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抒己見】試著勇敢說出自己曾經的醜,這很重要!

作者: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待命(文曉)

圖片來源

那一年,在家鄉某醫院的走廊上,28歲的我偶遇了這樣的“悲壯”。

窗口掛號後,正朝診室走去,突然從背後急急匆匆的抬過來兩副擔架,還前呼後擁的跟著好幾個一臉緊急狀況的警察。這幾個警察邊走邊大聲嚷嚷,全然不顧那裡是醫院,他們經過的地方還有很多病人,彷彿執法者​​乾什麼都理所當然。擔架上各有一名血淋淋的男子,其中一個還在拼命的對另一副擔架上的人喊:“哥們儿,我啥都沒說,挺住啊!”另一個好像已經筋疲力盡,但也使出了最大力氣回复:“哥們放心!”聽得出他們是在跟警察抗爭。

那個年代,人們的意識中,被警察抓了,就一定是壞人。但當時看到那樣子、聽到那喊聲,我的心裡還是有種不一樣的熱動。不敢說出來,可的確暗暗地想過:這樣的人,如果是戰爭年代被敵人抓進大牢的地下黨,是不是就會少幾個叛徒。

跟隨爆料革命四年,文貴先生告訴我們太多表面道貌岸然、實則淫亂不堪的當權者,還有警察等等的真相。現在回想起那兩個人,不無有可能是被冤枉?就像我自己的老父親,為國家醫藥事業做出過很大貢獻的人,不也被流放到牧場放馬去了嗎?中共監獄里關著多少更具思考能力的人?當然也不排除他們確實犯了法,一切皆有可能。但這兩位在深陷囹圄時的“堅強不屈”,又讓我產生了新的遐想。

假如,他們也像文貴先生當年被抓一樣,那現在的他們會不會比常人更能理解文貴先生?

假如,他們也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而被抓,那現在的他們又會是什麼樣?

假如,他們也在聽文貴先生直播,現在會不會已經成了我們的戰友?

假如,他們真的是戰友,而且真的被請去喝茶了,他們是否還有當年的“堅強”?

假如,被請去喝茶的那些戰友們,面對警察都像他們那樣,爆料革命又會是怎樣?

假如,他們就是真正的罪犯,我們是否也該換個思維方式,去看、去學他們身上的堅強?

四年了,文貴先生邊進行滅共大業,邊教給了我們太多觀念性的東西。直至近日,文貴先生還在說最後迎接勝利時,能剩下5%戰友就應該滿意了。不知有多少戰友聽懂了其中的心傷!不知有多少戰友聽懂了其中的恨鐵不成鋼!我們已被中共洗腦太深,遇事會不由自主地為了證明自己是正義的,而冠冕堂皇、而不食人間煙火。被中共洗腦之患,不可能因我們參加了爆料革命就痊癒了。試著勇敢的說出自己曾經的醜,以配合文貴先生給予我們的心理治療。為了真正做到唯真不破,這很重要!為了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這很重要!

中共造就了中共國極不正常的社會環境,在那裡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一切皆有可能!

願有良知的同胞都安好!

願更多人投身爆料革命!

願我們的戰友個個堅強!

免責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校對: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東洋武士

責任編輯: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文小白

發布: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霹靂年2020

0319C119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