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報導】中共的真正目的:一個由它操控的世界新秩序(下)

翻譯:steven hu

校對: 貓本小哥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法廣

續:中共的真正目的:一個由它操控的世界新秩序(上)(備註:以下深色小號字體為金燦榮演講原文)

第四項行動:陰陽之戰

金燦榮在談到中共國與美國的交往以及他認為是中共國的軍事優勢時,他的浮誇和傲慢風格變得更加明顯。

如果中國不想與美國在軍隊層面進行對話,美國就會感到焦慮不安,為什麼?因為美軍是透明的,所以我們了解他們的一切,而中國則不是。兩國在軍事戰略上的看法大相徑庭。美國是在明處,這意味著它是強勢,而中國是在暗處,所以低調和隱蔽。美國讓你知道他是拳王泰森(Tyson ),並向您展示他的肌肉來威懾你;相反中國卻是藏而不露,將其隱藏起來。我們從來不讓人知道的我們的殺手鐧。而當我們中國人浪漫時,美國人卻遵循嚴謹的科學思維,這就是美國為什麼需要與我們進行軍事對話的原因。

中共國近幾年的軍事力量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並且仍在快速發展。金燦榮告訴我們,中共國已經有能力攻擊美國的航母,從而迫使它們與中國大陸保持至少1000海裡的距離(並且不久之後還能讓它們退得更遠)。但是,外界對於中共國的軍事力量仍然知之甚少,而且人們已經了解的(信息)並不可靠。

我們正在設法以各種方式擠壓美國。()創造各種讓其犯錯誤的條件;()讓它感到精疲力盡最終沮喪而退出(其作為世界領導人的地位);()與美國形成互相間犬牙交錯的關係從而達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使得兩國關係無法分開。這是因全球化的結果而形成的一種自然而然的事實上的捆綁。

儘管金燦榮的說法聽起來非常瘋狂,但他表達的可不僅僅是他個人的感受,而是具有非常實在基礎的。如果我們回顧一下中共國“在美國體系內發展”的戰略要務,中共“嚙合”的企圖就特別值得注意。在2020年6月的《國家評論》上發表了題為《不被隔離的中國》特別報告的作者認為,這是美國面臨的最棘手的問題。他們建議美國人“必須開始針對中共隔離自己的任務”,但這將“耗費精力、無理取鬧、無休止並且令人討厭的”。的確,金燦榮的話說明了這是多麼的困難:

當中國與美國玩遊戲時,中國的策略是打太極拳(看上去良性的動作,可以實現目標,但不會引起懷疑)。日本、德國和美國都是拳手,拳拳都是重擊。當美國憤怒時,中國保持沉默。當美國忙於其它事務時,中國就會有所作為。當美國在2010年宣布其重返亞洲的新政策時,中國沒有做出任何回應。我們當時的國家主席胡錦濤告訴人民,我們將專注於我們的發展。對挑釁的最好回應就是不回應。幹得漂亮。
我們一直在拓展,卻不與美國發生直接衝突。例如,我們在一帶一路” 金磚四國” 亞投行” 防空識別區和在南海建造島嶼的過程中向前發展。我們有節奏地做到了這些事情,這與俄羅斯經常採取行動而沒有​​考慮美國的反應不同。例如,在南海建造島嶼肯定會激怒美國,因此當美國在敘利亞忙碌或捲入烏克蘭時我們才這樣做。然後,當美國人發現我們6月份在南海建造一個大島並表示關注時,我們告訴他們建造工作已停止。實際上,我們停止下來只是因為7月份有颱風來襲,所以繼續施工是不安全的。停止施工的另一個原因是技術上的原因:我們不得不等待,看看將沙子與一種特殊的水混合的新技術的結果。不知情的美國人很高興,因為我們給了他們面子” 

顯然金大師認為美國看不清中共的戰術,但是到目前為止這確實是中共成功的簡單事實。從與美國的經濟合作開始,演變成一個計劃,中共玩陰招從而達到最終讓美國精疲力盡而放棄其在世界領導者地位的目的。

第五項行動:試圖改變自由世界

2020年7月23日,時任國務卿邁克·彭佩奧(Mike Pompeo)在尼克松圖書館致辭中說,共產主義中國已經進入我們領土之內了,並且“如果自由世界不去改變中國,共產主義中國必將改變我們。”中共認為彭培奧是反華極端主義者。中共國以外的其他人可能會認為他在誇大其詞。但是金大師的話絕對佐證了他的觀點。

我們的策略之一是深入美國。我們現在正在與美國討論所謂的雙邊投資條約(BIT )。我們決心實現這一目標。雙邊投資條約將為美國提供更優惠的條件,但與此同時,我們將能夠得以更好的條件在美國進行投資,以便我們的資本能夠找到一個很好的去處,並且我們可以賺錢並控制市場。與日本和歐洲相比,美國對大規模投資的條件更為開放。美國法律是透明的,可預測的和具有保護性的。

我們的政府希望,最終中國將在美國每一個有國會議員的地區進行投資,從而使中國有可能通過控制數以千計的選票以影響國會議員對中國的立場。實際上,美國議員是可以控制的。美國435名議員是由3.12億人選出來的,這意味著每個地區平均有75萬人。通常的投票率是30 %,即20萬左右的選民來決定誰人當選。一般來說,兩個競爭者的支持者數量十分接近,僅相差10000票或更少。因此,如果你控制著幾千張選票,你就如同是他/她的父親。如果中國做得足夠好,就能夠買斷美國議員,使美國國會成為我國的第二個人民代表大會。

這一行動是金燦榮《紅色狂想曲》的高潮,它比以前的那種激情奔放或者欣喜若狂的狂想曲更接近夢幻。但是,這可不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我們知道,一家中共國政府運營的媒體公司於2018年在《得梅因紀事報》中刊登了長達四頁的增刊,旨在影響愛荷華州的農民,迫使前總統川普改變貿易戰中的美國政策,同時以將在中期選舉中付出沉重的政治代價來威脅他。這就是中共可以利用我們的體制來發揮其優勢的方法:他們在我們這兒,而這裡有新聞自由。然而僅僅是這很小的一步嘗試,有誰又能想像得到,這是要通過在每一個有國會議員的地區進行投資,從而達到控制國會議員為他們所用的陰謀呢?同時這會使我們的國會成為第二個中共國的人民代表大會呢?當俄羅斯和伊朗試圖從外部干涉我們的選舉時,中共卻運作在我們內部;儘管俄羅斯和伊朗使用非法手段,例如散佈虛假新聞和入侵網絡空間,但這僅僅只是造成短期麻煩,而同一時間中共卻在採取合法行動,在我們的報紙上刊登廣告,並在地方一級進行投資,這是一個改變我們民主的長遠目標,將“陰”發揮到淋漓盡致的例子。

第六項運動:決心成為世界霸主

現代國家的崛起必須經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生存;第二階段是發展;第三個是贏得尊重。自1945年以來,美國進入了一個額外的第四階段,即追求霸權。沒有多少國家能做到這一點。從1949年開始,我們新中國經歷了兩個階段:生存和發展。習主席現在要求得到尊重,在達到這一目標之後我們將效仿美國以進入第四階段。但這將由下一代實現。我們這一代人的任務是與美國保持平等地位,而下一代則是要管理所有其它國家/地區,其中包括美國。

金燦榮在這裡清楚地表明,中共的目標是統治世界。這與共產黨人在全世界實現共產主義的理想一致,他們將竭盡所能實現這一目標。得益於與美國交往的政策,中共正在全力發揮新的力量,開始邁向這一以“統治全世界”包括美國在內為終極目標的長征。金燦榮的講話向我們展示了其隱藏在友好面具背後的渴望統治世界的真實形象。中共欺騙了美國人和美國政府,以及歐洲人和澳大利亞人,並誤導我們,以至於到了讓其有能力改變我們的地步。

*****

金燦榮的演講應該清楚地展現了中共對自由世界威脅的真實存在。

美國與中共國交往的政策是希望通過邀請中國加入以自由貿易和互惠互利合作為基礎的國際社會從而最終改變中國。然而,在過去的40年中,中共內部變得更加專制,而與此相比,所謂的對外開放的程度微不足道;同時,美國完全允許中共融入並利用我們的自由制度而獲利。川普指責中共利用不公平貿易來盜竊知識產權和商業秘密,利用我們的言論和出版自由來服務於中共的宣傳目標等。但與此同時卻沒有任何美國人會想到中共陰謀確保四個敵人來對抗美國,利用債務危機讓我們陷入困境,甚至控制我們的國會。一個國家通過遵守國際遊戲規則並且體面地對待其它國家(無論是合作者還是競爭對手)來爭取偉大並成為一個大國,這是一碼事。而與合作者或競爭者融合在一起,不僅要利用它們,而且要破壞它們,那就是另一碼事了。

早期總統的政府並沒有忽略這個問題。總統選舉年充滿了針對中共國的言論。但是,一旦大選過後,同中共所有的一切又回到了往常的狀態。就連川普,儘管他發表了強烈的言論,但也顧忌到了與華為開展業務的大公司的利益。中共國現在如此強大,以至於無論美國對中共施加何種懲罰,中共都可以用同等的措施反擊,而且,與已經融入我們制度的敵人打交道比在別人的土地上打仗要困難得多。 

另一個複雜因素:儘管川普政府歡迎把中共與中國人民分開的嘗試,但後者中的大多數卻真的為他們國家的現代化感到自豪。這種感覺是基於他們渴望糾正自己過去的屈辱,並通過成為世界大國來重新獲得過去的榮耀的願望。無論美國對中共採取什麼措施,都會有很多中國人將其視為阻礙中國的崛起​​。中美貿易戰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團結了中國人民。 

在川普政府試圖將中共與中國人民分離的同時,中共也開始嘗試將美國政府與美國人民分離。中共認為後者對中國友好。但是我相信中共所指的並不是人民,而是那些在中共國因得到中共照顧而受益的美國公司,他們無法抗拒一個十四億人的龐大消費市場和廉價但缺乏技能的勞動群體。美國政府不能禁止他們在中共國經商或開展業務。用中共自己的話來說,華爾街將戰勝美國政府。現在,美國許多最大最賺錢的企業都以某種方式依賴中共國來實現其銷售、贏利和生產,即使是非政治背景企業的領導人也可能會讓中共警惕或不愉快;他們要么從未聽說過,要么忘記了中共曾經剝奪了中國所有人的全部財富和財產。如果中共變得更強大,在幾十年後,美國公司可能會遭受類似的命運。由於目前在中共國的獲利因而使得美國企業看不到這些對美國可能造成的長期損害。

中共迷信自己的模式。它希望將此模型擴展到世界其它地方。但是,這種模式並不像“通過一黨專制就可以有效地完成發展”那樣簡單。現在,中國人似乎認為他們的體制要優於西方,因為他們認為中共國迄今已成功地控制了COVID-19。即使是少數西方學者都對中共讚揚有加,但世界上大多數人對此表示反對,中共的模式包括警察國家、高科技監視、媒體和互聯網審查制度以及言論限制,終身享受特權的執政黨官員,財富集中在中共官員的一小部分家族,嚴重的不平等,對宗教的壓迫,對所有少數民族的漢化和強制措施等。(並且不要忘了這個體制正是COVID-19的最初發源地。)世界上有沒有人願意生活在這樣的條件下?答案是絕對的“不”,這種制度甚至不可能在中共國永遠持續下去,儘管它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美國人必須準備好以耐心和智慧來面對現實。

(美國)很難將自己與中共國隔離開來,就像冷戰時期的蘇聯那樣,現在完全隔離是不可能的;由於美國的參與和融合,當今世界無法明確地分為兩個部分,即一個由美國領導,而另一個由中共領導。全球化,意味著美國必須在某些領域與中共國溝通甚至合作,但要這樣做就必須強調平衡,公平和互惠。就像我們在大流行期間一樣,美國人和美國政府必須採取預防措施來與中共打交道,如同我們在病毒大流行時所做的那樣,以防止共產黨病毒繼續傷害我們。 

美國的衰落是中共追求自己的目標的最佳機會:整個世界的統治地位。美國越分裂,越混亂,中共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美國人必須向世界證明民主仍然並且永遠比專制主義更好。我們必須盡一切努力改善和加強我們的民主。在強迫中共改變的同時要保持美國的安全和強大並非易事,而一個更美好、更強大和更團結的美國是必須具備的優先條件。

原文鏈接:

What China Really Wants: A New World Order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3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