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限基因武器】非典病毒–中共国军事教材中详尽阐述的一种生物武器

譯者:紐約香草山農場翻譯部 文苑Stay 校對: 無盡夏; 無名

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合作者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教授在完成了世界衛生組織(WHO)關于冠狀病毒的調查報告後, 得出結論: 新冠病毒(COVID-19,SARS-CoV-2 )來源於自然界。大約在同一時間, 即2021年2月10日, 路德就中國軍事大學教材《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展開了新的討論, 該書由中國軍事醫學科學出版社(CMMSP)於2015年出版。

中國軍事醫學科學出版社為中國政府所擁有, 由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管理。該書共261頁7個章節, 其中有3個章節是關於非典病毒(SARS和SARS-CoV)。該書的編輯或編委共18人, 其中有10人來自中國生物武器計劃中心——解放軍第四軍醫大學。這本書之前在中國的書店裡有售, 路德爆料後可能已被下架。書中所揭示的內容表明作者們並沒有花什麼力氣去隱瞞非典病毒並非起源於自然界這一事實。

图一: 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封面

幸運的是, 此教科書的電子版可以在互聯網上找到。在本系列文章中, 我們會逐一把書中的真相和證據傳遞給讀者, 並簡要介紹書中的主要內容, 重點介紹與非典病毒相關的相關的某些段落。

以下文字節選自該書主編所寫的 “前言”原文第G/261頁:

“其次,附件在本書佔很大篇幅。因其雖為“附”,但作用不可小覷。其一,內容專一而係統、具體,如“附件二和某國際組織總幹事的來往信件”中一篇學術報告,僅引用文獻即達95 篇(其中英文90 篇),全面敘述和論證了SARS-CoV 的非自然起源。“附件六「人感染H7N9禽流感分佈異常及其異常起源之可能’轉載”,該文發表於2003年8月,系統描述了當時人感染H7N9禽流感流行病學之反常及其病原體分子病毒學的有限證據,表明不能排除其病毒為非自然起源之可能。其二,附件一至四,多方面引證國際上對“SARS-CoV 的非自然起源”的透明或半透明甚至“猶抱琵琶半遮面”之態度和看法或旁證,顯然,此對實現本書的宗旨非常重要,但放在正文似欠妥。其三,附件五為發表於“Negative”的“R. sinicus should be reservoir of SL-CoV but not SARS-CoV: critical comments on Ge et al.’s paper in Na ture”論文,逐條駁斥了國際某頂級雜誌關於“中華菊頭蝠為非典病毒(SARS-CoV)的貯存宿主”的錯誤學術觀點。這不僅表明高不可及的雜誌也會發表誤導讀者之論文,也反映遲至今日仍有某些人可能有意無意地阻礙“SARS-CoV 真實起源”的尋求!可見,本書出版之緊迫性和重要性不言而喻。此外,為點明每個附件之主題,均在其首頁加“編者註”,便於讀者將該文和書宗旨加以聯繫。 ”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對非典病毒的來源提出質疑, 我們希望本系列文章能夠以取材於這本軍事教科書中的直接證據, 揭示2019新冠病毒不僅來自中國地區, 而且和解放軍實驗室有關。

textbook
图二:《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 “前言” 节选

發稿:天涯客

英文原著: https://gnews.org/901853/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 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