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方對美病毒研究進行30多年大規模滲透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文雪

編輯上傳 水星

governmentpropaganda.net

门户专家(The Gateway Pundit)3月16日报道,中共国对美国病毒研究实验室的大规模渗透始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是受中共国人民解放军(PLA)训练的一批中共国军事科学家,后来到达美国的大学和研究机构。

然后,通过相当于链式迁移的科学交流,美国的病毒研究项目涌入了来自中共的科学家,已经在美国工作的中共国科学家邀请亲密的同事到他们的实验室。

这样,就形成了以美国为基地,事实上与中共国军方有联系的中共国研究项目的闭环,其中许多项目直接或间接地由美国政府资助。

实质上,中共国对美国病毒研究项目进行了殖民,这些殖民是由美国纳税人资助的,金额可能高达数十亿美元。

现任中共国上海复旦大学医学微生物研究所所长、教授的姜世勃博士,先后在解放军第一医科大学和第四医科大学获得硕士和医学博士学位。

1987年至1990年间,他在纽约洛克菲勒大学接受博士后培训。

1990年后,姜世勃在纽约血液中心的Lindsley F.Kimball研究所工作,后一直与该研究所保持联系。

他与美国其他病毒研究实验室建立了广泛的合作研究网络,并获得了1700多万美元的美国研究基金,其中绝大部分来自安东尼·福奇领导的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

在这整个期间,姜世勃与解放军实验室保持着广泛的合作研究,这里有详细描述,同时邀请与中共国军方有联系的科学家进入他的美国实验室并进行培训。

与此同时,中共国军方在病毒研究方面的项目也在大力扩展,并利用在美国实验室工作的中共国科学家获得知识和技能。

在就读于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期间,刘叔文和姜世勃于1986年共同发表了一篇关于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的文章。

1990年在Kimball研究所取得职务后,姜世勃与广州的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保持着联系。

到了2002年,刘叔文在继续保持与第一军医大学的关系的同时,也加入了姜世勃在金宝研究所的工作。

也是在2002年,姜世勃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微生物系与解放军科学家合作。

在2002年第一次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疫情的发生,导致中共军方的病毒研究活动和姜世勃及其在美国实验室工作的中共国同事的活动发生了重大转变。

疫情爆发前,中共军方基本上认为冠状病毒是一种兽医疾病,特别是其作用在犬类身上。之后,中共军方在人类冠状病毒研究中发挥重要作用。

这种努力是围绕着两个中共军事研究中心,即北京的病原体与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北京微生物与流行病学研究所和军事医学科学院,以及南京军区司令部下属的医院和研究机构,特别是重庆的第三军医大学。

最终卷入中共病毒传奇的三个关键人物,都是来自解放军南京军区司令部的人员,他们是周育森、赵光宇和吴玉章。

周育森和赵光宇成为姜世勃的长期研究合作者,周育森成为北京军事医学科学院病原与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周育森所在军事学院的两位科学家在姜世勃的美国实验室工作。

第一位是何玉先,他最初跟随姜世勃到洛克菲勒大学,然后到他在Lindsley F.Kimball研究所的实验室工作。

第二个是杜兰英,据说是周育森的妻子,她现在还是纽约Lindsley F.Kimball研究所的雇员,最近获得了安东尼·福奇博士(Dr. Anthony Fauci)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颁发的为期5年共410万美元的资助。

吴玉章出任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免疫学研究所所长。

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吹哨人闫丽梦博士称,中共病毒起源于中共国解放军监督的实验室,利用从中共国舟山采集的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或ZXC21,然后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和解放军南京军区司令部医学研究所的监督下进行了特性化塑造和基因工程。

2002年 “非典 ”爆发后,姜世勃将研究重点从艾滋病病毒转移到冠状病毒上,大大拓展了与包括南京军区司令部在内的解放军科研院所的合作,并开始与美国其他病毒实验室建立联系,其中一些实验室在导致中共病毒大流行的研究中发挥作用,名单如下:

  • 安东尼·福奇博士领导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传染病实验室和疫苗研究中心;
  • 拉尔夫·巴里克博士(Ralph Baric)在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流行病学系,该实验室以冠状病毒的 “功能增益 “研究而闻名;
  • 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病毒学部,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系,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
  • 德克萨斯大学医学分院(UTMB)微生物学系和免疫学系,德克萨斯州加尔维斯顿。

2015年,姜世勃参与了北卡罗来纳大学、明尼苏达大学和武汉病毒学研究所联合开展的蝙蝠对人的冠状病毒传播课题。

2012年至2020年,姜世勃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发表科研论文12篇。

2013年至2020年,他在德克萨斯大学医学分院发表了11篇文章,德克萨斯大学医学分院是国防部资助的生物防御和新发传染病中心的所在地,该中心拥有BL-4高封闭病毒研究设施,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共国军方的渗透目标。

德克萨斯大学医学分院现在有无限期的教师,他们来自中共国军医大学。

如今,实际上美国病毒研究实验室里发生的事情,中共国军方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本文所描述的只是冰山一角,未完待续……

:从报导来看中共对美国病毒实验室已经渗透了30多年,中共为美国布了一张长期且缜密的大网。中共军方培养的科学家和美国病毒实验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关于福奇和中共勾兑的证据不断被曝光,他拿美国纳税人的钱帮助中共做冠状病毒增强功能试验,资助中共军方背景科学家在美国的渗透,他作为薪资水平最高的美国政府官员,罔顾美国的利益,完全是一个美国的叛国贼。如福奇一样的出卖美国的科学家还有很多,正义的审判一定会来临。

报导中提到的中共军事科学院的科学家周育森已经死亡。路德时评爆料周育森去年5月份因不明原因死亡,其死亡时间点和原因十分蹊跷,周死亡前并无身体异样征兆。周是中共病毒的关键人物,根据对中共邪恶的了解,他的死亡很难和中共的蓄意谋杀撇清关系。另外,和中共病毒直接相关和间接相关的科学家突然死亡的事件去年以来已经发生了若干起,难道这是巧合吗?很多事实已经表明,如郭先生所说,“跟着共产党,走进火葬场”。

爆料革命战友所挖出的由中共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出版的《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是中共军事科学院的教科书,由此可以得出中共的歹毒用心以及中共在中共病毒上的操作与书中所述内容及逻辑高度吻合。路德社多期做过相关的分析。

或许西方人看到此篇报道会感到震惊和惊恐,我们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的战友却是前排观众,通过郭先生的爆料,我们早已知道了中共的13579计划,我们早就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前中共军委副主席迟浩田所作的内部报告《战争离我们不远,它是中华世纪的催生婆》也已经表明中共处心积虑准备了几十年,就是要3F美国,正面火战赢不了,选择用最低成本的超限生物武器偷袭美国,至今近乎成功。

期待后续的报道,希望能够挖出更深的信息……

参考链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