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對左派的暴行保持沉默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 文靈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 Mike Li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 山東老爺們

據Ron Johnson  在 www.wsj.com  網站3月15日評論報導:

我很震驚,但並不驚訝。那些通過分裂國家尋求政治利益的人會提出最糟糕的指控,以使任何挑戰左派議程的人保持沉默。

在喬·帕格斯節目(Joe Pags Show)最近的一次電臺採訪中,我解釋了為什麼我對1月6日來到華盛頓進行和平抗議的川普支持者並不擔心。成千上萬的抗議者(沒人知道實際數量)在國會大廈前遊行。只有大約800人非法進入國會大廈。從事暴力活動的人更少。我當時譴責了那些違法者,並將繼續這樣做。但是當民主黨人及其媒體盟友試圖通過暗示所有在場的人都是決心推翻政府的“武裝起義主義者”來讓人們認為這兩個團體是同一性質時,我感到不得不做出回擊。

我告訴了喬·帕格斯真相:老實說,我從未在1月6日感到受威脅。我補充說,但是我可能會擔心川普總統是否獲勝,以及去年夏天燒毀了威斯康辛州基諾沙(Kenosha),和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的暴力左派分子來了華盛頓。這是我說的原話:“現在,如果桌子已經被掀翻了,喬,這可能會給我帶來麻煩,桌子已經被掀翻了,川普總統已經贏得了大選,那是成千上萬的黑命貴和安提法抗議者,我可能有點擔心。”

我說“這可能會給我帶來麻煩”,我因挑戰左派的虛假報導而屢遭攻擊。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如此徹底地歪曲我的講話,條件反射般地打種族牌。

想要讓人民遺忘去年夏天的政治暴力事件的左派分子立即向我指出,2020年的抗議活動大多是和平的。顯然,他們已經忘記了,根據武裝衝突地點和事件統計資料,去年有570起左派抗議活動演變成為騷亂,並有25人喪生,700名執法人員受傷。叫嚷著“和平抗議”並不能給那些受害者,和其它房屋、企業和財產被摧毀的無辜美國人帶來安慰。同樣的一批人,推動旨在把投票支持川普先生的7400萬美國人定義為潛在國內恐怖分子或武裝起義主義者的宣傳報導,卻沒有看到美國人民的任何損害。

我們都應該對安提法和其它左派人士打著平等的旗幟欺世盜名的態度感到厭惡。“這是我們大家共同的目標”,他們甚至舉著牌子要求終結美國或談論燒毀城市。不幸的是可以預料到,自由主義者會抨擊種族主義。這與種族無關,這是騷亂。焚燒基諾沙的暴徒不是單一種族的,他們被激進的左派集合在一起。

他們的政治傾向,以及他們的暴力嗜好,與我認識的川普支持者或我們大家看到的和平的川普集會截然不同,這應該引起我們的關注。還有就是各大城市的市中心的櫥窗保護板在拜登贏得大選後很快就被拆了,原因只有一個:如果川普輸了,沒有人擔心川普支持者的行為;如果拜登不贏,他們擔心拜登支持者的作為。

不幸的是,許多媒體都失去了公正和客觀。川普總統贏得2016年大選後,他們假裝不偏不倚。結果,大約一半的美國人根本不信任主流媒體或依賴其報導。公正自由的新聞在民主制度中至關重要,但是在當今的去保守文化中,對保守派觀點的審查與自由是對立的。

今天,大多數記者都把宣傳置於新聞之上。他們不對保守派進行採訪,而是進行爭吵。他們宣傳自己的政治觀點,並願意撒謊、扭曲事實、歪曲、隱瞞、審查和遮罩任何持反對意見的人或事。他們毫不在意自己所造成的傷害。所有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的人都必須站出來反抗。

美國威斯康辛州參議員共和黨人詹森先生

文章來源:

https://www.wsj.com/articles/i-wont-be-silenced-by-the-left-11615848103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