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債台高築是中共國集權體制的側影

作者:英國喜莊園Himalaya UK —Sima | 編輯:喜馬拉雅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大廢牆| 編審:喜馬拉雅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嚮往真理| Page: Daoiii

圖源:網絡

長久以來,中共國地方政府債台高築,對經濟的影響和衝擊是顯而易見的。這給中共國經濟安全與社會穩定帶來了重大威脅。我們今天就來聊聊中共國地方政府的債務危機。

地方政府債務現狀

中共國財政部1月曾透露,截至2020年末,全國政府債務餘額46.55萬億元,政府債務餘額與GDP之比(負債率)為45.8%。2020年地方政府債券和城投債發行規模均達到歷史高位,極速擴張的債務規模雖然緩解了疫情對經濟的衝擊,但卻加大了未來的財政償還壓力。貴州、青海及東北三省未來兩年財政收入用於債務還本付息的比例均超出70%。

圖源:網絡

在政府債務中,地方政府債務(地方政府債券、城投債)的存量佔比已增至64%。而地方政府的融資主要依靠債券市場。一旦出現地方政府債務違約,將會對整體地方政府債務信用形成強烈的衝擊,進一步加大銀行體系尤其是地方商業性銀行的金融風險。

地方政府債台高築的原因是什麼?

眾多中共國的所謂的學者專家都對地方政府債務高懸的現像作過分析。他們說,地方政府債務問題,其根源在於分稅制改革後財政體制遺留的弊端,即財權上收、事權和債務下放。最重要的原因是,地方政府承擔了大量提供本地公共產品的職能,但融資成本卻是代價極高的市場化融資成本,這兩者之間的偏離導致地方債高居不下。

換成白話,在這些學者專家眼裡,地方政府債台高築原因無非是財政改革後,他們的收入上繳了“中央”,而所承擔的工作不減反增導致的暫時困難,是正常現象,不足為懼。

當然,這些學者專家永遠分析不出來,就算知道了也不敢說的是,地方政府債務問題的根源,在於中共的邪惡中央集權體制。

在中共國體制下,財權在中央手上,大量資金用於軍備、維穩、銀行和證卷監管、大型國企管控、高鐵國道等基礎建設。外加用“一帶一路”等戰略,“藍金黃”外國政企,製造資本債務陷阱,把共產奴役制推向世界。中央大員和國企高層“以貪治國”,都從中撈到了巨大財富。

從地方的角度,2014年中共國全面放開地方債發行權後,各地政府打著為本地提供公共產品的名義,在自己的勢力範圍內,大搞面子工程,大興土木,大舉放債,打造政績。同時,從中牟取私利,以便任期內完成貪腐目標。另一方便,為了掩人耳目,從而大量發行隱性債務。這樣歷任地方官員,擊鼓傳花、周而復始,自然將中共國地方債務推向歷史高峰。

如何破解地方政府債務問題?

在中共國當前的金融體系下,無論是貸款、非標還是債券,商業銀行都是地方債的最后買單者。如果放任地方債違約,就可能引爆金融銀行業系統性危機。

中共國學者專家們給出了地方政府債務的解決方案:1.保持合理的經濟增速;2.通過發行國債把它置換掉;3.出售資產, 把地方國企的股份出讓給民間資本(公私合營)。

然而,結合目前中共國慘淡的經濟現實,筆者認為,以上解決方案仍然無法破解地方政府的債務問題,分析如下:

1. 保持經濟增速:經濟增速要靠整體的經濟和金融環境,只靠造假的擀麵杖子,經濟增長數據本身就是自欺欺人。另外,在半計劃經濟的中共體制下,地方政府對整體經濟的影響非常有限。

2. 發行國債置換:中央接手地方債務的前提是中央認可其債務,而屬於地方公共產品的這部分債務是無法使用國債置換的。同時地方政府手中還有許多見不得光的隱形債務,本身就是一堆黑帳、爛賬,不可能尋求國債來救火。

3.推進公私合營:所謂的收購國企,公私合營,本質就是欺騙和搶奪優質民企民資,最多一時痛快,而對當地的實體經濟而言無異於飲鴆止渴。在經濟凋敝的中共國,事到如今究竟還剩下多少優質的民企可以充當待宰羔羊?能不能填滿貪慾和債務的無底黑洞?

所以,只要邪惡的中共集權體制還在,關於地方政府債務的問題,就不可能找到什麼良藥。

債台高築的邪惡集權體制的最終結局

我們知道,所有的金融危機本質就是債務危機,那最後會如何收場呢?

歷史是一面鏡子。一戰結束後,德國戰敗背負巨額的債務,人民生活極其困苦。這導致了“納粹”的出現。他們打著救國的名義,利用當時人民心中的不滿情緒,發動了二戰。發動戰爭之前,德國納粹自認為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但是最終還是無法逃脫失敗的命運。四年的戰爭不僅將他們所有的資源全部耗盡,更是被踢出了世界強國的行列,等待他們的是巨額的賠償,還有國際的製裁。

從中共國地方政府債務危機(尤其是隱性債務問題),我們已經看到了中共國極權體制的側影與宿命。而中共國地方政府債務危機的所謂解決方案也不過是一個經不起推敲的死胡同。

事實上,僅這場地方債務危機就已經使中共國陷入無法解脫的金融困境。可謂屋漏偏逢連夜雨,近些年來,香港人民的反抗運動,美國和自由世界的覺醒,以及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的壯大,徹底把總加速師為首的盜國賊集團逼到了死亡的懸崖邊。2019年底,自知時日無多的瘋狂中共盜國賊們悍然向世界發起了生物超限戰,向世界的民主自由和人民的生命權發起了終極挑戰。

上帝讓它滅亡,必先使其瘋狂。邪惡的中共體制一天不除,世界就一天得不到安寧。而解決中共國所謂的地方政府債務危機的根本,同樣還是要終結中共國邪惡的集權體制,讓中國真正地融入世界,讓政府、市場和經濟回歸他們本應有的的樣子。

參考文獻:

  1. 地方債問題——靈魂三問與化解三策2021年01月13日14:18:49 來源:金吾財經
  2. 謹防中國版本的“歐債危機”——中國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分析及化解之道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12/2020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