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雲長天時評42期】中共是“完美犯罪”學理論踐行者——案例十六:(六)恢復高考後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作者: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捆綁CCP一千年

前言:大學考試是國家選拔人才的唯一途徑,無論從專制國家的唯分數論到民主國家的真正意義的擇優錄取,都避免不了高考這一道關。眾所周知,中共國毛澤東篡奪了政權後很快進入十年文革大屠殺期(中共國內曾稱“十年浩劫”,習改為“十年探索”)。這一時期,也就是1966年,高考被叫停,直到1977年恢復高考,中國人十年文革,十年血淚史。從叫停到恢復高考的決策過程都是一拍腦門就決定的事。問題很簡單,無論毛澤東還是鄧小平,只會鬥爭哲學的“共匪”對教育的無知程度不是一般的恐怖。究竟是如何恢復高考的?這和今日中共國教育有多大的影響?筆者將就此問題僅闡述一家之言。

從1966年5月4日至5月26日,中共中央在劉少奇主持下,以集中批判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等人為由,中共國宣布進入一場政治大清洗。而隨後時任中共國家主席的劉少奇也在被批鬥中悲慘地死去。教育界助推了文革進入高潮,1966年6月1日,時為北京市第一女子中學高三(四班)學生寫給毛澤東有關廢除升學制度的一封信——《北京市第一女子中學高三(四班)學生為廢除舊的升學制度給黨中央、毛主席的一封信》。信中是這樣說的:“現行的升學制度就是中國封建社會幾千年來的舊科舉制度的延續,是一種很落後的、很反動的教育制度。”(見《搜狐歷史》)看似在批判教育制度的不公,實則是別有用心。那時候的中學生既不懂何為科舉考試,也不懂時下的考試制度為何物,一概以反封建不反皇帝為由,順應時代紅潮,為所欲為,奪取名利。

其實,幼稚且心裏火熱的那一代少年在高喊“毛主席萬歲”的浪潮中成為毛時代的犧牲品,令人感到十分惋惜。何以見得?從中共毛政權1950年設立高考制度後到1955年7月,短短五年時間,時任中共教育部官員就已經把學生作業壓力增加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因此教育部發出新中國第一份“減負”文件《關於減輕中小學生過重負擔的指示》。值得註意的是,當時的試卷考題竟然出現超出教科書的範疇,引起了民怨,毛澤東根據反映的情況批示說:“考試方法以學生為敵人,舉行突然襲擊。”這和習近平所言如出一轍,筆者在《案例十六:(二)“大先生”背後的紅毒》一文裏說,2014年3月6日下午,習在看望參加全國政協會議的醫藥衛生界教育界委員時強調“無論學校教育還是家庭教育,都不能過於註重分數。”“現在的孩子心理問題是比較多的,有的很小的孩子心理問題一大堆。”前者是毛取消高考的一種鋪墊。後者呢?筆者認為青年一代學子將再次成為犧牲品。

筆者倒要看看當時中共國教育部是如何將學生當敵人的?“高考超出中學課程範圍,高考出難題,學生家長抱怨。學生緊張,高考每年總有人暈倒,把學生烤焦了。家長緊張,老師緊張。全國考生集中在三天考試,如臨大敵,氣氛緊張。高考三天決定命運,偶然因素大。”(見《搜狐歷史》)這些逆人性的高考做法很大程度上是防止絕大多數人跨過大學門檻的極為有效措施,悲哀的是這種做法延續到今日。學生落榜,只怨自己不如別人聰明,認命。這種教育體系自設立以來,就是一個完美犯罪的欺騙過程,選材標準完全政治化,如此畸形的教育,筆者也曾百思不得其解。什麽樣的模式是選拔中共合格的社會主義接班人呢?也許上述這些因素才是主要原因,只要你生在這個畸形的教育體制內不是“偶然因素”考上大學的,都不是中共選拔的“社會主義接班人”,因為你的偶然,才是他們需要的必然。但因為他們的選擇是必然,你也一定成為偶然的犧牲品。總之,一群不懂教育的人設計了中國人的命運,在教育和被教育之間,神沒有把所有中國人都交給中共政權作為祭祀的羔羊。

中共選拔“社會主義接班人”的標準都是朝著反人性的原則制定的考試辦法。直到今日,中共教育部推出的考卷(小學到高中)總有一定比例的難題是超出教科書和學生理解範疇的。這說明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誠心刁難學生,害怕太多人考上大學。比如,2018年高考作文題,要求考生從千禧年(2020年世紀寶寶)開始到2035年“基本實現現代化”的中共國家計劃進行暢想,說出你的使命和你的中國夢,以及你在2035年如何告訴那時候18歲的高中生有關你的如何實現社會主義接班人的理想。筆者認為這樣的考題都是要把孩子們逼成神經病的考題。首先,你要假裝多麽社會主義,然後你只需要停下筆,閉上眼睛,意淫“習大大和彭麻麻的雲雨之歡”,然後記錄下你的夢境,你基本上可以滿分錄取了。問題是,筆者要說的是,那時候中國共產黨所有的一切都早已退出世界歷史舞臺了。可悲的是,這種意淫的教育產物真不是習近平的創舉,中共鄧小平執政以來如此。

恢復高考後的第一屆大學生中究竟哪些人物堪稱社會主義接班人?根據《中國高教史上罕見的特殊群體:77-78級大學生的命運與作為 》一文中列舉的名單看,習近平顯然不是社會主義接班人。而李克強、李源潮、李東生、張藝謀、陳凱歌、易中天、肖復興、羅中立等人物都是中共國社會的名流,如政客李克強和李源潮,都是現任常委,其他分布在影視界、國學界、文藝界、美術界和企業界。遺憾的是沒有出現科學家,大概中共體制不適合培養科學接班人。不過,現任總理勇敢地指出習近平虛偽的數字脫貧背後還有6億貧困人口,可謂體現了一點點兒徽州桐城派的骨氣。比如,易中天指出,孔子就是一個政治販子等,而事實上自己也是政治販子,最能懂得完美犯罪心理的人恐怕還是識破孔子的易中天,遺憾的是自己還是給中共遞交了“投名狀”,不久前曾攻擊汪暉涉嫌論文抄襲事件一度鬧得沸沸揚揚。而張藝謀呢?誰都懂得,就不必言說,他們都是“踩著巨人的肩膀”上來的人。盡管如此,這仍然體現了習近平不是社會主義接班人,因為習既不是毛培養的老三屆,也不是鄧培養的新三屆,那習就一定不是“真龍天子”。但筆者認為,這些所謂閃閃發光的人物最終又能如何?他們還是為了維護這個社會主義體制奉上了他們的投名狀。


圖片來源

說到這裏,筆者覺得很有必要將當代大學生的思想認識和恢復高考時期的大學生的思想境界進行一下比較,要知道,他們對黨表忠心的熱血文章就是投名狀啊,那將直接證明中共到底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這或許很有意思。習近平新時代的大學女生說:“猶記得宋曉東老師所講‘所有人都說要向組織靠攏,但不知道怎麽做。很簡單,就從你手中的《黨章》開始!’以後的學習生活中,我也要腳踏實地、謹記教誨,堅定思想信念,為成為合格共產黨員而努力,為成為社會主義接班人而奮鬥!”習的智商到底有多高?反正全國學子的智商都不得超過他,連鄧小平的智商都不能比習高,這可是習的底線。他的刀筆吏們對學生威逼利誘地說,所有人都說要拿著手中的《黨章》向組織靠攏。筆者看到的是血染的風采再次出現在21世紀的中共國,可謂悲哀。而1977年恢復高考的頭一年,各地考場都是以效忠毛主席為主要口號。福建的一處高考考點就貼著“一顆紅心,兩手準備”“國家在期待你們,人民在期待你們”(見《中新網》)等標語。而這些標語對於當時的學生來講,可謂無比激動,他們用激揚的青春熱血作為他們集體的投名狀,紛紛考取大學,報效祖國。在“黨”和“國”不分的環境下最具諷刺意味的是“一顆紅心,兩手準備”的標語,似乎告訴你,黨要你掏出血淋淋的紅心的時候,你要有兩手準備,要麽被打成反革命,你死了,你的子女永不得擡頭;要麽叫犧牲,發給你一個紅本子,算是光宗耀祖了。


圖片來源

縱觀中共教育體系建設,可以說是沒有體系的體系,盡管中共黨史將其歷任領導人零星的所謂教育講話編撰成體系,也無法向世人展示任何有關教育專業的論述。自毛終止高考到鄧一拍腦門決定恢復高考,可謂從“毛”“習”以來,中共國教育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自詡為教師的毛澤東提出“要將學校建成‘無產階級專政的工具’”。(見《毛思想》)這種赤裸裸地將教育作為政治鬥爭工具的思想居然被中共的教育體系認可。而受人歡迎的鄧小平呢?將教育事業定位成“教育戰線”。教育戰線這個詞從鄧小平時代就已經在中共高層達成共識。鄧小平認為教育戰線是改革開放的突破口,並且戰略目標明確,即教育要走向世界,走向未來,走向現代化。這樣一個定調,便成為中共教育改革的主導思想,即教育戰略目標就是實現中共政權對世界統治權的奪取。

不同於前蘇聯蘇共政權,中共政權一直實行的戰術就是完美犯罪心理戰,他們從孫子兵法、馭民五術、以及封建王朝的宮廷鬥爭和後宮控制的攻心術為主要鬥爭手段,中共在此基礎上接過蘇共衣缽,接近於完成赫魯曉夫的超限戰理念,“我們不費一槍一彈就能占領美國”(註意,筆者認為“超限戰”的靈感應源於此)。如今,中共通過貿易戰和超限生物基因武器,悄然不覺地“占領”了美國,並奪取了世界話語權。而這一切計劃的實施,離不開鄧小平的戰略戰術。鄧再愚蠢也知道戰勝強敵,首先要使國家富強起來,國家富強就要充分利用人民作為生產力這一主要使用工具。如果舉國都是餓著肚子的饑民又上哪裏去壓榨勞動力呢?因此,筆者總是說,不要以為鄧小平叫你吃飽肚子,日子比以前好多了,就應該感恩中共政府,這好比你愚蠢地認為豬永遠應該感謝餵他吃食物的主人。主人養豬的目的難道不是為了宰殺、出售嗎?人們真的被小平同誌的完美謊言欺騙了。

鄧說,“我是人民的兒子”。這話聽起來好親切啊!其實,鄧在毛的一再打壓下學會了如何欺騙人民。共產黨強調自己代表人民,而鄧自覺自己就是人民,一個被代表的人民哪裏有資格享受真正的教育?人們需要深思,不要以為鄧小平時代是一個開明自由時期,在筆者看來,鄧只不過是中共執政者裏玩弄政治較為靈活一點的政客而已。最基本的是非觀念告訴我們,一個14億人口大國,造不出汽車發動機、造不出一款智能手機、造不出一款疫苗和一款西藥、更造不出芯片等等,數不清的現代高科技和現代文明與中共70年的教育沒有任何關系,若要說有關系,只不過是知識產權的偷盜者。你還相信他的教育是成功的嗎?或者說,中共辦教育是真的為人民、為國家強大嗎?從中共今日敗勢來看,人們心中應該有了答案……

2021年3月18日寫於東亞

参考引用资料: 

口述历史
搜狐历史
中南大学
中新网
毛思想
赫鲁晓夫

免責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校對: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東洋武士
責任編輯: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文小白
發布: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煙火1095

0318C116a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