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安全許可的北約頂尖科學家被查出為中(共)國從事間諜活動

作者: Holger Roonemaa, Michael Weiss

編譯: 莫黎

圖片: Reuters

一名在北約擔任高級職務的愛沙尼亞軍事防務科學家上週被判為中(共)國從事間諜活動。

愛沙尼亞塔林 — 據《每日野獸報》獲悉,中(共)國軍事情報處招募了一名在北約研究機構工作的愛沙尼亞公民,該機構專注於海事和潛艇研究。

塔爾莫·庫特斯(Tarmo Kõuts), 這名以其研究而聞名於愛沙尼亞科學界的間諜在上週被定罪,並被判處三年監禁。波羅的海國家的情報部門多年以來一直警告來自於中(共)國日益增長的威脅,但此次相關的定罪則屬於首次。迄今為止,愛沙尼亞的反情報部門(國內簡稱KAPO)因成功抓獲俄羅斯招募和管理的間諜而受到讚揚。

據KAPO的副主任兼塔林最高反情報官員亞歷山大·圖茨(Aleksander Toots)稱,庫特斯以及一名據稱尚未在法庭受審的同謀於2018年被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聯合參謀部情報局所招募 —北京的軍事情報機構是眾所周知的。兩人均於2020年9月9日被捕,愛沙尼亞的媒體並沒有對此案進行任何的宣傳和討論。

庫特斯對代表外國對愛沙尼亞共和國進行情報活動表示認罪,這些指控與叛國罪相差無幾,他被判處三年監禁。

圖茨與《每日野獸報》以及愛沙尼亞的《德爾菲報》獨家交談時表示,庫特斯是在中(共)國境內被招募的, “他受到傳統的人性弱點所驅使,如金錢和被認可的需要。”

圖茨補充說,庫特斯從他的中方人員那裡拿到現金,並獲得了已支付的亞洲各國旅行,享受了豪華的住宿以及在米其林星級餐廳用餐的待遇。負責處理他的情報人員是在一個智庫的掩護下行動的。

處理該案的檢察官因娜·歐布勒(Inna Ombler)證實,庫特斯因從事間諜活動賺取了1.7萬歐元(略高於2萬美元),愛沙尼亞政府後來沒收了這些錢。

庫特斯於1999年獲得環境物理學博士學位,曾在塔林技術大學海事研究所工作多年,專門研究地球物理學和實用海洋學。他的研究使海洋科學家在2005年成功的預測了愛沙尼亞海平面迅速上升的破壞性冬季風暴。庫特斯還是一個科研小組的成員,該小組因在薩雷馬島尋找最佳海港位置而於2002年獲得愛沙尼亞國家科學獎。雖然官方對該海港的設計是為了接納遊輪,但該港口還需要​​能夠接納北約的船隻。

從2006年起,庫特斯開始直接參與國防部門的工作。他被任命為愛沙尼亞國防部科學委員會成員,該委員會負責監督該國的軍事研究和發展舉措。作為藉調的一部分,他還成為了位於意大利拉斯佩齊亞的北約海底研究中心科學委員會的成員,甚至於2018年至2020年期間擔任該組織的副主席,而該組織現在被稱為海洋研究與實驗中心(CMRE)。據該網站介紹,CMRE “在海洋科學、建模和模擬、聲學和其他領域方面進行相關的、最先進的科學研究”。

庫特斯的臉書賬戶顯示,他於2018年4月,即被中(共)國招募的那年,從拉斯佩齊亞(La Spezia)在意大利的萊里奇(Lerici)簽到。在北約中心的職位使庫特斯可以直接接觸到愛沙尼亞和北約的機密軍事情報。在被捕時,他擁有著國家機密許可以及十四年前認證的北約安全許可。在庫特斯為中(共)軍事情報工作的三年中,他的間諜活動僅限於對其最高級別工作的觀察和軼事,據圖茨稱,庫特斯尚未傳遞任何機密的軍事情報。

圖茨表示,”他擁有這樣的安全許可是我們決定這麼早制止他(與中方)合作的原因之一。” 如果他被指控叛國罪,這可能會使他免於更嚴歷的判決,而如果庫特斯傳遞了國家或北約機密,他就會被起訴。

事實上,在這個波羅的海國家加入該軍事聯盟僅四年後,北約有史以來最大一次的間諜事件就來自於愛沙尼亞。 2008年,KAPO拘捕了國防部安全部門負責人赫爾曼·西姆(Herman Simm)。西姆的工作是協調國家機密的保護,發放安全許可,並擔任愛沙尼亞國防部與北約之間的聯絡人。在其整個任職期,他一直為俄羅斯的對外情報機構SVR工作。西姆被判處12年半監禁,此外還需支付130萬歐元- 按今天的美元價值計算為180萬美元的賠償金。他已於2019年聖誕節出獄。

自該醜聞後,愛沙尼亞就成了最重要的俄羅斯間諜捕手之一。愛沙尼亞前總統托馬斯·亨里克·伊爾維斯(Toomas Henrik Ilves)說: “我一直感到驚訝,我們一定是克里姆林宮似乎唯一感興趣的國家,因為只有我們抓住了他們所有的特工。是什麼讓我們如此特別?”

與其他北約成員國不同,該波羅的海國家傾向於點名並羞辱被其俘虜的人,它也很少用間諜換取自己被俘的資產。而該規則的一個廣為人知的例外是KAPO官員埃斯頓·科弗(Eston Kohver)案件,他於2014年在愛沙尼亞與俄羅斯邊境執行攔截跨境走私行動時被俄羅斯國內安全部門(FSB)抓獲。 2015年,科弗被以 “間諜之橋 “的方式與亞歷克謝·德萊森(Aleksei Dressen)進行了交換,後者是FSB幾年前從KAPO內部招募的俄羅斯特工。

圖茨負責監督了導致西姆和德萊森被捕的兩項反間諜調查。儘管他在從愛沙尼亞的近鄰和前佔領國抓捕特工方面頗有建樹,但如今他看到了來自東邊日益增長的威脅。

在過去三年中,KAPO和愛沙尼亞對外情報部門對中共間諜活動日益增長的威脅發出了警告。去年,愛沙尼亞對外情報部門警告說,前往中國的愛沙尼亞人很容易受到影響和招募。 “為此,中(共)國特勤部門可能會使用各種方法和藉口,例如在互聯網上建立首次聯繫或提供工作機會。在本國內,中(共)國特勤部門幾乎可以無風險地運作。 ” 愛沙尼亞對外情報部門在其年度安全環境評估中解釋道。擁有政治或國防相關許可的政客、公務員和科學家被列為可能被招募的目標。

KAPO補充說自愛沙尼亞於2004年加入歐盟和北約後,中(共)國情報部門對愛沙尼亞的興趣開始增長,而最近這種興趣正在加劇。愛沙尼亞反間諜部門總結說,中(共)國對 “全球問題的決策特別感興趣,無論是北極、氣候還是貿易”。

而對庫特斯的招募恰好符合這項類別,因為他的科學研究主要集中在氣候變化對海洋的影響,而且他的一些學術論文則完全集中在北極地區。

新聞來源

Top NATO Scientist With Security Clearance Busted Spying for China

https://www.thedailybeast.com/top-nato-scientist-with-security-clearance-busted-spying-for-china


發佈: 法國巴黎七星編輯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3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