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報導】水中的鮮血——中共在西藏濫建水壩

翻譯:枳實

校對:文泓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墨爾本雅典娜農場設計組(精靈藍)

西藏彷彿是置於世界之巔不偏不倚的一杯水。

它盤踞在印度和歐亞大陸迎面相撞後留下的褶皺地帶,這裡的地面被迫向上隆起數千英尺,形成了無法通行的高山和冰川景觀。喜馬拉雅山的高度永恆地改變了全球的天氣週期,開啟了著名的印度季風,同時讓中亞地區乾涸成一片沙漠。 

在它(喜馬拉雅山)的影響下,這裡聚集了繼南極洲和北極之後的第三大冰川群。無論你稱它為“水塔”還是“第三極”,這些冰川哺育了世界上最大河系中的十條河流,通過漁業和農業滋養著東南亞近一半的人口。 

長江、湄公河、伊洛瓦底江、薩爾溫江、印度河、布拉馬普特拉河、黃河和恒河水系均發源於中國共產黨佔領下的西藏。這些珍貴的水源被困於中共國不斷增加的大型管道結構網絡和被聯合國批准為“綠色能源”的巨型水電大壩之下。中共國的基礎設施項目被用來要挾下游的鄰國們——以乾旱或洪水脅迫干涉鄰國的政治。 

這些河流對巴基斯坦、緬甸、越南、老撾、孟加拉國和印度等國的全球戰略夥伴來說至關重要,(簽訂)無實質效力的紙質條約有很大的風險。

當澳大利亞計劃將瓦拉甘巴大壩的牆體加高14米,被認為極端偏執於環境問題的聯合國會表示有所“擔憂”時,但它卻簽字同意在世界上最大的河流系統上修建水壩,你覺得這很奇怪嗎?這讓你不得不想起來,中共國曾花了很多錢去購買非洲的選票以確保其獲得批准。考慮到僅有的管理共用水道的諒解備忘錄(譯註:前文提到的紙質條約)都被視而不見,就算有些國家想抱怨中共國的大壩,他們又能在哪裡投訴而不會有報復的風險呢?當然更不用指望聯合國了。 

由於感受到了威脅,一些亞洲國家已經與中共國進行交易,希望在保持政治獨立的同時,讓中共國不再插手“水龍頭”。(為此)泰國已經簽署了向中共國購買水電的協議(換取中共對跨境水域不進行截留);而柬埔寨和老撾則在政治上保持消極,要不然他們會對這些議題提出異議;巴基斯坦被認為是對印度的軍事威脅,是中共國特別照顧的國家,中共國與巴基斯坦有著特殊的關係,中共已經做出了承諾,不修建任何危及巴基斯坦供水的大壩。 

然而西藏(人民)並沒有這樣的自由。 

毛澤東在1951年以武力佔領了西藏。他通過宣布這是“解放”行動而不是吞併行為,便錯誤地聲稱西藏一直是中共國的(編者註:涉及西藏領土的觀點根據原文翻譯,不代表譯者完全同意其觀點)。批評中共國的(西藏)政策就理所當然的成為外國干涉中國內部政治的侵略行為。西藏人民從未有過機會,就像如今的香港一樣,共產主義的機器吞噬了他們,卻沒有驚動世界上的軍隊,世界還沒有領教到這種地緣政治冷漠的真正後果。 

長期以來,青藏高原一直被視為一個靈魂覺醒之地,居住著一個與世隔絕的民族。這是一片充滿僧侶、神秘主義和五彩繽紛寺廟的土地,這些寺廟像巢穴一樣坐落在懸崖峭壁上。然而對中共國來說,它只是一個自然資源的盛筵。 

中共國都造了些什麼?我需要從我的編輯那裡窮盡十萬字才能列舉中共國的“雄心壯志”……雖然很難估計成本,但中共國的水利項目(投資)已接近一萬億美元,除了臭名昭著的南水北調工程外,它們還分散在“一帶一路”的倡議中。自1952年毛澤東首次提出南水北調工程以來,該工程一直廣受批評,有時被當作陰謀否定。它由三部分組成,東線、中線和西線,這三個部分都是一樣的瘋狂。 

其中一個例子是,打算在雅魯藏布江的峽谷內建造一系列水電站和水庫,其規模之大,有可能讓三峽大壩看起來就像一個兒童樂高玩具,使得中共國完全阻斷江水的流向,切斷(水流與)印度的聯繫,破壞布拉馬普特拉河流域,並毀掉阿薩姆邦地區。(譯註:阿薩姆邦位於印度東北部,在雅魯藏布江流域,是國家文化和地理上最獨特的地區之一。) 

中共國以在2060年之前實現“碳中和”為幌子,計劃在西藏神聖的雅魯藏布江上築壩,建造世界上最大的水電站。在傳說中,這條河代表著多傑帕姆女活佛的身體——一個在西藏備受尊敬的人物。藏人的文化禁止人工干擾自然河道,但藏人對於自己國家內部發生的事情卻沒有發言權。

隨著中共國政府以保護環境為由,將西藏的大部分地區宣佈為荒野地區,來自藏人的抵抗可能不再受到(外界)關注,然後這種(環境)分類被用來強行將當地人從他們的祖居中趕走。而中共國在藏族城鎮的“文化統一”政策,再加上漢族人刻意大規模的移民計劃,造成了文化上的種族滅絕。 

西藏人民被處置的速度比他們地下資源被挖出的速度還要快。確實,這也算是“綠色能源”,但是環境又要(付出)多少代價? 

在湄公河築壩已經給下游的緬甸、老撾、柬埔寨和越南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就像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的荒誕演說中所有最糟糕部分一樣的景象:本來應該從深水河中探出水面的高腳屋漁村,卻(因水位下降)被留在泥濘中笨拙地平衡著,盯著骯髒的池塘和擱淺的獨木舟(譯註:格蕾塔·桑伯格即著名的“瑞典環保少女”,環保主義者)。一些平時養活了數百萬人的湖泊,現在卻淺得可以徒步穿越。一直以來,中共國被指責為了優化水電站的電力輸出而犧牲了水域的環境管理。

中共可以盡情抱怨這些指責純屬“惡意”,但事實卻是,湄公河的水位處於一個世紀以來的最低水平,使東盟成員國陷入了乾旱。中共國控制著湄公河的水流量,有七座大壩正在運行,還有二十座大壩正在建設中。儘管2020年突如其來的洪水分散了媒體對水資源短缺的關注,但這並不能改變一個事實,那就是中共國刻意扣住了來自於(上游)地區令人渴望的水,讓一場環境災難在下游上演。這種行為已經永久性地打亂了正常的洪水週期。在上游降雨量高於平均水平的情況下(發生乾旱)——問題不是(來自於)氣候,而是中共國。 

中國的水正在消失,因為它的人口已經膨脹到13.98億。特別是,它正試圖通過運河和管道將水抽到上坡,在沙漠中間建造城市,很多引水在蒸發中被浪費掉了。這是一個讓特恩布爾的雪域水電計劃(譯註:澳大利亞前總理特恩布爾提出的對澳大利亞雪山水電站更新擴容的計劃)看起來像是一些老傢伙提著水桶上山​​的計劃,它包括修建1000公里的隧道,將水從西藏運到新疆,將通常流入印度和孟加拉國最重要河流的150億噸水改道,以支持一個不可持續的城市。 

該項目的研究員王偉說“不會在其它國家或環保活動家指指點點的表面上留下任何痕跡。”。我們只能認為,他意思是不包括徹底改變了新疆的沙漠地貌。2017年該項目洩露後(中共)斷然否認了一切,然而到了2020年,一個充滿底氣的中共國不再遮遮掩掩,公開承認其南水北調工程(與西電東送工程一起)正在推進。(與以前)為了扶持乾旱不適宜居住的北方城市而對中國主要水道的徹底改造一樣,它的(項目)構思簡直是畸形的。 

與虛無縹緲的氣候變化的說法截然不同,西藏的淡水供應已經受到了採礦項目實實在在的威脅。 

中共國正在瓜分西藏的銅、鋅、鉛、鉻、汞、鈾和鐵。在這樣做的過程中,中共政府砍伐了大片森林,導致水土流失、污染和淤積(以前乾淨的水被淤泥填滿)。鋰礦毒害了草原和河流,殺死了魚類和當地村民。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甘孜州榮達鋰礦在2009年使用的有毒化學品破壞了當地的河流。 

試圖保護環境的抗議者經常遭到槍擊、毆打、催淚瓦斯、酷刑、拘留,或者被取消福利(在中共國的項目破壞了他們的農業之後,他們需要這些福利來生存)。政府故意干擾地形地貌,人為改變河流的走向,用化學藥劑在天空噴灑人工降雨,甚至真的把山體移走。 

如果不是中國的水質已經污染到了腐爛的程度,中國的水問題也不會如此嚴重。儘管聯合國對中共國的品德給予各種褒揚,但中國是地球上最骯髒的地方之一。共產主義是不環保的。其工廠的工業廢物和生活污水未經處理就流入江河湖泊,中國80%的城市沒有污水處理廠。與其製造太陽能電池板和風力渦輪機,中共國還不如改正行為,因為有43%的河流污染嚴重,不適合人類接觸——更不用說飲用了。重金屬已經滲入地下水,沿海城市將廢物抽到海洋牧場,污染了海產品。 

由於共產黨對他們的水道管理不善,13億人的飲用水被認為是高砷、高氟、高硫酸鹽和高輻射的,這令人無法接受。就是這樣一個政府,控制了亞洲寶貴的淡水資源。即使不考慮習近平可疑的地緣政治和好戰主義,也不應該讓他負責亞洲的用水安全。 

對毛澤東來說,西藏是喜馬拉雅山的右掌,它的五指是拉達克、錫金、不丹、尼泊爾和阿魯納恰爾邦等地區。收回這些地區被認為是中共的民族驕傲。2017年,劉力濤(音譯)的一篇文章證實,習近平完全有繼續包圍印度的意圖——侵占其領土,在世界的屋簷下挑起事端。中共國已經利用“一帶一路”新措施,征服了斯里蘭卡、緬甸和巴基斯坦的戰略軍港。雖然它的萬億美金無法移走喜馬拉雅山,但習近平卻可以通過“水刑”來折磨印度。 

中印邊境上(軍隊之間)原始的徒手搏鬥可能看起來很奇怪,因為它們偶爾出現在了西方的頭條新聞上,但對這兩個超級大國來說,軍事優勢是在荒涼地區生存的根本。中共國已經永久性地改變了幾條河流系統,阻止它們進入印度,(建造水庫)由此誘發地震,將山谷坍塌成臨時的湖泊。 

我們可能無法解放西藏,但我們肯定可以問問我們清醒的政客,比如馬特·基恩(Matt Kean),為什麼澳大利亞支持中共國及其野蠻破壞環境的計劃。他的話並不只是一個綠黨議員將兩個沒有任何關係的事情聯繫在一起的胡言亂語。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口頭承諾澳大利亞將在2050年實現“零排放”,但在關閉我們基本負荷的電廠時安格斯·泰勒(Angus Taylor)卻有些猶豫不決,而不是推進顯而易見的(綠色能源)——核電。(譯註:馬特·基恩是一位澳洲政治家,自2019年4月起擔任新南威爾士州能源與環境部長;安格斯·泰勒是澳洲社會服務部副部長,是自由黨的成員。)

除非我們想被人稱為“南方的燭台”,否則澳大利亞必須投資於自己,而不是支持習近平這個黑手黨鄰居。那搖搖欲墜的杯子裡,水中帶有鮮血。中共國正在為軍事衝突做準備,而我們不僅正在給他們的信用卡充值,還把我們的戰略港口租給了他們。 

這只能讓我們得出一個結論——我們正在被歷史上最愚蠢的政客們管治著。 

原文鏈接:Blood in the water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3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