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方大規模滲透美國病毒研究實驗室且已將其殖民

新聞來源:The Gateway Pundit《門戶專家》| 作者:Joe Hoft | 發佈時間:2021年3月16日

翻譯/簡評:新街口|校對:SilverSpurs7|審核:萬人往|Page:小雨

簡評:

儘管中共對美國醫療研究領域的滲透已經被越來愈多地揭露出來,但是看到本文中披露出的解放軍科技人員對美國病毒行業滲透之久、之深、之廣,還是讓人驚掉下巴。

解放軍背景的薑世勃早在1987年就開始滲透美國病毒醫學界。文中披露了姜世勃原來從事的是HIV艾滋病毒研究,2002年為了配合解放軍的人類冠狀病毒研究項目,他迅速改變了自己的研究領域,轉向了冠狀病毒的研究。從這一點足可以判斷出他解放軍的間諜身份。

另外,姜世勃還一直不間斷地召集並幫助其它有解放軍背景科學家進入美國的各個病毒實驗室學習和工作,從而在美國的病毒研究行業搭建起來了一個龐大的網絡。這個網絡利用了美國的研究資源和美國納稅人的錢,為解放軍的軍事病毒研究幾十年來源源不斷地提供資金、人員和技術。最終幫助解放軍研製出了禍及全世界的中共病毒。這確實讓人細思極恐。

文章最後還警示,在中共病毒肆虐已經超過一年後,美國各界似乎對中共軍方在美國病毒行業的滲透仍未警醒。這顯然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國家安全問題。在美國的病毒界絕非只有一個姜世勃,在其他重要行業肯定也有大量的薑世勃式的間諜在為中共服務。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必須盡快、儘早對中共在美國的科技間諜人員和他們的關係網絡採取行動,才能有效地對中共進行還擊。

原文翻譯:

中共國大規模滲透美國病毒研究實驗室

客座文章作者: Lawrence Sellin博士

然後,通過一輪接一輪滾動性的科學交流,來自中共的科學家充斥了美國病毒研究項目。在這些項目裡,已經在那裡的中共國科學家不斷邀請他們的密友進入其實驗室工作。

這樣,

產生了大量與中共國軍方有關聯、但基於美國本土的中共國研究項目,並且這些項目的資金大部分都來自美國政府直接或間接的撥款。

從本質上講,中共國“殖民”了美國的病毒研究計劃,這些計劃是由美國納稅人資助的,金額可能達數十億美元。

現任上海復旦大學醫學微生物學教授兼所長的薑世勃博士之前在中共軍方的第一軍醫大學獲得理學碩士學位和第四醫科大學獲得醫學博士學位。

在1987年至1990年之間,他在紐約的洛克菲勒大學接受了博士後培訓。

1990年之後,姜世勃在紐約血液中心的林德斯利•金博爾(Lindsley F. Kimball)研究所工作過,或與之有過關聯。

他與美國病毒研究實驗室建立了廣泛的合作研究網絡,並獲得了超過1700萬美元的美國研究資助,其中絕大部分來自福奇博士的美國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

在整個期間,姜世勃與中共軍方實驗室保持了廣泛的合作研究(在此進行了詳細介紹),同時他還邀請了與中共國軍隊有關的科學家進入他的美國實驗室工作並培訓他們。

在同一期間,中共國則在軍事病毒研究方面得到了巨大的發展,並利用在美國實驗室工作的中國科學家擴展了知識和技能。

在就讀中共第一軍醫大學期間,劉樹文和姜世勃在1986年共同發表了一篇有關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的文章。

1990年姜世勃獲得金博爾研究所(Kimball Research Institute)的職位後,他仍與廣州的第一軍醫大學保持著聯繫。

2002年,劉樹文進入姜世勃的金博爾研究所,與此同時繼續與第一軍醫大學保持聯繫。

同樣在2002年,姜世勃與西安的第四軍醫大學微生物學系的中共軍方科學家合作。

2002年由於首次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SARS)冠狀病毒大流行,致使中共軍方的病毒研究活動以及姜世勃和他在美國實驗室工作的中共國同事的活動發生了重大變化。

在疫情爆發之前,中共軍方在很大程度上將冠狀病毒視為一種獸醫疾病,尤其是在役用犬中。

之後,軍方在研究人類冠狀病毒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這項工作主要圍繞著兩個中共國軍事研究中心來執行,即病原體和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北京微生物與流行病學研究所、北京軍事醫學科學院、以及南京軍區的醫院和研究所,特別是重慶的第三軍醫大學。

最終與新冠病毒魔盒有關的三名關鍵人物來均來自中共的南京軍區。他們是周玉森、趙光宇和吳玉章。

周玉森和趙光宇成是姜世勃的長期研究合作者,周玉森後來成為北京軍事醫學科學院病原與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

來自周宇森的軍事醫學院的兩位科學家後來進入了姜世勃的美國實驗室工作。

第一位是何玉賢,他最初跟隨姜世勃到洛克菲勒大學,然後到他在林德斯利•金博爾研究所的實驗室工作。

杜蘭英(左),周玉森(中)

第二位是杜蘭英,據稱是周玉森的妻子,目前仍然是紐約林德斯利•金博爾研究所的一名僱員,最近獲得了安東尼•福奇博士的美國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授予的為期5年的撥款,總額為410萬美元。

吳玉章目前任重慶的第三軍醫大學免疫學研究所所長。

來自中國的爆料者閆麗夢博士認為,COVID-19病毒起源於中國人民解放軍監管下的實驗室,使用的是從中國舟山採集的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或ZXC21,然後在重慶第三軍醫大學和南京軍區醫學研究所的監督下進行了特性化和基因改造而生成的。

2002年SARS大流行爆發後,姜世勃將研究重點從HIV轉移到冠狀病毒,極大地擴展了與包括南京軍區司令部在內的軍方研究機構的合作,並開始與美國其他病毒實驗室建立聯繫。這些在導致COVID-19大流行的研究中發揮作用的實驗室包括:

福奇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的傳染病和疫苗研究中心實驗室;

北卡羅來納大學Ralph Baric博士的流行病學系,該實驗室以對冠狀病毒的“功能增強”研究而聞名。

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病毒學系,馬里蘭州迪特里克堡;

德克薩斯州加爾維斯頓市德克薩斯大學醫學分校(UTMB)微生物學和免疫學系。

2015年,姜世勃參與了北卡羅來納大學、明尼蘇達大學和武漢病毒研究所之間關于冠狀病毒從蝙蝠向人類傳播的聯合項目。

從2012年到2020年,姜世勃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發表了12篇科學文章。

在2013年至2020年之間,他在德克薩斯大學醫學分校(UTMB)上發表了11篇文章,UTMB是美國國防部資助的生物防禦和新興傳染病中心的所在地,該中心擁有用於病毒研究的BL-4級高級隔離設施,長期以來一直是中共軍方的滲透目標。

UTMB現在有多名來自中共軍方醫學院的常任教員。

今天,在美國的病毒研究實驗室,幾乎沒有任何事情是中共國軍方不熟悉的。

本文所描述的只是冰山一角。未完待續。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