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四)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跟隨戰神 | 編輯、美工、發稿:滅共小宇宙

往期鏈接: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一)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二)

【周末聊農村】我所瞭解的農村黑社會(三)


大山出獄了,來接他的是以前在火車站的幾個兄弟。大山從他們那裡得知,他的大部分兄弟們還在火車站,但是換了“大哥”。新大哥就是火車站原來三股勢力的其中一股。由於有公安局一位副局長的背景,借著中共的“國慶”日,以整治社會安全、打擊犯罪份子為由,打掉了包括大山在內的其他兩股勢力,一統火車站黑車市場江湖。

據兄弟們講,這位公安副局長擁有一半的乾股。副局長管轄的是全市的治安,火車站、歌廳、舞廳、洗浴中心或多或少存在“黃、賭、毒”,這是法律所不允許的,應當予以堅決打擊和依法取締。但是從遍佈大街小巷的歌舞廳和洗浴中心就可以知道“存在即合理”——就是公安局認為合理,領導們收到錢就是合理,就可以存在。沒有上貢的一律予以打擊、取締。公然進行權力尋租,這也是大山這一派被當地公安局清理的主要原因。黑惡勢力和公安局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中共黨內的貪腐成風已是舉國皆知的事實。每年落馬的官員名單可以排成一大串,上至省部級高官,下市縣級的公安局長。主要罪狀就是受賄、徇私枉法、包養情人。一律的巨額財富,一樣的美女如雲。瘋狂斂財、貪婪無恥是他們共同的標簽。郭文貴先生曾經爆料中共國前司法部長傅政華曾公然向他索賄5000萬美元,拿錢後不兌現承諾,繼續索要更大數額。

中共國整個公安系統一片黑暗,暴露出中共的邪惡本質。中共以警治國,公安系統以黑執法,兩者相輔相成。一位落馬的高官曾經說過:在我的位置上,鬼都得貪。說明瞭這個體制的邪惡,說明瞭這個政黨的邪惡,中共是萬惡之源。

出獄後,火車站是不能去了,大山選擇回到了鄉下。當時正值夏季麥收季節,一望無際的麥田在陽光下閃著金色的光芒。在中國,有這樣一批人專門從事麥子收割,他們從南方來,邊收割邊北上,麥子是從南到北順序成熟。他們購置了自動收割機,駕駛員開著收割機,所到之處麥穗變成了麥粒。這樣大大提高了勞動效率,省去了農民們揮鐮收割的繁重勞動。農民們則需要支付一定的收割費。

農村最累人的農活有三樣:割麥子、插稻子、種園子。頂著烈日,彎著腰揮舞著鐮刀,還要穿著厚厚的衣褲,否則就會被麥芒扎傷。象針尖一樣的麥芒會在手臂上留下一道道紅色的劃痕,雖然不到流血的程度,但是會鑽心的痛癢,忍不住時去撓,當時能夠緩解一下,然後是加倍的痛癢,其後果是整夜不能入睡。所以,即使是酷暑難耐,農民們仍然要穿著厚厚的衣褲,這樣酷熱就成了最大的敵人。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死死貼在身上,那種難受刻骨銘心。第二個敵人就是彎腰,腰一彎就是幾個小時,從地頭揮舞鐮刀開始一直到地尾結束,一攏麥子割到頭才能勉強直一下腰,然後就是下一攏。麥收最要緊的是“虎口奪糧”,要和隨時到來的大雨搶時間。有的人麥秋過後會累趴在炕上幾天,可見割麥子的勞動強度有多大。這種純手工勞作持續了幾十年。“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中共國農民真的太苦太難了!牛馬般的的勞動、繁重的稅賦、近乎於無的保障。收成靠天,活著靠運,這是中共治下的農民真實寫照。

大山也開始“收割”了,他收割的不是麥子,收割的是收割麥子的人。大山向駕駛收割機的人收取費用,美其名曰“收割損失費”,就是說你把他收割麥子的權力剝奪了,他要收取損失費。雖然大山並沒有收割機,也沒有什麼損失。完全是無中生有,純粹的強盜邏輯。迫於他的淫威,收割機駕駛員大多都交了錢。有個別不交錢的,他的兄弟們便恐嚇威脅甚至動手打人。這樣一來,沒有人再反抗。

村民都知道大山蹲過大牢,這娃子進過“號”(村民們把監獄稱作“號”),不簡單哩,聽說是因為打架鬥毆。在中共國有個奇怪的現象,進監獄的人出來後好像是鍍了一層“金”,大家對他既恨又怕,還有幾分羡慕。這是中共統治下幾十年產生的惡果——怕惡人。中共一直秉承商鞅的馭民之術,其中一條就是弱民,以強民管弱民。所謂強民就一些不服從當政者,敢於反抗的人。而這些人中大多數是些游手好閑的人,甚至是地痞流氓之流。這些人被中共所利用,利用他們去管理。這個現象在農村尤為突出,比如村長書記大都是這類人,村長書記用的也是這些人。民弱國強,這樣政權才長久,政黨才穩固,這就是中共的如意算盤。

村長書記為了拉攏大山,將村裡的治安保衛工作交給了他。說了半天就是充當村長的打手,當然好處是少不了的,除了每年固定的費用外,每次單獨了事另外付錢。

村長找大山了事來了。村裡建了個混凝土攪拌站,占了村裡的地,這件事村長得了很多錢。本來給的是土地占用費和道路使用費,但是村民們並沒有分到一毛錢,全都進了村長的腰包。來往的運輸車輛穿越村莊,轟鳴的馬達聲在寂靜的村莊格外的刺耳,泛起的灰塵如狼煙滾滾。村民們不乾了,紛紛要求給予經濟補償。在要求未果的情況下有幾個人帶頭堵路,阻止車輛經過。這下村長難辦了,找到了大山。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大山決定出手。

當天夜裡,十幾個蒙面人沖進了村莊,踹開了帶頭阻工村民的大門。每人一把消防鎬,沖進院子後一通猛砸,水缸砸碎了、窗子砸爛了。屋裡的人在睡夢中被驚醒,猛然的巨響和一群黑影把他們嚇得攢成一團。從村東到村西,一路砸過去,參與堵路的村民無一幸免。

大山賺得盆滿缽滿,而村民們不但沒有得到一分錢,還被砸了盆和缽。有的村民報了警,警察只留下了一句話:你們是不是得罪人了?然後就沒有瞭然後。這件事過後不久,有人目睹村長、大山、派出所長在鎮上最好的飯店一起吃飯。

(未完待續)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