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改近五年,“校園貸”餘毒難消?

作者:紐約香草山農場 鷹(文言)

新浪網3月17日轉載北京日報客戶端消息,中共銀保監會、網信辦、教育部、公安部、人民銀行聯合發布《關於進一步規範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監督管理工作的通知》,繼續加大對大學生互聯網貸款的監管力度。

《通知》規定小額貸款公司不得向大學生髮放互聯網消費貸款;未經銀行業、地方金融監管部門批准的機構不得提供大學生信貸服務;銀行金融機構和外包合作機構不得利用欺騙、誤導式的宣傳誘使大學生超前消費、過度借貸。在封堵民間機構“放貸”的同時,《通知》中明確各銀行金融機構在風險可控下開發針對性的信貸產品,“風險可控”這一模糊定義相當於直接將大學生互聯網貸款業務收歸“國有”,即只能由中共政府旗下的銀行參與。

對於已經開放的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通知》要求:小額貸款公司進行整改,嚴禁新增業務;銀行金融機構的違規業務限期整改,但在風險可控、商業可持續前提下可以開發價格適中的信用卡、消費貸款、創業貸款等。

2015年全國在校大學生規模達3700萬,根據中國人民大學在《全國大學生信用認知調研報告》中提及近5萬名受訪者中,有8.77%會申請貸款,而網絡貸佔比近半,即4.385%的學生會參與互聯網貸款(以15年在校生基數計算約162.2萬人),2016年面向大學生消費信貸規模達800億元,市場規模十分可觀。

在2016年大學生無力償債自殺身亡、“裸條借貸”等事件引發社會輿論後,中共教育部、銀監會5月份發布《關於加強校園不良網絡借貸風險防範和教育引導工作的通知》,要求各高校建立校園不良網貸應對處置機制,隨後上海、重慶、深圳、廣州等地明令加強管理校園網貸市場。 8月份,中共銀監會更出台“停、移、整、教、引”五字方針,在全國范圍內掀起校園貸平台的整治和規範。然而在五年後的今日,中共五部聯合發文為校園貸繼續加強監管,試問究竟是五年整改不力,各地政府三令五申下“餘毒”仍在,還是僅僅為了將校園網貸市場“充公”?

根據中共央行數據,截至2020年9月30日,全國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上升至906.63億元,相比2019年的742.66億元增幅達22%,側面反映出因2020年經濟萎靡和CCP病毒導致的失業人數大增以致個人違約現象加劇。同理作為收入能力低的大學生群體,償債壓力只會更大。而中共此時將校園網貸納入政府囊中,一則是通過加強監管的名義將大學生群體納入“收割名單”,二則是更快地推進國有化經濟。 《通知》的執行勢必造成更多小額貸款公司紛紛破產,但同樣學生群體的“加盟”卻為銀行金融業帶來“生機”,並可通過學生與家人關係增大個人債務,用債務的方式捆綁民眾為中共續血。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GNews無關)

參考鏈接:

重磅新規來了!大學生網貸套上“緊箍咒”

拍手稱讚!非法“校園貸”止步!

“校園貸”亂象調查:大學生無力還貸自殺

校園貸規模突破800億 政協委員:不應妖魔化

2019年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742億 10年來首次同比下降

責任編輯:美國紐約香草山農場 七哩香

編輯/校對:華盛頓DC農場 光之子(沙加)

發布: Hong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