需要,也就是說他需要一個政治利益去平息美國內部的民意,包括沼澤地主人,包括人民的民意,但是中共在政治利益這一塊,無論是香港新疆等等這個問題,還是病毒的問題,種族滅絕的問題,他一個也不讓、一步也不讓,所以這樣只會讓這種會談最後陷入到這樣的一個死胡同,所以這就是為什麽如果僵持住這樣的話,那接下來中共一定是這個內鬥會出現這個幾派,有有人被滅徹底滅,然後再和美國去這個談的這樣的一種情況,但是爆料革命的實力他就決定了,如果說中共內部它發生這樣的內鬥的話,那爆料革命就有這個絕對實力,把你的內鬥撬動成滅共,所以這就是為什麽在現在這樣一種情況下,中共他是一定被滅的,所以這個從崔天凱的他的這樣的在什麽主權問題,人權問題這些問題不讓步,就可以看出來你一個政治利益都不給美國這民主黨政府,那民主黨政府只有滅共這一條路,而且他做的民主黨政府做的這件事情,這些聯盟一個是把滅共的這種未來利益分配好了,第2個我從軍事上和國際秩序上徹底把你堵死,把這第一島鏈給你封死,你如果說最後你要軍事威脅是做什麽事情,你的能源也進不來,你的這個核潛艇也憋在那兒也出不去,也就廢了你最大的一個這個軍事威脅的武器,那你還有什麽籌碼接下來去這個統治亞洲,所以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內憂外患又把你出去路堵死了,所以這個雷呢,他現在就是只能在中共內部去爆炸,所以我覺得這個也就是這一個會談的這樣的一個核心的意義,因為他根本談不通,這個是我們從美國的態度和中共這些人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了。博博士。

博博士:對啊,因為這一年大家可以看到,你看現在這幾個底線臺灣,香港啊,香港這個新疆西藏人權這些南海這些東西都不能談對吧?就說啊,那布林肯說,那我們一定要談到這個,嗯,就是確定敢接受這些東西我們都不能談,就是說很很大一部分的話題都沒法談了是吧,這裏面還能有還有什麽能談的啊?什麽大家可以想想嗎?就是開腦洞啊,我覺得可能還會有這麽這個大概幾個。第1個美國這邊說了,商業商務它不是一個中心話題對吧,但是呢,並沒有說商務不能談,所以說這個裏面啊,什麽制裁啊,什麽這些這個買東西啊,這些這個商務的這個問題啊,是肯定是啊,怎麽說呢,要有一定的分量的啊,要談一些的啊。或者中共,這也是中共出賣出賣中國人利益的一個好的一個機會嘛,還有一點大家不要忘了,就是我比較關心的部分啊,就是軍事啊,軍事這個方面,因為中共的軍事威脅,對於這個嗯,就是嗯是一個美方很感興趣的一個話題,為什麽呢?去年就是關於這個美俄的這個《中導條約》大家記不記得,美俄這個這個,就是啊,就是啊,就是武器的這個限定就是導彈這個啊,鑒定限制這個核武和限制導彈的這個會談,想讓中國來參加對吧?中國沒幹是吧,這個時候可以看到了這個有可能啊是以後的一個方向,就是說要把中共納入到這個,就是說軍備軍備管控,軍備競賽這個管控的這個談話裏面去啊,這個完全是給中共上緊箍咒啊,就是說裁軍、裁軍的這個這個議題啊,所以說這個裏面所以說可見這個這個習總不是在這個大大力發展這個軍事工業嘛,你看啊,如果這個成為一個話題的話,你看中共怎麽辦啊,所以說這個其實裏面還是有很多的看點的,所以這個後面大家可以看出來,我們會跟大家繼續的這個分享。好,這個胡博士請最後這個分享總結一下,謝謝。

胡博士:嗯,首先對這個這部分的新聞,我有一點小小的想法,首先呢就是從他最後這句話就是他說如果他是為一切的交談是為了讓步的話,那麽同事們趁早取消這次旅行,何必浪費這種時間,其實從這句話就能看出我覺得這個,這實際上反應出啊,明天可能這種會談可能什麽都能得到的東西,他們會得到非常少,為什麽?這實際上反映出他們對這件事情的預期非常低,大家可以想啊,有兩件事情,第一就是無論我們知道就在會談之前啊,大家在實際上在這樣的談判談判桌的時候,大部分事情實際上是已經決定好了,談到這裏最後就是交流一下意見,就是一般的會談差不多都是如此,第2個呢就是我覺得很重要的,就是你發出你在會談之前發出的聲音,營造的氣氛實際上是為了會談後去執行這些會談的東西,那它現在營造的這種氣氛呢,就是實際上我覺得這是個假強硬,這種假強硬的氣氛,就是告訴你一件事情,我們談崩了是因為我們不讓步啊,我們是爺們兒,我不想讓步才談崩的,這種話如果他們真的有可能會談出很多很有意義的東西,他何必這麽說呢?如果他真的為他們談出很多很有意義的,他們應該營造的氣氛是這次呢,我們雙方都會互相相向而行啊,互相做出一定的妥協和讓步,讓我們共同達到更美好的未來。肯定是這麽一種模式,但是現在他卻往另外一種就是談崩的這個東西給大家做好準備,我們談崩就是因為我不想讓步,是為了我們這個爺們的利益,所以說,所以這種話我覺得實際上是反映了他們對這次會談所得的一個低預期,為什麽會是這種低預期呢?我覺得就是剛才博博士說的這個底線思維反應的。什麽是底線思維?他們可能也想到了,在美國這一次的那天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到今天還有《紐約時報》有一個就是未來美國怎麽預防病毒不再發生,這其實就是美國一個最底線最底線,我們先不說追責,什麽事情都先不談,咱們就談怎麽未來可以保證這個病毒不會在美國再次被襲擊,這是我相信不論是兩黨哪怕是福奇也要考慮這個問題,因為他畢竟還是個美國人,那如果他們要考慮這個問題的話,他們就要考慮,那你現在如果實驗室不承認,如何保證他下次不會再有相同的襲擊、襲擊美國本土,這是不可能保證的,你連最起碼最起碼的東西,那我們結合冠博士今天的分享,他們到現在還要把這種甩鍋到全世界,也就是說他們已經知道了,不管他們是誰,他已經把這個底線這個底線談崩了,所以說崔天凱看出來了,這次他的話可能啥也做不到,而且甚至可能會有一些不好的結果,所以早早寫這篇文章告訴大家談崩了,是因為咱表現的爺們兒,這是我的看法,那麽今天的整體節目的第1部分就是反映了這個在結束2+2的日本會談以後呢,跟韓國也完成2+2的會談,這次2+2的會談呢,具體化的,對韓國進行了這個這個核保護核保護傘的計劃,而且也提出了非常非常多的具體的一些保護的這個防禦計劃,實際上就是應對對朝鮮的威脅,而且我們也談到了,實際上由於這個上次發表的那個朝鮮的威脅實際上是由金與正發出的,並不是金正恩。那博博士這個就提出了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到底朝鮮在這裏面的態度多曖昧,到底一旦發生了真正的這個美中之間的較量的時候,他一旦翻了臉,你中國不是這個亞洲區總代理,一旦我跟你中國得不到更多利益的時候,朝鮮一旦翻臉有可能會加劇這個地區的什麽因素,而且韓國的時候得到了美國更全面的保護,朝鮮會不會更要掂量這個東西,我覺得也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地方,那麽這是第1部分。第2部分就是崔天凱他對這個明天的會談,實際上是一個非常負面的一個啊,一個表現的一個態度,就是告訴大家讓美國不要對這個、他幻想美國是為了靠近韓國和日本,是為了對這次會談添加籌碼,這麽一個搞笑的事情,雖然我們都知道這是一個廁所和加油會談,根本不可能是為了這麽一個廁所會談,而放棄跟盟友之間的這麽一個關系,而另一方面看出他的這種非常負面的這個準備也能得出可能中共的這個底線思維,使得他們的會談在開始之前就有一個非常不好的預期,具體他可能會有一個什麽樣的結果,我們可能還要等到明天才能看的出來,謝謝。

博博士:好的,謝謝胡博士啊,謝謝冠博士,今天的節目就到此結束,希望大家點贊分享,一定要註意點贊啊,就是點贊才是我們能夠去保持一個讓大家能夠把節目給傳播出去,然後讓這個能夠做得更好評分啊,希望大家盡量點贊啊,好的,那我們今天的節目到此結束。

 發布:文顧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3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